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北戴河亿元贪官口中的“京城干爹”身份仍是谜

  部分“亿元贪官”有两面性

  北戴河一名知情人士称,马超群“钱多、人横、没人敢惹”,这名声在当地至少已经传了十来年,“他对自己和别人单位的领导都很横”“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

  然而,马超群虽然富有,对自己却很抠门儿。据该知情人士透露,“都知道他并不舍得花钱,从不露富,如果自己一个人吃饭,只要一碗面条”。

  魏鹏远和马超群的表现有些相似,都被从家里搜出上亿元现金;同样,魏鹏远也很“简朴”,平时穿衣朴素,只骑一辆自行车上班。

  无独有偶,据报道,马俊飞也并不张扬,不喜欢奢侈消费。

  这些官员的“双面性”,不论初衷是因心虚还是生活习惯,都成为值得玩味的不争事实。

  “亿元贪官”的低调不仅表现在生活上,还可以表现在工作中。

  广东省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精心营造了一条贪腐产业链,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始终不忘“按经济规律办事”,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

  在天河区沙河镇任镇长、党委书记期间,有关部门几次想调他上天河区,曹鉴燎竟表示“不愿意”。舍不得走,并不是为了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而是因镇领导的位子“含金量”更高。

  有当地村民回忆:“20多年前,为了能继续留任敛财,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

  后来,直到发现在天河区任职“赚钱”机会更多,曹鉴燎才接受了提拔。

  “从一到亿”根本停不下来?

  在媒体报道中,曾有匿名年轻科长感叹:贪官收钱的手怎么就不发软?

  这位科长还发问道:“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现在中国的官,当到他这个级别,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回家,根本不用花一分钱。这些人的胆子到底是谁给的呢?难道他收钱的事,真的就只有群众知道吗?有关方面就真的不知道?”

  的确,马超群的贪腐行为持续十多年,并非迹象全无。其肆无忌惮地公开索要钱财,在当地人尽皆知,却一直未被查处。即使东窗事发,其叫嚣多年的“京城干爹”身份仍是个谜。

  而曹鉴燎的案例似乎更能解释为何“亿元贪官”们的贪腐之手停不下来。

  曾有媒体质疑,从沙河镇党委书记到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为官近30年,为何能“边腐边升”官至广州副市长?特别是多次“拒绝提拔”也未引起有关部门的怀疑?

  事实上,对曹鉴燎的质疑和举报早已有之。2010年广州冼村启动旧城改造后,怀疑背后有“猫儿腻”的村民多次集体举报、反映问题,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员被纪检部门“一窝端”时,曹鉴燎才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连曹鉴燎自己在接受审讯时都承认,其在天河区任职时就听说有人告他的状,但后来也毫发无损。“因为第一我比较谨慎,第二有些东西也没有暴露。1992年我就收了人家一笔钱,组织上也没有深查。”

  而在案发前十多年的时间里,曹鉴燎在国内、海外购置房产,将妻儿移居香港,自己编造假身份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甚至在案发前险些逃脱。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