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必武家书出版 女儿忆父亲一件浪漫的小事

董必武女儿董良翚 大公报记者 刘蕊摄

  大公网郑州9月26日讯 (记者 刘蕊)在没有网络,电话、电报使用并不普及的时代,家书是维系家人情感的主要的沟通方式。董必武女儿董良翚(原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与董必武长孙董绍壬(董必武思想研究会会长)受邀赴郑做客松社书店,讲述了由三联出版社出版的《董必武家书》中的不为人知的一些不起眼又很暖心的“浪漫”小事。

  2016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也是董必武诞辰130周年。该书通过董必武生前与亲属子女的一封封通信,反映了这位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和热爱,更反映了他作为一个丈夫、父亲、长辈,对自己亲人的关爱与期待。《董必武家书》收录了董必武的68封书信,共分为4辑,分别为“致妻子信”、“致子女信”、“致同辈信”、“致子侄辈信”,同时附录董必武夫人何连芝家书10封,大部分家书为首次面世。字里行间,折射出老一辈革命家董必武作为“家人”的那一面。

  本书中的多数书信即是董老写给子女和后辈的家书,主要是对子女后辈的教育开导,鼓励他们艰苦奋斗、勤俭做人,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严于律己、以身作则的优良作风,为后人树立了榜样。书中穿插多幅董老与家人的珍贵照片及董老的墨迹,图文并茂,呈现了大时代背景下一个家庭变迁的侧面。

  “书,简单一点说,就是一扇窗户。打开这扇窗户不仅仅可以看到无穷无尽的各种人文景观,还能看到未曾经历的或者不曾深入了解过的故事,或者感知将要发生的事情,了解不同历史时期、不同人群活跃的思想。”董良翚说,《董必武家书》出版了,其实是把一种私密的思想交流公开化了:同辈人的交流、长辈对后代的关爱和教育。

  董良翚:父亲是我的标杆

  在《董必武家书》中,收录了多封董必武写给董良翚的信件。其中一封信,让董良翚印象深刻,“深刻就深刻在从来没有忘记”。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上中学时,有一年,我有补考的学科,现在已经记不得是哪门课程了。放暑假时,我向父母隐瞒我有补考的事,于是就跟着他去了外地。暑假没结束,补考时间到了,我就偷偷溜回北京参加补考,临行前也没有向父亲解释。”

  “补考完,我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她说:你父亲非常生气,要你写信说明情况。我只得写信,对补考的事敷衍地说了说,然后,反而责怪父亲脾气大。”让董良翚没有料到的是,父亲在给她的回信中说:我不仅是你的父亲,更是你的朋友,对朋友要以诚相待;你没有像朋友一样对待我,我是为此生气。

  在这封信中,董必武还承诺以后改正自己的脾气。

  “这是我和父亲一次私密的交流,是父亲教我做人、做事和学习”董良翚说,她常常回味这封信,体会在她成长的过程中父亲一直真正在做她的老师、朋友,他不会用家长式的权威压制孩子,这也值得现在的父母学习。

  董良翚说,父亲的爱是矗立在她眼前实实在在的榜样,无论什么时候想到父亲,想到他不经意的话语,想到他深思熟虑的文字,总让她感到十分温暖、贴心。

  “年轻时,收到父亲的来信,内容无非都是问我最近怎么样啊,身体如何啊,学习是否有进步了等内容,当时看完就完了,收起来随便一放。如今,再看这些家书,最大的不同,就是很想哭。”

  “应该说,对于我来讲,父亲是一个标杆。从这里,我永远看到自己的不足。在他身边生活了很多年,无论遇到什么事儿,我永远不会迷失方向。虽然我和父亲的要求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我一直在努力向他靠近。”董良翚深情地说。

  董必武的温情一面

  董必武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和重要领导人之一,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主义法学家。他1903年考取晚清秀才,早年参加同盟会。1920年在武汉建立共产主义小组,并出席1921年的中共一大。

  记者注意到,在董必武写给夫人何连芝的信中,会因为夫人完成了抄写任务而专门写诗表扬。而董良翚也回忆称,父亲虽然是清末的才子,但在择偶方面选择的却是“志同道合”。

  董良翚回忆说,父亲和母亲是在当时的革命环境中相识的,我母亲出身川北山区,我后来回母亲老家的时候,当地的村民对她胡评价是:那女子,犟的很。在那样的环境中,如果她没有这样的性格也许就走不出山沟,后来她参加了长征,经人介绍认识了志同道合的父亲,相守一生,这一生,其实我父亲表明上很威严,但很尊重我母亲,其中有一个浪漫的小细节我至今都记得,当时我父亲生病初愈时,有人画了父亲的画像送了过来,我在评价的时候,我母亲调侃了我一句话,当我扭头看她的时候,发现父亲在亲吻母亲。那个时期,我父亲工作繁重,经常晚睡,工作人员和秘书都劝不动,只有我母亲可以。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