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炜:网民服务员与治理架构师

11月19日鲁炜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致辞

  大公网评论员 陈国栋 方乐迪

  近千人的开幕大厅座无虚席,百余面各国国旗一字排开宛如置身联合国会场;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发贺词,马凯、夏宝龙、李强等一众同僚站台;既有“正国级”的爱尔兰前总理,还有普京的助手,再搭配一位来自非洲友好国家的部长同事;马云以网络首富兼东道主身份发表的致辞简短利落,展示中国网络发展新活力……最后出场致辞者,对上述人等一个不落一一致谢,尽显主人风范。

  他,就是鲁炜: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操盘手,中国网民的服务员,中国网络治理的架构师。

  服务员的梦想

  深夜、高速大巴、《北平无战事》,将这几个词联系起来的,是Wifi;将这变为现实的,是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从杭州机场到此次互联网大会举办地乌镇的大巴上,稳定的Wifi信号做到了移动全覆盖;将世界互联网大会变为现实的,是鲁炜——中国网民的服务员。

  “中国网民的服务员”是鲁炜本人对自己角色的比喻。10月30日,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鲁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只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管理者,可以说我是中国网民的服务员”。

  鲁炜将自己的角色凝练为“服务员”三个字。如何定义中国互联网“服务员”的概念呢?这其中就包括为中国网民创造更安全网络环境、更舒适的上网条件;为网民营造一个有序和干净的网络空间;让网络红利惠及更多人等等。

  在鲁炜成为中国互联网服务员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他也是这么说和这么做的。作为宣传系统出身的官员,鲁炜的第一招就是从熟悉的公众舆论领域开始的。去年8月的网络名人座谈可谓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在会上,鲁炜开诚布公地提出了“六点希望”与“七条底线”。先礼后兵,由这次会议开始,中国拉开了对于互联网舆论秩序的清理与整顿。

  亦如反腐之于人民,互联网舆论秩序的治理与整顿也与中国网民休戚相关。从与网民息息相关的领域入手,让网民感受到了中央治网的决心与态度。鲁炜通过对不良大V的敲山震虎以及诸如“立二拆四”等案件的处理,有效地遏制了处于野蛮生长状态的互联网舆论,为网民提供了一个清朗的空间。

  如果说为现有网民提供服务是其职责,那么为未来的网民提供服务、甚至帮助这些人成为网民,则是鲁炜的梦想。同样在前述10月30日的记者会上,鲁炜指出,现在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还不到50%,就是中国有6亿多网民,还有7亿多人不是网民。我的梦想就是让那7亿人也用上互联网,因为他们更需要互联网来了解外面的世界,他们更需要互联网来获取信息,他们更需要互联网来脱贫致富。

  13亿人,华夏人人皆网民。在中国这样一个自传统生发而来的社会,借用一句时下的网络用语:脑洞大开,想象一下那时的场景……然后,再回归严肃的政经词汇,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政经格局,必将发生巨变——13亿中国网民的服务员,这是一位中国行业主管官员的定位、担当与梦想

  架构师的平台

  自1994年接入互联网至今已有20年,而从1982年中央层面设立第一个 与信息建设有关的小组至今也有32年了。此间数十年,中央对于信息(互联网)的建设逐渐重视,管理机构也逐步升格。从计算机与大规模集成电路领导小组到中 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国对于信息(互联网)的管理也由部委工程迈入一把手统筹时代。

  相较于习总以强力推动与统筹的全面深化改革“顶层设计师”角色,中央网信办主任鲁炜则是中国式治网的首席架构师。

   “架构师”概念来源于软件工程领域,是一个既需要掌控整体又需要洞悉局部瓶颈并依据具体的业务场景给出解决方案的人。中国互联网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政 治问题;既涉及国家治理、也渗入亿万民众的生活——按复杂程度可归类为世界级系统工程。鲁炜所执掌的中央网信办,就是掌控这一系统工程的架构师。

  “服务员”是见诸于细节的一招一式。如同武术一般,这一招一式的运筹与功效背后是一个完整体系,体系之完善与否决定了动作的效果。我们见之于外的是服务员鲁炜的招式,而见之于内的则是构架师鲁炜的体系。

  一方面是实体的架构,鲁炜需要构建中国互联网的治理架构,创设适合中国互联网走出的平台与机制,扩大中国治理的话语权与张力。另一方面是软体的架构,则要构建一套治网的理论与价值观,并代表中国传播之,尽力消除外界对于中国互联网治理的误会与不实之词。

   于实体架构层面,中央网信办成立后内部管理架构逐渐调整和充实,将此前散落于各部委的相关权限统一起来。而在具体的业务上,针对新媒介,网信办均将其纳 入管理构架内,推出诸如“微信十条”等管理条例,避免遭遇微博初期那样的野蛮生长。依法治网是一个与依法治国相配套的重点工程,鲁炜在2013年即推动两 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

  之于架构师鲁炜,实体架构层面的难处在于:中国互联网,是一个自外生长起来的新事物。如果说30余年来中国改革进程中,诸如电视台、报纸等传统媒体,改革的着眼点在于“如何放”的话,那么对互联网的 管理(都还谈不上改革)则是“如何收”的问题。这对于任何一个在中共传统体制下拾级而上成长起来的官员,都是巨大的考验,需要对形势(技术趋势、行业趋势;社会趋势、政治趋势)的判断和审慎的决策。正如大公网在2013年5月鲁炜出掌国信办之初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鲁炜捧上的是一个“烫手山芋”。经过这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我们可看到,鲁炜将这个烫手山芋,不仅捧住了,而且拿得很稳、很悠然自得,将其变成了手中犹如晨练所用的核桃:运筹帷幄、掌控于股掌。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评论乌镇峰会时,为我们回顾了一个历史名词(请注意:这是历史名词了):西湖论剑,一个由马云发起的互联网论坛,代表的是民间和自发。

  而今次在乌镇召开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则是架构师鲁炜的软架构:让中国的互联网治理,从乌镇、从中国走向世界。鲁炜在峰会期间接受凤凰网采访时阐述,此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搭建了两个平台:一是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的国际平台,让各方人士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围绕互联网的发展、安全、共享和共治,寻找共识;二是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的中国平台,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精英、理论研究者和管理部门,能够与世界更好地沟通和对接。

   为鲁炜这“两个平台”作进一步注脚的,是李克强总理与互联网大佬们的座谈。乌镇峰会期间,适逢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浙江视察,20日在杭州与出席乌镇峰会 的互联网大佬进行交流。会上的发言嘉宾,既有中国网络首富马云、也有全球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汤森路透集团的总裁史密斯、还有全球网络最高管理机构——互联 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总裁法迪,共四位中方代表和四位外方代表,甚至连发言顺序也是一中一外的交叉进行,中间伴有主持人李克强总理的串场,让整个交流 高效、紧凑。

  从习近平的贺词到李克强的座谈会,从Wifi的移动覆盖到发言嘉宾的安排,从6亿到13亿……以此次乌镇峰会为标志,鲁炜清晰标记了自己的两个身份:服务员与架构师。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北京观察》公众号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