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教授:港台应主动搭大陆“一带一路”便车

\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作主题演讲

  大公网北京5月1日电(记者 宋敖) 当今世界的发展大势是什么?中国如何做出自己的战略选择?“一带一路”大战略又能给中国带来什么?4月28日晚,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第二期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园万众楼举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作了题为《世界发展大势与中国的战略选择》的演讲,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看法。

  美国还是真老虎 但已经是真的“老老虎”

  演讲开始,王湘穗认为,把握世界大势,很有必要,但又很困难,需要借助一定的理论框架、历史经验,加上对现实的研判。

  从历史经验来看,王湘穗认为世界历史可以分成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前与之后两个大阶段。在1500年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又能分成四个周期,即16世纪的西-意周期、17世纪的荷兰周期、19世纪的英国周期,以及20世纪至今的美国周期。

  针对延续至今的美国周期,王湘穗认为,美国虽然仍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但已经过了全盛时期,目前进入“退行期”。美式全球化体系正在终结,一超独大的格局正在变化。“美国还是真老虎,但已经老了,是真的老老虎”。

  因为进入衰退期,美国正着手构建“两洋战略”,即通过主导大西洋与太平洋,形成一体两洋的格局,继续主导世界,控制全球核心地区。例如战术上重返亚太,经济上以跨大西洋伙伴(TTIP),以及跨太平洋伙伴(TPP)为两翼,安全上以北约为主。王湘穗认为,这背后其实都是阻止亚洲形成统一的贸易集团,维护美国在亚太的利益。但因美国国力下降,这种格局内部会出现分化,很可能只是过渡阶段。

  中国在“一带一路”上像扮演佛祖的角色

  未来的全球格局与世界体系向何处去?综合理论、历史与现实的状况,王湘穗指出,美国之后无霸主,未来将是多极化、多元文明的世界,基本趋势将走向“天下三分”,即北美、欧洲和东亚三大经济圈。这种大势研判为中国的战略选择指引了方向。

  王湘穗认为,中国的力量尚不足以成为世界主导国家,“三分天下,中国居其一而足,决不当替代美国的霸权国家,不可妄想一统天下”。围绕区域大国形成的区域共同体将成为全球化的新主流。因此,王湘穗指出,建设泛亚区域共同体,是中国未应走的大战略,符合中国式发展道路,符合区域国家利益,更符合当下与未来世界局势的发展。

  “一带一路”战略在这个大势背景下应运而生。有媒体总结称,习近平两年内在各种场合30次谈到“命运共同体”,最高层的密集表态使得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泛亚区域共同体有了强有力支持。王湘穗认为,“一带一路”是推进泛亚共同体的主要手段,但也表示目前范围内有哪些国家还没有一个清单,不是很清楚。

  关于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王湘穗列举了许多重大意义。首先,这是探索全球化的新模式,为发展中国家合作建立组织化方式,建立起40亿人的统一大市场;其次,使得中国的制造业体系与周边国家进行产业链整合,对维持中国完整的经济体系有重大战略意义;第三,以亚投行为首的平台为“一带一路”搭建了金融投资体系,建立泛亚区域币缘圈,同时防止全球金融资本的冲击;第四,“一带一路”能推进发展与安全一体化,推动建立共同安全框架,以拓展中国军事力量的新用途,维护域内发展环境。

  除此之外,王湘穗强调,“一带一路”还是个复杂的社会工程,比解决中国自身问题要复杂得多,并以缅甸为例列举了各种复杂的关系和风险,如军政府、地方割据、美日因素等。中国如何和这些国家打交道?“整个一带一路有大量这样的问题出现,我们像是在扮演一个上帝或佛祖的角色,要普度众生。但中国既然说要做,就得做”。

  王湘穗认为,中国建设“一带一路”,首先还是要把自己的事办好,利用13亿人的统一大市场,充分利用投资拉动空间,继续推动工业化,立足中国实际,在解决问题中前进。在建设过程中,还要把握合作共赢、循序渐进、综合一体、区分层次等原则。

  港台参与“一带一路” 药方还是在自己

  在问答环节,北京大学教授李玲提问说,既然中国像佛祖一样,那应该拥有教义。中国推进“一带一路”的软实力在哪,如何感召这些国家?

  对此,王湘穗回应称,软实力与实际利益有关系,中国的软实力应该就是以“仁”来带着这帮穷兄弟发展,不附加任何条件。例如美国在产品生产过程中把最大的利润拿走,只留很小一部分给中国等国,这是“大不仁”。而中国的“仁”应当促进各国的共同发展,应该把希望和合作方式带来大家,共享成果。

  针对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的问题,王湘穗表示,走出去肯定有很多困难。在走出去之前,应当对各国有所了解,要对投资国进行认真评估,对政治生态进行某种程度改造与优化。他又以缅甸为例,如果企业要投资,应该也接触反对党,不能光和军政府打交道,要跟所有可能投票、做出对企业有利或不利决定的人都打交道,施加影响,这样一个企业的项目才能有比较好的基础。但这些事都要在面对真实问题才有体会,我们要想出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方法。

  在最后,大公网记者提问称,随着中国大陆的崛起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动,香港与台湾地区应该如何应对?王湘穗认为,随着中国大陆水涨船高,香港和台湾相比确实有显落差。一方面,是中国大陆发展确实快,另一方面,跟港台的经济与社会政策不当有关,没有很好地搭大陆的便车。

  王湘穗举例称,之前参加过一次香港和内地经济合作的策划,做很多的设计,但不接受,也没办法拒绝。香港官员说,我们不能提,我们提了一定会反对,最好由中央提出,我们再心安接受。这说明这种政治生态已经不能接受他们认为还比较好的政策。

  王湘穗表示,参与“一带一路”,香港和台湾需要有积极的心态,但他们的政治生态还没有想去搭大陆的便车,这要有所改变。对于大陆来讲,也应该发挥好香港和台湾的作用,特别是香港。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现在面临着危险。如果不注意和内地进行整合,可能会慢慢被新加坡或欧洲一些离岸中心所取代。中央对于港台还是格外愿意帮助,也关系到当地人民的福祉。“药方不在这边,药方还是在香港和台湾”。王湘穗说,如果香港和台湾想做,中国大陆是会积极响应的。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北京观察》公众号

责任编辑:宋代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