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刘金国强势追击 成外逃贪官终结者

  大公网评论员 马俊茂

  12月9日是“国际反腐日”。2003年联大通过《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并正式确定国际反腐日,2004年12月9日迎来第一个国际反腐日。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唤起国际社会对腐败问题的重视与关注。

  今次是第十一个国际反腐日,今年的主题是“打破腐败链”。在当下的中国反腐大背景中,此主题无意切中了中国式反腐风暴的最急迫需求,完成了一次恰逢其时的背书。

  中国成了国际反腐链条上最积极的迎合者。在12月9日当天,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开通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专栏,接受海内外对追逃追赃线索的举报。专栏中除了显眼的举报入口之外,还有相关的即时新闻和政策法规栏目。

  此举,在适当的时间节点上完成了对外逃贪官致命绞杀前的全面布局。而“多面手”刘金国无疑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主事者。

  12月4日,公安部召开全国公安机关“猎狐2014”大决战视频会,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组长刘金国强调要以更加凌厉的攻势发起总攻。称要强化追逃措施,严格按照“一人一档”、“一案一策”的要求,做细做实缉捕、劝返工作,用最好的招数、最管用的措施,高效追逃。

  尚有一人在逃,追逃绝不停止。这是刘金国隔空发出的最后通牒,以决绝的态度向外逃贪官宣战,其力争成为外逃贪官最后终结者的意图显而易见。

  更近几日,刘金国在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报》采访时表示,省级公安机关主管领导是第一责任人,对于“猎狐”行动不力的省份,要到公安部作检讨。双力夹击,在向外逃贪官宣战的同时,也不忘强调本方执行力的底线,只有手握一支能打胜仗的队伍,才能在根本上震慑住外逃的和即将外逃的大小硕鼠们。

  “猎狐2014”行动开启于2014年7月底,由公安部发起,旨在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截止今日,已经先后从60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外逃经济犯罪人员428名,其中主动投案自首的有173名。2014年北京A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通过《北京反腐败宣言》,此举在有限的范围内让“猎狐2014”的海外推进更加便利化。

  与此同时,在最高领导人层面,也着力强调开启有别于国内反腐的“第二战场”。刚刚过去的11月,习近平共七次谈及反腐败国际合作,在北京APEC会议闭幕式,在“习奥会”间,在G20峰会上,在大洋洲之行中,将追赃追逃与国际反腐合作的地位放置于历史最高位。其用意多重相叠,其一是在重要的外事场合争取更多的国际合作空间,其二是授意追捕者更大的权重,其三是警告外逃者莫存侥幸之心。

  刘金国的强势从内在上顺承了顶层关于“海外猎狐”的态度。在追逃行动中,刘金国以急先锋的角色率领全领域的“追逃大兵”猛追猛打,外表看似憨厚的公安老将,内在里存有铁一般的刚毅。

  刘金国拥有多重身份,在2014年10月的一次人事任命后,他被推至舆论的最前端,各种时段的不同往事都被媒体逐一放大,而贯穿其中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清廉,不近人情的清廉。

  在10月25日举行的中共十八届中纪委第四次全会上,刘金国被选为中纪委副书记,在现任八位副书记中排名末尾,仅次于今年初由沪入京的杨晓渡之后。此前刘金国拥有长达22年的政法经历,从基层公安机关到省级政法委再到公安部,在8名公安部副部长中位居次席,仅次于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刘金国此一变动可称之为王岐山出任中纪委书记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人事布局,从而也完成了政法与纪检系统的一次深度融合。

  由此,刘金国九职加身。任中央纪委副书记,中央政法委委员,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纪委书记、督察长。横贯中共实权领域内的纪检与政法委系统。

  反腐是一盘大旗。既需要纪检与政法等体制内权力部门的运筹帷幄,又需要人心层面的情感加持;既需要在国内秋风扫落叶,又需要将那些外逃的侥幸者缉捕伏法。而刘金国们现在所从事的事业正是扶正国运,强化国基的走棋术。终结了罪恶之手的同时,开启了更多利好的可能性。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北京观察》公众号

责任编辑:艾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