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杨维骏先后举报两位在任云南省委书记

\

  梳理2014年的中国大陆时局新闻,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官场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作为今年反腐重灾区,云南官场4名副部级以上官员身败名裂。3月9日,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被“双规”。7月12日,原云南省人大常务副主任孔垂柱因艾滋病跳楼自杀。4天后,中纪委通报,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被立案审查。

  8月29日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从2001年至2011年,白恩培任云南省委书记。

  与四川官场因外力导致的奔溃不同,云南官场内部各山头之间的权力斗争构成了云南反腐的底色。权力、矿产、情妇、谣言和丑闻相互裹挟着进入公众视野。

  在民盟党员、原云南政协副主席杨维骏看来,云南官场问题了犹未了,“白恩培不是终点。”在此前的许多年里,这位云南反腐名士向中纪委先后举报了云南省两位在职省委书记,包括已经落马的白恩培。

  10月14日,秦光荣卸任省委书记职务,原省长李纪恒接任。全国总工会党组书记陈豪“空降”云南,任云南省长。

  有云南省内传媒从业者认为,滇省官场痼疾犹存,新官面临旧问题。

  前落马省长好读禁书

  2001年秋天,白恩培从青海前往云南,在未来的10年里,他一直是这个中国西南省份的党政负责人。这时的云南官场并不平静,上一轮权力斗争的硝烟刚刚散去,失败方李嘉廷由省长而阶下囚。

  新华社的一篇公开报道总结了李嘉廷腐败的诸多原因,其中包括厌学、贪婪和好色等。署名伍皓的新华社记者报道,李嘉廷清华大学毕业,也经历了一段悬梁刺股的苦读岁月。当他官居高位后,“便放松了学习,放松了思想改造。办案人员清查时,翻遍其书房、卧室,书桌、书柜,也没找到一本马列着作。倒是在李嘉廷的卧榻上查抄到两本香港出版的禁书,李嘉廷将之置于枕下,经常拿来翻阅。”

  基于私德和官员自我约束的追问即便在官场内部也没有获得普遍认同。一位云南退休厅级官员认为,李嘉廷落马的原因包括其妻儿贪腐,也是云南官场派系斗争的结果,直接原因是政敌掌握了李嘉廷及其家人贪腐的证据,提供给了北京。这位官员说:“很多车子都在同一条路上翻了,你就不能仅仅检查车子的问题。”

  “李嘉廷落马,终结了云南省内各派山头轮流坐庄的传统。”一位云南省内媒体从业者称,此后鲜有本土官员进入权力核心圈,云南省级官员逐渐多元化。

  与此前的历次官场地震一样,李嘉廷落马的另一结果是官员群体中“李嘉廷的人”被边缘化,空出的位置由其他力量填补。这种因反腐衍生的结果类似森林里大树死亡后给其他树木成长提供了更多空间,权力资源的轮替让云南官场既往的诸多反腐案例在官员群体内部获得广泛支持,而不是大面积恐慌。

  公开报道里,李嘉廷失势的时间是2001年6月1日。4个月后,他昔日的搭档、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被调离云南,任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正部长级)、党组副书记。多名云南受访官员告诉凤凰网,令狐安离开云南是受李嘉廷牵连。一位退休的副部级官员说:“他与李嘉廷贪腐无关,但要承担领导责任。”

  白恩培填补了权力真空。此后历经10年,这棵大树的根茎深入高原官场的诸多角落。

  履职云南不久,在一次党代会上,白恩培言及李嘉廷时说:“腐败不除,事业难兴。云南在党风廉政建设上是有深刻教训的。因此,对反腐败斗争的态度一定要坚决,处理问题一要依法依纪,确保反腐败斗争的顺利进行。”

  白恩培强调,查处各种违法违纪案件,需要重点查处的几类案件,其中一类即“以各种手段侵吞国有资产”。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北京观察》公众号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