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人不满周永康:他几乎没有给家乡争取过什么

  朱明国来自宗族,表面上尽量维护着对乡人、官员的友善。而周永康不知何故,看上去要内敛与隐秘很多,其兄弟乘车出入村庄,很少与地方往来。谷俊山兄弟则有地方一霸的气势,拿地盖楼,如探囊取物,不把乡人放在眼中。

  本刊记者 张鑫明 薛田易 萱张恒/文

  权力是现实的,更是无形的,它有它的味道。

  比如你现在站在周永康、谷俊山或朱明国老家的街道上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就会有所感觉或想象。

  那是一种可以渗透于无形的气味,经常露出世相,直抵人心。

  激烈亦或微妙,当然在不同人心中激起的化学反应不同;曾经还是如今,在不同时点上这个味道更是迥异。

\

  朱明国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

  “朱明国恋家啊”,宋明说,一个正部级的大官一般是很少回家的,有时两三年也回不了一次,但朱明国回家却很频繁。

  稻草人

  2014年12月28日,当本刊记者抵达海南省五指山市畅好乡毛招村时,感受到四周是警惕的味道以及震惊未定的紧张与癫狂。这里是朱明国的老家,被查前他是广东省政协主席。

  当地的摩托车司机,甚至不愿意拉人去毛招村,一位摩托仔好意劝说:“朱明国出事了,那地方最好别去。

  最终,宋明答应了。

  50多岁的宋明移居海南有30年了,住在毛招村,以摩托车拉客为生,脸色黑红。他经常拉朱明国的外甥吉林去市里,因此很熟悉朱家的情况。办案人员查抄朱明国老宅时,他恰好也在现场。

  他特意数了开到朱明国豪宅前的车,一共14辆,全是警车。

  车辆围着朱明国老家的外墙停好,办案人员在院子里清缴物品,然后把登记好的箱子不断搬到车上,“里面装的是黄金、钞票和古董”。

  这座豪宅和巨额财产,令毛招村这个封闭偏远的山村暴得大名。

  百十来口人的毛招村,处于一个深山坳里,三面环山,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外面世界。村民住的瓦房很新,灰瓦白墙,房屋对应分布在道路两旁,整体上看上去,村貌整洁,远远要好于路上经过的其他村镇。

  毛招村的人大都姓朱,均为黎族,是典型的传统宗族社会。“说话要小心了,乡里的很多人都和朱家有干系。”在路上,宋明不断善意地提醒本刊记者,“所朱明国现在出了事,你问村民,他们都会护他的,这里一村人就是一家人。

  确实如此。毛招村的村民并不愿意谈起朱明国,对陌生人颇为警惕。不友善者拿着镐头驱赶外来者:“你要干什么?没事就赶快离开,这个村子没什么好玩儿的。”稍有友善的,也只是感念朱明国的好:“这些路都是他给修的。几年前我们住的是茅草房,现在全是砖瓦房了。他对我们很好的。

  ”田里戴着斗笠下秧的农民,看到陌生人,放下手中的农具,站得笔直,盯着对方,警觉得就像田间的稻草人。

  这个村落,显然没能从查抄朱明国带来的冲击中反应过来,人们不知所措,这与那些被查一段时间后,表面沉静的官员家乡明显不同。当本刊记者靠近朱明国豪宅时,从旁边他侄子的家中,冲出一群人来,敏感又狂躁,牵着狼狗,对记者推推搡搡,还有一个人站在平台上,兜头浇了记者一身水。

责任编辑:纪准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