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守于穆民与公民之间 中国穆青以双重ID自豪

阿伦在礼拜中

  大公网6月15日讯(记者 张宝峰) 从2001年制造“9.11”恐怖袭击事件,再到近年来不断爆出斩首暴行,这些事件背后的极端宗教组织在一定程度和一定范围已然扭曲了世人对世界三大文明之一的伊斯兰的印象。

  牛街,中国北京最著名的穆斯林聚居地,也是中国多民族各宗教和谐共荣的地理范本。2015年,大公报记者历时一月,聚焦此地,通过对阿訇、乡老、穆斯林大学生、清真餐厅老闆,对北京市西城区伊斯兰教协会、牛街礼拜寺及对北京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北京市宗教局)等的采访,并借助“纵向的信仰传承”、“横向的文明碰撞”、“现代的社会治理”三个考察维度,探寻伊斯兰教在中国和平发展的秘密。

  “海里凡”是清真寺经堂教育中“学生”一词的音译。在阿拉伯语中,“学生”也被译为易让人们联想到暴恐势力的“塔利班”。而在中国北京,穆斯林青年却是既怀有虔诚的信仰,又积极融入社会的另外一组群像,他们的血液里融会了宗教穆民与现代公民的双重ID(身份标识的英译缩写)。

  再过二十分钟,学院运动会的战幕就将拉开,紧张刺激的男子一百米短跑是开场项目。此时是2013年3月29日下午一点四十分,北京某高校体育场上的小草正随风轻摆,一抹油亮的翠色映射到三班选手阿伦焦灼的脸上。这一天是星期五,下午两点也是伊斯兰信众的聚礼时刻,作为一名穆斯林,在那个时间点阿伦应出现在清真寺。

  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信众们依规应修守“五功”,其中“做礼拜”一项是最重要的功课之一。类似中国古语所倡的“一日三省吾身”,《古兰经》要求穆斯林每天在规定时间礼拜五次,以进行反省、忏悔和祷告。

  参加运动会还是做礼拜?

  阿伦的家乡是云南大理的一个回民村落,相对闭塞的生存环境反而更好地保存了穆斯林的传统习俗。“每天晚上放学,我们这些孩子就跑去村里的清真寺听讲。城里孩子那时候可能在上辅导班,我们呢,就在苍山洱海边跟着阿訇念诵安拉。”阿伦回忆。

  距离运动会开幕还剩不到十分钟时间,体育场上聒噪热闹的氛围与阿伦冷毅焦虑的脸型成鲜明对比。一边是已经报名的集体项目,一边是几乎从未间断的礼拜,何去何从纠结着他的心绪。

  就在阿伦因惦记礼拜而纠结不已的时候,在北京城规模最大、歷史最久的牛街礼拜寺里,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外国的穆斯林正陆续涌入这里,准备马上到来的聚礼。此时十七岁的穆斯林男孩宇宽也紧随姥爷站在前来礼拜的人群中。一会儿晌礼过后,他还要跟随姥爷参加一场穆斯林的葬礼。

  姥爷家是牛街地区出了名的书香门第,当地歷史上仅有的三个秀才,姥爷家就佔了两位。小宇宽承袭了深厚的家学,在学校也是优等生,不仅代表学校拿过全国物理竞赛北京区复赛二等奖,还是班里的街舞高手和体育达人。说起宇宽,姥姥总是难掩自豪,“我们的家训就是爱国爱教,让儿孙们既做一名合格的穆民,同时也肩负起合格公民的社会职责,这孩子两方面都做得不错。”

  赛场上,裁判吹响了提示比赛将至的哨声。阿伦闭目凝思,心里反覆默念真主之名。“代表班级参加运动会,既是我对他人做出的承诺,也是集体荣誉感的体现。伊斯兰要求我们守信,我不能不履行这个责任。”调整好心态之后,在发令枪响起的一剎那,阿伦心无旁骛地向前方跑去。

  “伊斯兰要求我们守信”

  穆斯林的葬礼按时举行,宇宽姥爷与亡人并不熟识,只是赴礼拜寺途中看见有人张罗白事。“此刻我们为这位陌生的穆民礼拜,你知道其中的意义吗?”“我明白,意义就是送别。无论依据教义还是人之常情,现在我都把他当作我的亲人,我觉得我们的灵魂离得很近。”宇宽认真地回答姥爷。

  灵魂,不仅在宗教意义上,在现世生活中,也是人类始终乐于探讨的话题。在一次哲学课的课堂报告上,阿伦也选择以“灵魂”为题进行了讲述。“《古兰经》中说到,我确已为火狱而创造了许多精灵和人类……我比他的命脉还近于他。”

  当对记者讲述他的故事时,阿伦幽深的眼神里透出的笃信和坚持,像极了他最喜欢的演员刘德华在《烈火战车》中扮演的赛车手阿祖。不同的是,阿祖是在经歷了一系列惨痛教训后方悟到信仰与俗世须得平衡的道理,而阿伦作为一名现代社会的穆斯林青年,却早已在骨子里融会了双重精神ID。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