邓聿文:全球经济治理的中美“暗战”

  中美“暗战”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成为此间舆论关注的焦点。据报道,在美国压力下,中国已经从拟于会议结束时发表的APEC公报草案中删掉了两个条款,将不再提议对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进行“可行性研究”,也不会提及建成该贸易区的目标日期。

  中国此前设定的目标日期在2025年。尽管中国商务部有关人士回应时称,建设亚太自贸区是APEC 21个成员的一致愿景,并得到了所有成员的一致支持,但这并不能掩盖中美在包括FTAAP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上的分歧。

  美国曾经是FTAAP的支持者之一,但现在美国将精力主要放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上。后者是一个有12个国家参与谈判的自贸区,但把中国排除在外。美国目的很明显,若其主导的TPP最终成型,将发展成为涵盖APEC多数成员在内的亚太自由贸易区,成为亚太区域内的小型世界贸易组织,不但APEC会边缘化,中国亦可能会边缘化。

  当然,要在亚太排除中国的影响和经济治理权,也非易事。因为中国比起13年前首次举办APEC来,不仅经济实力得到快速发展,在世界占有的分量亦在提升。2001年上海APEC会议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还不到日本一半,如今却早已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重要的是,中国借着这个庞大体量和市场,深度参与国际经济事务,并在其中日益扮演主要角色,尤其对于亚太地区来说,明显感受到了中国的分量。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中国对亚洲经济增长贡献率已超过50%,中国经济每增长1个百分点,就将拉动亚洲经济增长0.3个百分点,亚太日益倚重中国由此可见一斑。另一方面,中国也越来越融入亚太。2013年,中国与APEC成员贸易额已占对外贸易总额60%,中国实际利用外资的83%和对外投资的69%,都是与APEC成员之间进行。所以,TPP要是缺了中国,本身就缺少代表性。若因此让中国感觉到是在围堵自己,中方亦会另起炉灶,推出以自己为主导的自贸区,以抗衡美国。中方在此次APEC会议上,力推FTAAP,就包含着此层考虑在内。

  今年APEC的主题是“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三大议题是“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加强全方位基础设施与互联互通建设”,其中,最可能推动的就是亚太自贸区即FTAAP建设。中国要利用13年后在国际事务中举足轻重的作用及APEC会议重返中国的机会,将这次会议办成APEC历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尤其在促进亚太地区各国相互协作、打造亚太经济互利共赢模式方面,能有新的推动。因此,中国在这方面用了很多心血,上述主题和议题就体现出了这点。

  亚太自贸区概念最早是在2006年河内APEC会议上提出的,但多年来,该议题并未有实质性进展,尽管中国知道,原因在于APEC主要成员关于亚太自贸区的指导理念和路径偏好各异,中短期内难以就其建设具体路径达成一致,但万事总是开头难,如果中方利用主场优势,启动并推动亚太自贸进程,把多年来的愿景转化为行动,不再任由亚太区域的自贸区呈碎片化趋势发展,或将成为提升亚太区域一体化水平的关键一步。就此而言,FTAAP在此次APEC会议上能否达成一个类似路线图的东西,是检验中国是否具有与自身体量相称的地位和影响力、可否主导APEC议程与进程的一块试金石。

  除APEC会议外,中国的全球治理“野心”和同美国的“暗战”,也在10月下旬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体现了出来。这家由中国主导的投资银行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10月在东南亚访问时提出来的,目前包含21个创始成员国,预计2015年开始营运。

  亚投行是一家侧重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带有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中国持有该银行高达50%的股权,总部设在北京。它的成立,犹如在国际金融市场投入了一颗石子,对提高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提升中国在全球经济乃至全球政治中的影响力、推出中国标准、扩大中国在亚洲尤其是东南亚的影响力,以及促进亚洲经济一体化程度,都会起到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