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从“山”顶到“谷”底

  大公网评论员 马浩亮

  谷俊山案一审结果公布后,被坊间称为“军中第一贪”的谷俊山,案件之重大复杂、犯罪涉及面之广、调查核实证据难度之大、社会关注度之高,都是近些年来军队司法实践中少有的。昔日的谷俊山不可一世,大肆贪腐,数量成天文数字,其穿着军装大品名酒的照片,被堂而皇之摆在一些厂家的官网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其家族也借助他手中的权力大搞房地产开发生意。而如今,这一切都在反腐铁拳面前灰飞烟灭。谷俊山也从“山”顶,跌落到“谷”底。

  谷俊山案件之所以重大复杂,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正是谷案拉开了十八大之后军队强力反腐的序幕。谷俊山在十八大之前落马,但排除干扰深入调查的大量工作,是在十八大之后进行的。“谢正平”的文章指出,“谷俊山作为总后勤部原副部长,官至中将,位高权重,自认为是座‘山’,背后还有更大的‘山’,没人扳得倒他;靠贪污贿赂、搭‘天线’搞关系等不择手段上位;查处谷俊山案‘打开了军队反腐肃贪的突破口,开创了军队革弊鼎新的新局面’”。

  官方此次披露的信息也佐证了谷俊山与军队大老虎千丝万缕的联系。谷俊山不惜重金搭“天线”、找靠山,军事检察机关在立案审理阶段又补充侦查其行贿罪,很显然其靠山、行贿对象,是诸如郭伯雄、徐才厚之类比他官位更大、职务更好、权力更重的军中大老虎。而补充侦查的时间点,也与查处徐才厚等人的时间点相吻合。这或许正是谷俊山案“打开了军队反腐肃贪的突破口”的含义所在。

  昔日的谷俊山青云直上,正师升副军,只用了两年时间;正军升副大军区,更是只用了一年半。在地方军分区后勤部门发迹的谷俊山,年仅53岁就官拜总后勤部副部长,这岂能不让那些在基层部队摸爬滚打一辈子的官兵寒心。这种不正风气,是军队建设的严重戕害。对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等人的严肃查处,彰显了中央高层刮骨疗毒的反腐决心,正风肃纪,正本清源。

  在军队反腐打虎过程中,后勤部门是重灾区。除济南军区外,其余六大军区均有后勤部门老虎落马。而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和原政委邓瑞华两位主官,更是相继落马。其中不少“小谷俊山”,如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部长王声都曾任营房部部长。这都说明,无论涉及面多广,权位高低,只要违法违纪,必受严惩。反腐不会搞适可而止、双重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在重拳惩治腐败分子的同时,习近平更着眼完善制度和长远建设,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推进依法治军。习近平执掌军委不久,就成立全军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普查工作领导小组,摸底把脉,对症下药。去年,负责对全军财务、基建、采购等进行审计监督的解放军审计署,也从总后勤部剥离,直属中央军委,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加强制度约束,弥补监督短板,坚决清除谷俊山式的腐败分子。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