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记者探访中朝边境:越境犯罪梦魇难除

  中朝边境线上两国整体防控严密,中方建起视频监控系统和铁丝网,朝方设有暗堡或明岗。高清组图

“12•27案”被害人许雨龙夫妇的的死亡证明和解剖尸体通知书高清组图

  大公网6月7日讯 (记者刘萍、张倩 延边州报道)朝鲜非法越境人员闯入中国国境内抢掠杀人事件,8个月来已经连发三起,遇害者达10人之多。杀戮血案着实令当地百姓犹有余悸,也伤害了边民数年间对朝鲜饥民越境乞讨乃至借道“脱北”境遇深感同情的朴素情感。

  图们江畔平静的外表之下,安全问题正袭扰着边境民众。此际,本报记者赶赴这三起案件发生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的南坪村和石人村,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走访,尝试了解是何缘故使得这些“朝鲜人”如此残暴,他们越境的目的何在,为何要行凶杀人?是否引发了边境民众的恐慌,我国边防对此的警戒应对情况又如何?

  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边境线上的村镇一片安然,街路上车辆不多,行人也稀稀落落。图们江两岸零散的炊烟,似是中朝边民间的相互守望。然而,这种本应具有的平静如今正被一些危险的“信号”打破。

  4月24日,3名疑似朝鲜军人非法越境,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石人村附近的山上,杀害3名中国村民,现仍在逃。这是8个月以来,已知的至少第三起中国边民被杀事件。2014年9月3日,和龙市南坪村1组村民李春峰一家三口在熟睡中,死在了一非法越境朝鲜人的铁锤之下。同年12月27日,也是在南坪村,一非法越境的朝鲜军人持枪抢劫,4名吉地屯村民遇害。

  这些年,朝鲜人到中国境内从事偷盗、抢劫等行为并不少见,让边境地区的居民不堪其忧。在部分人眼里,“对岸”来人偷抢东西都已是见怪不怪。年近七旬的南坪村村民韩永泽告诉记者,以往经常有朝鲜人来偷东西,尤其在冬天,但杀人的事并不多。“他们没吃的用的,到了院子里什么都拿。没办法,知道也不敢反抗,破财消灾吧。”

  据了解,这些偷盗的事情发生后,当地政府、公安、边防都会对事发地群众走访和安抚,并通过多种方式来加强边境安全防控。但伴随个别恶性案件的发生,还是给边民心里留下阴影。夜里不敢独自出门,户户养狗自保,甚至已经有人选择离乡躲避。曾经拥有3000多人口的南坪村,如今只剩下不足20户人家留守。“有条件的人搬走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村里多是老幼妇女。”韩永泽说他选择留下来,确属无奈之举。

  饥肠辘辘的“窃贼”血洗吉地屯

  吉地屯是南坪村下辖的4个自然屯之一,“12·27案”被害人许雨龙的居所位于屯子的最东侧,这里距离边境线走路或需十几分钟。记者的话语和脚步声惹来阵阵犬吠,在屯西南口,现任南坪村村长朱玉林出门查看情况。

  “冬天黑的早,那小子(非法越境的朝鲜军人)来,大概是晚上快6点的时候,抢了好几家。”在知晓记者身份和来意后,这位朝鲜族村长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大致还原了事发经过:非法越境的朝鲜军人最先闯入村民车某的家中,偷走100元钱,又吃了些东西,接着便来到许雨龙家,并用手枪将他和老伴杀害。“有村民曾听到了枪响,但快过年了,还以为是鞭炮声。谁也没成想是出事了。”杀人后,并没有逃离,又先后闯入两户村民家中继续偷窃。恐慌中章家按响警报器逃过此劫,但李仓禄(70岁)夫妇却未能幸免,惨遭杀害。期间,饥肠辘辘的凶手还偷走了一户村民冰箱里的冻猪肉,这才离开吉地屯。

  “杀人后,这小子并没逃回朝鲜,听说还在四五公里外的荒村舍过了一夜,第二天被边防的人发现用枪打死了。”朱村长的话对上了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月7日所言:“朝鲜逃兵非法越境枪杀4名中国边民时间发生后,中国警方立即展开抓捕行动。在抓捕过程中,涉案人员被击伤,医治无效死亡。”

  这起恶性案件带来的悲伤、恐惧与猜忌,至今仍笼罩着边境村镇。在朱村长的家中,门窗都新装上了铁栏杆,里外都有防盗锁,就连院墙也增设了铁刺。“村里每户都跟我这差不多,大家还自己掏钱购买了无线对讲机。即便这样,有些人还是不太安心。现在几乎家家院子里都养狗。”

  韩国媒体报道称,“12·27案”凶手来自朝鲜茂山郡的驻军,大约26岁,官职为“小队长”。但记者未能证实此信息,事发地政府和公安机关至今也未对该案详情进行披露。

  遇害人家属拒收朝鲜“赔偿金”

  “12·27案”遇害人许雨龙夫妇和李仓禄夫妇,分别有2名和3名子女,均长期在韩国务工。朱村长的帮助下,记者在延吉市见到了许雨龙夫妇的儿子许成哲。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申言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