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习近平正在进行“地球上最伟大的政治实验”

 \

  【编者按】6月1日,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刊发著名历史学家、牛津大学欧洲学(European Studies)教授蒂莫西·阿什(Timothy Ash)的评论文章《习近平领导中国进行“地球上最伟大的政治实验”》(Xi Jinping's China is the Greatest Political Experiment on Earth),从西方视角阐述了对当前中国改革的理解,并对改革的预期成效、国际影响进行了估测。本文由微信公号天熹策论独家编译,授权大公网转载。

  蒂莫西·阿什(Timothy Ash)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

  习近平能成功吗?这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政治问题。

  “是的,习能”,在北京一些人这样回答我。“不,他不行”,另一些人说。但聪明人知道,没有人知道答案。

  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北京展现出更加自信果断的姿态,华盛顿正就此展开是否应该改变对华政策的大辩论。这包括有报道称中国正在南中国海域水下礁石建造大型人工岛屿并在其上部署大炮。此外,与世界各地所有人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国是否能在廉价劳动力储备耗尽后继续维持经济增长,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未来的外交政策和经济更依赖于其政治体系做出的决策质量。因此,归根到底,一切是政治问题。

  目前为止,习的目标已相对清晰。他试图通过自上而下的改变,由一个经过整肃、纪律严明、重焕生机的列宁主义政党,驾驭复杂的经济和社会度过困难时期。他在前所未有的历史条件下推进改革,有意识地将市场的“无形之手”与党国的“有形之手”结合起来。显然,他的灵感来源,一个是“伟大舵手”毛泽东,另一个则是务实的改革家邓小平。官媒新华社的一篇评论中曾称:习近平高举邓小平火炬,重燃民族改革之火。

\

  作为一名共产党的继承者,习也许真心相信开明的、有策略的权威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这既是列宁的选择,某种程度上,也是柏拉图和孔子思想的变体。中国问题专家雷恩·米歇尔在1948年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一位资深共产党人习仲勋的话“我们共产党人最可贵的品质就是忠诚与老实”。2013年,他的儿子习近平在对党内干部的讲话中提到:“领导干部对待群众要忠诚老实。”

  对于数千名被肃贪并从党政机关的温暖环抱中消失的官员而言,习的政治实验改变了他们一生。(相比之下,做一名国际足联的高官幸福多了,尽管他们中有些人可能会怀念五星宾馆的瑞士早餐)。

  此外,由于改革试图重建党、国家、军队、社会的秩序,因此,一些热心非政府组织、或言论无所顾忌的人也可能对改革感到不适。一个新的法律草案拟对非政府组织施以必要的管制;另一个法律草案将国家安全的概念延伸至涵盖意识形态与文化领域,并有类似表述:“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防范和抵御有害文化渗透。”

  “是的,这些都是真的”,那些坚信“是的,习能”的分析派表示。他们中有些体制外人士,通常还会显的十分遗憾。“但是”,他们说,“看看正在以类似决心推行的改革实践吧,它的核心特征很难用你熟悉的政治和经济术语来总结,因为中国的情况太复杂独特了,比如用复杂措施化解地方债务危机,引入农地确权,改革户籍制度,随便哪一条改革的重要性都足以上西方媒体的头条。”

\

  如果所有这些改革都能成功如愿,西方的自由民主资本主义将会在意识形态领域遭遇强大的竞争者,它在世界范围内,尤其对发展中国家将极具吸引力。对西方而言,唯一的一线光明是:竞争使你永不掉队。21世纪初的美国太过狂妄了,无论是海外对伊拉克密谋的政变,还是国内过度的金融资本泡沫,我怀疑都与意识形态领域缺少强有力的竞争者有关。

  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这一结果显然不是我所期望的。但是无论是为中国人好,还是为我们自己好,我都希望中国的变革是渐进式的,而非革命式的。有很多理由支持这种观点,尤其很多中国人自己也赞同。但最重要的关注点还是战争与和平问题。

  倘若中国已经对美国侦察飞机飞过其人工岛进行警告,那么设想如果遇到系统性危机,它会怎么做。一场武装冲突并不需要直接在中美间发生才足够危险。尽管美国划了清楚的“红线”,并且显然比奥巴马表达地更清楚,但是,无论是考虑中国的利益还是美国的利益,估算错误的代价都会非常高。

\

  因此,尽管这不是我和许多人在奥林匹克时期的北京所看见和欢迎的渐进式改革路径,我们必须希望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依然能坚持“摸着石头过河”。

  我最主要的关心并不是源于作为自由民主主义者的个人偏好所带来的道义感,尽管假装这些不重要也显得不那么光彩,但最重要的还是由我对实现自由民主主义路径所进行的政治分析决定的。诸如此类的观点,如“如果人类是天使,就不需要有政府;如果是天使管理人类,就不需要有对政府的外部或内部控制。”(詹姆斯·麦迪逊,《联邦党人文集》第51篇)。是的,亲爱的同志们,也许它是真的,尽管说这句话的是个美国人。

  从中短期看,很可能习的改革不但能让他的政党继续执政,还能将整个改革引入正轨。中期的时间会跨越两个五年,也就是习的正式任期所允许的时间——这是中国共产党从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学来的经验,国际足联显然没有学会。

  习手中依然有很多重要的权力资源,包括民众对其个人真诚的爱戴和普遍的民族自豪感。因此我敢打(一个小)赌说,短期看来,“是的,习能”将被证明正确;但长期来看呢?21世纪20年代可能会更加艰难,我们拭目以待。

  (译文:张弦)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宋代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