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纪云撰文悼亡妻:四个子女自食其力

\

 田纪云同李英华婚后第一张照片,1949年2月摄于菏泽

  1948年11月,在淮海战役取得伟大胜利,我完成了带担架营支援前线的任务之后,被提升为正营职干部,战勤总指挥部领导批准我同李英华结婚。我兴高采烈,11月13日就骑马到了英华母亲所在地今河南省范县的子路堤。当时的我身无分文,什么东西也没买,就带了一床盖了多年的、被里被面都是白粗布的被子。我来与英华结婚,英华一家人十分高兴。英华的母亲从政府发的救济物资中给了我们一床被面,让我们把被子换一下。14日中午,英华的母亲做了四个菜,一家人围着灶台吃了顿饭。英华的母亲即我的岳母拿出十元钱(边区票)让英华交给冀鲁豫九专署食堂买几斤肉改善下生活,我和英华同大家一起吃顿饭热闹一下,专员还讲了几句祝贺的话。这就是我们的婚礼。到老了我有时同老伴开玩笑,咱们俩要离婚不需要办任何手续,因为结婚也没手续,一没介绍人,二没证婚人,三没结婚证,要离婚提起包走就是。她哈哈一笑。

  渡江南下

  1948年秋,在辽沈、平津、淮海战役取得伟大胜利,国民党的主力部队大部被歼灭之后,蒋介石妄图凭借长江这一天堑扼守江南,形成南北分治局面。毛主席、党中央及时号召“将革命进行到底!”“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并很快部署大军渡江南下,消灭国民党的残余势力,解放全中国

  遵照中央和华北局的决定,冀鲁豫区党委迅即进行部署,组织南下队伍,办法是个人报名、组织批准。条件是:第一年轻,第二有一定文化知识,第三最好是共产党员。女同志如果是干部,没有孩子拖累也可以报名。很快从8个地委、专署、军分区和57个县市抽调3960名干部和2027名勤杂人员,共5987人,组成南下支队,随二野五兵团渡江南下。

  当时我在冀鲁豫战勤总指挥部供给部任总会计,刚刚结束淮海战役带担架营的任务回到工作岗位不久,听了号召南下的动员报告后立即报名并被批准南下,成为南下支队的一员。当时我刚满十九岁,已有四年党龄,是南下支队中最年轻的营职干部之一。

  1949年3月,南下干部组成南下支队,我作为二野五兵团供给部的会计,被编入南下支队供给部任总会计,我的爱人听说我报名南下,怕我把她丢下,迅速从范县赶来菏泽要求与我一起南下。在我的请求下,组织上批准我爱人李英华也调入南下支队供给部当出纳,一起南下。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英华已经怀孕了,行军至合肥才发现英华怀孕了。但不敢声张,怕领导知道了会送回北方。

  南下途中,组织上交给我和李英华的任务是押运两马车准备在敌占区用的银元。渡江后南方已进入雨季,行军路上,阴雨连绵,道路泥泞,逢沟过坎,马车过不去,我们就同押车战士一起,把银元一箱一箱扛过去,然后再装车前进。晚上宿营后,我和李英华轮流睡在马车上,以确保银元的安全。历尽千辛万苦,五月初我们终于胜利到达江西上饶,我和英华也圆满完成了任务。英华是怀着孩子以艰韧不拔的精神完成组织分配任务的。(详情请参见《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一书前言)

  贤妻良母

  英华是一位真正的贤妻良母,她诚实厚道,宽以待人,严于律己;她勤俭节约,不乱花一分钱;她公私分明,不贪不占,两袖清风;她疼爱子女,但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从不护短。

  英华对我们田家的最大贡献是为田家养育了四个子女,让田家后继有人。我们的第一个女儿是她在1949年4月怀着孩子渡江南下赣东北继而进军大西南解放全中国,步行2000多公里途中到了毛主席的家乡湖南湘潭生下的。另外三个孩子都是五十年代在贵州省出生的。在怀第二个孩子时,她患了肺结核,吐血,当时对肺结核还没有特效药,只有吃中药,有人介绍了一个偏方,吃大蒜,她一日三餐都吃大蒜,晚上睡觉怕薰我,天天夜里戴口罩睡觉,半年后肺结核竟然好了,钙化了,直到晚年没有再犯。对孩子没有产生大的影响,只是性格孤僻点,不愿同其他小孩子玩,所以,我给她起个名字叫“乐群”。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