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奇芳:澜湄命运共同体力促流域繁荣

  图:澜湄首次领导人会议举行,中国、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六国领导人留下澜湄合作“全家福”/中新社

  文|唐奇芳

  2016年3月23日,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首次领导人会议在海南三亚举行。在“共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的会议主题下,流域六国领导人友好协商,共图大计,打造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澜湄命运共同体。

  从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11月的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倡议,到如今澜湄合作机制成功建立,还不到一年半时间。然而,六个流域国家已经举行了三次工作组会议、三次高官会和一次外长会议,为机制的建立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澜湄合作机制建设效率和流域国家的参与热情表明,这一机制符合流域国家的共同需求和共同利益,澜湄流域人民对机制的未来作用和贡献充满期待。

  全面务实前景光明

  尽管建设时间不长,但澜湄合作机制具有鲜明特征和独特优势,这是它吸引地区瞩目、让流域国家和人民深受鼓舞的重要原因。

  第一个特征和优势是全面。澜湄流域的发展是一个综合性议题,自然条件多变、经济发展滞后、安全形势不稳、人员往来复杂,各种因素相互勾连,盘根错节。因此,要解决澜湄流域的发展问题,必须进行全面性的合作,综合治理,共同应对。澜湄机制将致力于三个共同体的建设,与东盟共同体建设的政治安全、经济及社会人文等三大支柱对接。第一,通过责任共同体,加强政治安全对话,不断增进战略互信,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第二,通过利益共同体,大力推进经贸合作,夯实共同利益基础,促进各国发展繁荣;第三,通过人文共同体,积极推进民生建设,加强人民友好交流,促进和谐共处。通过三个共同体的建设,六国将实现全面合作,从根本上消除发展的问题和障碍。

  第二个特征和优势是务实。澜湄合作机制是首个由湄公河流域六国共同主导、共同协调的机制,其决策和行动更能反映流域国家的利益和诉求。现有的其他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合作机制主要由国际机构和域外大国主导,这些机制在促进流域经济社会发展上也做了不少努力,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规划制订和项目落实并非由流域国家掌握和主导,与其实际需求和期待存在差距。澜湄合作机制无论制定规划还是设置项目,全都由六国通过平等协商,讨论决定,各国的实际利益和需求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这将大大保证项目的效果和效率。

  澜湄合作机制的这些特征和优势在建设过程中已经得到突出体现。例如,目前已经形成78个早期收获项目,涵盖包括基础设施、产能合作、跨境经济合作、水资源合作、农业和减贫合作等五个优先方向在内的广泛领域。如此接地气、重效率、顺民意的合作方式,更容易让流域国家达成共识、形成合力,为澜湄合作机制的光明前景提供了坚实保障。

  包容开放意义重大

  澜湄合作机制由流域国家构成,但并不是一个排他、封闭的小圈子。作为中国─东盟合作的一个部分,该机制是对现有“10+1”架构的有力补充,也将奉行中国和东盟一贯坚持的“开放的地区主义”精神。因此,澜湄机制将坚持开放包容理念,与现有次区域合作机制相互补充,协调发展,加强经验交流。这样可以进一步增强澜湄机制的灵活性和生命力,为流域国家提供更多的合作资源和发展机会。

  开放包容的理念让澜湄合作机制的发展拥有更广阔的前景,也有可能在更多层面上为和平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在中国的周边外交中,这是一个新的新开拓,充分体现了中国睦邻友好的巨大诚意;在流域国家的互动中,澜湄机制将提供一个更加密切的合作平台,促进次区域关系的全面发展;在东盟共同体的建设中,澜湄机制将有助于缩小其成员发展差距,消除东盟一体化的传统“短板”;在地区合作的进程中,澜湄机制将与“一带一路”构想下的其他合作机制及合作平台相互联通,共享资源,促进东亚乃至亚太地区合作的发展;在全球议题的推动中,澜湄机制是探索和推进南南合作的有效平台,有望成为南南合作的新典范,并为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作出积极贡献。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DN012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