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山西黑道势力:成员报考警校向政法界渗透

  外籍黑帮崛起

  警方将本地“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大规模铲除后,突然出现的地下权力真空被外籍黑帮觊觎、占据,这是“打黑”前不曾料到的一幕

  本世纪初,随着大规模“打黑除恶”,太原以及全山西省一批著名“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土崩瓦解。

  突然出现的“地下权力”真空,吸引了以东北和新疆为代表的外地黑帮向山西渗透。太原迎泽公安分局一位干警称,“在本地混混的压制下,这群人以往比较老实,不成气候。本世纪初,集中打击本地黑势力后,这群人突然崛起,人丁兴旺,至今困扰省城治安。”

  2005年12月2日中午,太原最繁华的商业区解放路和水西关交叉口,近百名新疆籍人员手持长刀剧斗,致使2人死亡,多人受伤,场面惨不忍睹。

  警方事后查明,2005年以来,新疆莎车籍人员和墨玉籍人员在太原争抢地盘,时有冲突。莎车籍团伙为把墨玉籍团伙赶出太原,从2005年10月份开始,精心策划了这场殴斗。

  一周后,警方组织500余名警力,对莎车籍嫌疑人展开集中搜捕,抓获76名犯罪嫌疑人,缴获管制刀具81把、棍棒22根、斧头3把。21名长期在柳巷、朝阳街服装城以及公交车站偷窃的未成年惯偷,也全部由民政部门送回原籍。

  这种有组织的依靠新疆籍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在繁华商业地段大规模盗窃、抢劫,已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特征。“但没有好的办法”,“抓了放、放了抓,撵走又回来、春风吹又生”,当地一些干警极为苦恼。

  2005年12月20日和22日,太原学府街和长风街又发生两起类似殴斗事件。殴斗的几十人个个臂裹白毛巾,手持棍棒,均操东北口音。

  2005年12月24日,太原警方在省体育场抓获54名持械的东北籍犯罪嫌疑人,并收缴手枪1支;随后,又有70名手持凶器的东北籍犯罪嫌疑人落网。

  经查,这些东北籍疑犯的“主业”,是以暴力、威胁等手段,从事“看场子”,控制娱乐场所“小姐”,并常在一些老板、城中村村官的雇佣下,聚集几十人、上百人乃至数百人,进行“摆场子”、打砸等暴力犯罪。

  除此,东北籍黑帮还多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设局赌博、敲诈勒索、吸毒贩毒、护送黑车等暴力违法犯罪活动。

  “外地籍人群涉黑犯罪问题,困扰着整个山西,至今没有彻底解决。”山西省公安厅一位退休干部坦言。

  彼时,张新明麾下的金业集团,也被卷入这一问题。

  2004年元旦深夜,金业集团的保安队长曹连尉、保安曹连胜两兄弟,率领其余六人,在山西省委大楼斜对面的人行道上,将东北人付士玲当街枪杀。

  付士玲,辽宁抚顺无业人员,暂居太原,人送绰号“付老大”;曹连尉,吉林安图县人士,绰号“曹老大”。

  按照警方的说法,曹氏兄弟在给金业集团担任保安的同时,还在太原从事“护场子”,向一些歌厅强行收取“保护费”,和“东北同行”付士玲因为抢地盘发生冲突。

  警方资料显示,曹氏兄弟作案后,找到时任太原小店看守所所长的陈贵峰,请其将作案枪支藏匿。陈贵峰随后将两支制式连发猎枪抛于小店区一水渠内。在法庭上,陈贵峰称自己与曹氏兄弟是多年的朋友。

  曹连尉至今在逃,故枪支来源不得而知。但有金业集团原职工实名举报称,起因是张新明本人在唐都酒店消费时,和“看场子”的“付老大”发生冲突,而非曹氏兄弟。“曹氏兄弟只是保安,陈贵峰自称和他们相交已久,有点奇怪,自降身份。”

  值得一提的是,自1998年《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颁布后,中国各地开始海选村官。在土地较为稀缺的城中村,竞争非常激烈。太原不少两劳释放分子,开始利用贿赂和暴力聚拢选票,强买强卖强揽工程,为东北帮“摆场子”带来巨大“订单”。

  向政法界渗透

  进入新千年后,山西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开始有组织地向政法系统渗透,而“领先一步”的大佬则开始向金融界和政界渗透,利用官员独有的审批权力寻租获利

  2003年至2004年,山西省公安厅破获了吕梁“燕子帮”黑社会组织大案。绰号“燕子”的帮主冯小春初中毕业后,聚拢了一帮同学和混混,替别人打架、讨债。经过数次“战役”,“燕子帮”在当地站稳脚跟,人马逐渐壮大。

  为寻求长久发展,冯小春有意让成员报考警校,共有15名“燕子帮”成员考取了警校,其中大多返回中阳县公安机关实习、工作。这帮“内鬼”,先后18次为其组织通风报信,助其成员逃脱。

  2004年,冯小春、郝兵锁等67名“燕子帮”成员被抓获,缴获各类枪支47支,其中半自动军用步枪1支,子弹1400余发。郝兵锁被判死刑,冯小春被判16年。

  为“燕子帮”提供保护的中阳公安局长刘植生、纪检书记李保全,亦被移送检察机关。

  同期,山西黑道向政法界渗透的另一典型案例,发生在霍州。2006年1月,灵石县市民李建国在霍州可可西里迪厅被殴致死,牵出霍州检察院干警朱耀轩及在公安局治安科上班的朱耀光。

  媒体调查发现,和朱氏兄弟一起殴打李建国的,有几名通缉在逃犯,和朱氏兄弟是拜把子。随后,朱氏兄弟的政法手续和家族黑社会背景被媒体“扒粪”,霍州黑社会性质组织“光头帮”和“小刀队”为此全军覆灭,其保护伞临汾市委常委王月喜亦被拿下。

  更轰动的“警黑一家亲”案例,当属2005年的“太原警察打死北京警察”。当年5月3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民警李忠义到太原旅游,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和太原尖草坪区刑警大队刑警刘立民发生争执。

  刘立民的“小弟”--当地混混张吉、安胜利等人,在省委大楼对面,用大棒、钢管把李忠义殴打致死。该案庭审时,张吉等人当场承认,他们主要依靠偷窃为生,偷来的钱一多半要分给刘立民,法庭一片哗然。

  警匪勾结,甚至警匪合流,成为彼时及未来诸多大案的共同特点。

  2010年,大同市公安局原局长申公元被中纪委双规。这位曾在临汾致力于打黑的“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2006年向黑矿主李克伟索要现金2900万元,价值83万元的汽车一辆,此后开始为李的违法犯罪提供保护。

  2009年,申公元明知李克伟隐瞒矿难正被通缉,仍将其藏匿于儿子在京的房中达三个月之久。2010年李克伟自首后,申公元随即落马。

  2010年的另一桩大案,是阳泉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的涉黑组织被破获。“黑老大”关建军,公开身份是阳泉城区公安局巡警大队长。

  这一涉黑组织,13年来涉及违法犯罪案件46起。专案组冻结该组织资金近2.6亿元,查封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拘留收禁车辆30余部。

  关氏兄弟的一大财源,是垄断了阳泉的“地下赌场”。

  从1997年开始,关氏兄弟就开始在阳泉火车站附近的景都大酒店设赌抽头,随后在阳泉市区开设地下赌场多达十余家,其规模浩大,甚至吸引来了石家庄和北京的赌客上门。

  2005年上半年,公安部在全国发起“禁赌风暴”,严厉打击境内外赌博、赌场。而同一时刻,关氏兄弟大肆扩张,在阳泉市南庄百坊仓库等地开设了啤酒机、蛋蛋机赌场,由专人管理,专人放哨、专人专车接送赌徒。

  如此无畏,完全仰仗关建军的巡警大队长身份。

  而在太原,这场“严打”,让张新明的“战友”武全旺被迫跑路。不久,“三马虎”、“小四毛”时代的老大、马仔们纷纷出狱。这些人一个共同选择,多是奔赴澳门赌场,加入从内地吸引客人到澳赌博的“洗码仔”队伍。

  这种洗码仔,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澳门本土洗码仔,不靠抽取投注额1.2%的码粮生活。他们赚取的是客人去澳门赌博时所带赌资的“提成”,额度可达到赌资的40%。

  曾在澳门打拼过的一个太原籍洗码仔介绍,山西籍洗码仔群体,在澳门势力庞大,所吸引来的山西客人,其下注量已和江浙客人齐名。一些洗码仔,早已不单纯靠洗码为生,而是开设了大户室,成为部分大型赌场的合伙人。

  这些洗码仔中的佼佼者,有梁海清、绰号“兔兔”的刘明礼、绰号“六毛”的刘庆元、原“三马虎”团队成员“臭鸡蛋”、大同谢江、古交武全旺、榆次侯连会、晋中赵幸福等人。甚至到了后期,张新明和其大哥张新跃,也积极加入了这门生意。

  这种洗码仔,时常游走于合法与非法间。在澳门,赌博合法,但多倍托底式的大额下注不合法;在大陆,通过地下钱庄将大额现金和存款转移到境外,是涉嫌洗钱。而对赖账者暴力拘禁、讨债,更是不被任何一处法律所允许。

  2009年,山西晋城公安局在局长李亚力的安排下,一举端掉了赵五庆、崔晋霞和毋红梅三个跨境赌博中介组织。当地公安机关在对三个案件的梳理中,发现了赌博代理人的一些“秘诀”。

  首先是寻找当地有钱人,类似于营销学里的“顾客精准定位”。在山西,豪赌逐渐成为煤炭行业暴发户的病态生活方式。赵五庆的客人中,大多是身价上亿的煤老板,也有一些具有经济实力的国企经理,甚至国家干部。

  晋城智博煤业公司的老板赵武智,从2007年起,多次在赵五庆的安排下飞到澳门赌博,先后输掉近亿元。“要么跳楼,要么还钱!”在赵五庆威逼下,赵武智煤矿被抢走;陵川县夺火乡夺火村支部书记王志保,承包煤矿发家,最后被赵武智带到澳门,一夜返贫。

  其次是“优质服务”。为了诱惑“财神爷”去澳门,赵五庆们的服务可谓五星级。从代办理澳门通行证到乘机、住店,兑换筹码、甚至提供女人全程陪赌。赵五庆在澳门太子星厅租设了赌场,由专门人员联络赌徒,为参与赌博的人兑换筹码;还在珠海开办了珠海兆庆贸易有限公司,负责资金流转,通过该公司将赌资“洗白”。

  赌客一旦输光了钱,借下高利贷,赵五庆会立即翻脸不认人,打手不断上门讨债,甚至不惜故意伤害。晋城警方称,赵五庆等人的涉案额,已经达到了当地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

  2012年,太原市公安局宣布查获了一群暴力讨债的洗码仔。经查,绰号“胖老三”的史建辉,以太原盛辉贸易公司为掩护,频频组团带领太原、晋中、吕梁和临汾的富商,集体到澳门豪赌。

  柳林县老板高继平,因此欠下了史建辉千万元,最后被扣押在太原“嘉怡大厦”62个小时。打手们轮番虐待高继平,逼迫其打下了2400万元的欠条;中阳县煤老板南三平,被史建辉带到澳门赌博,不仅输掉了煤矿,还欠下巨额高利贷,最后被史建辉的打手挑断脚筋。

  在山西采访时,所到之处,皆能听到当地一些煤炭富豪在澳门输得倾家荡产的故事。这种大规模跨境赌博洗钱、暴力讨债,没有警方人员的故意放纵甚至暗中保护,绝无可能。

  山西大规模的跨境赌博和洗钱,已经严重影响到当地政经生态,导致资金外流,有的地区经济凋敝。

  “张新明案发也与此有关,所以谢江、武全旺也同时被抓。”有接近公安部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张被带走后两天,在逃多年的“拐五”亦被抓获,其长期躲在“拐三”开办的太原金大酒店里。太原万柏林公安分局一位干警介绍,位于万柏林区的金大酒店和杏花岭区的东金大酒店,全部是“拐三”的产业,长期设有“百家乐”,就是公开的赌场。

  2008年,苏浩接任太原市公安局长两个月,就派人端掉了东金大酒店赌场,抓获133人,批捕32人,“拐三”仓皇出门避祸。知情人士透露,此事“不久就摆平了”,“我们的一些干警,平时根本不敢查金”。

责任编辑:宋代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