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百年名校重人格培养 “又中又日”跨籍人才成时尚

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校长张述洲

  大公网11月8日讯 (记者 顾大鹏)日本神户中华同文学校以采用中日双语教育而著称。虽然该校日本生名额占比不足一成,但从来没有出现缺席现象。相反,还经常招来被拒之门外的日本家长的抱怨。事实上,比日本家长抱怨更甚的,是新华侨。因为学校规定优先招收校友孩子,最后留给新华侨孩子的名额通常不足40个。时下,“又中又日”跨籍人才渐成时尚,但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校长张述洲并不打算藉机炒作。他接受大公报记者专访时说:“人格培养,才是这所百年名校香火不断的根本”。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京津歌冀剧大舞台上有“歌剧王子”之称的张述洲,选择到日本国立兵库教育大学攻读教育学。如今已60岁出头的张述洲向记者透露初衷:做一名音乐教师的想法,缘自中央音乐学院的毕业公演。在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中,他扮演音乐教师巴西里奥。歌剧中那个会造戏氛,甚至有点嘎的音乐教师实在让他着迷。

\

张述洲指挥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民乐部与兵库青少年合唱团同台演出/资料图

  留学日本第五年,张述洲在一家贸易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他与妻子蜗居于一间三层小楼的底层,终日不见阳光。张述洲说:“那时唯一的希望是,能让即将出生的孩子见到一缕日本的阳光。”就在他们搬家不久,阪神大地震摧毁了那座不堪的小楼,一家三口幸运地躲过了一劫。这一年,他来到神户中华同文学校,实现了他的教书梦想。

  孙悟空与一休难分伯仲

  张述洲出生于天津一个工人家庭,记忆里父母没有给他买过一件玩具。然而,父亲的工具箱却成了他的百宝箱。他18岁在天津歌舞剧院初学美声时,他就学会了修门窗,制作橱柜、鞋柜和桌椅板凳等本事。

  张述洲教过音乐、美术、还有技术家庭课等。有他在,课堂就变成孩子们的欢乐世界。汉语和日语混杂的课堂环境下,中日小朋友常常会为谁更勇敢,谁更聪明,而争得面红耳赤。到手的孙悟空与一休哥的卡通画,如果让孩子们选择放弃其中的一个,他们会非常为难,甚至很不开心。

  已是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校长的张述洲,自嘲自己不过是个杂役。他曾经为孩子们量身定製了一部古装国语剧,按剧本配音製作成录音磁带,分发剧中每个角色。然后,带领着孩子们画布景、製作道具,一针一线地缝製戏装。

  张述洲也有一个和父亲一样的工具箱。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工具箱也成了孩子们的魔术盒子。当他为学校修乐器、製作旗杆和展架时,或者将破损的办公桌,改造成印刷室的一张工作台时,学生也会拿起工具,模仿着老师的样子,叮叮噹噹地干起来。

  张述洲说:“日本孩子和中国孩子一样,小学毕业时,很多孩子会唱中国歌、演奏中国乐曲。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已经成为日本华侨社会不可缺少的民族乐手”。

  看日语课本 听汉语教学

  由国务院侨办提供的教材蓝本,经过改造和嫁接,成为中日孩子们最喜欢的读物。不过到了初中,便采用日本全日制课本。所不同的是,学生们看着日语课本,听的是汉语教学。其实,这里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接受“又中又日”双语教育。当孩子们顺利升入日本高中后,其流利的国语,常常让同桌羡慕不已。

  张述洲说:“教育方法和知识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人格培养。人格教育第一课堂是家庭,第一教师是父母。从家庭、学校到社会,人格教育无处不在。”

\

学中国民族乐是学生的必修课/资料图

  【“又中又日” 一家保持中国籍】

  张述洲说:“出生在日本的第三代华侨大都不会说汉语,即使有少数能说却写不出来,很多孩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华人,如果不是自己身在其中,真的不知道华侨异化得如此严重”。

  从梁启超始倡创办学校,犬养毅首任名誉校长开始,神户中华同文学校,就染上了“又中又日”的色彩。与起起落落的“中国热”不同,近年復兴的“又中又日”热,即便是中日两国政府关系降到冰点,神户中华同文学校里不足一成的日本名额,从来也没有出现过缺席。

  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是全日本最便宜的华侨学校。不过,学生家长并非奔着便宜而来的。因为,每个家庭的孩子,都有享受日本公立学校9年义务教育的机会。

  张述洲和太太到日本已经27年,并孕育一个儿子,一家人都放弃了加入日本国籍的机会保持着中国籍。老华侨蔡胜义博士解释说:“如果你原来‘非中非日’,即使法律上‘去中取日’,你在日本社会的处境,不会也不可能有所好转。华侨不管是持有中国籍,还是日本籍,只有往‘又中又日’的方向努力才有前途”。

\

代表学校荣誉的翁阿来奖盾/资料图

  【获翁阿来奖盾是学生荣耀】

  今年四月升任校长的张述洲,仍然坚持每周要给毕业班上两节德育课,内容包括校史、还有中国文化常识。在他长长的校史名人录里,除了梁启超、犬养毅和老校长李万之,还有老校工翁阿来。

  翁阿来比神户中华同文学校的校龄还要长2岁,这位浙江籍华侨原是英国海轮上的一名海员。九一八事变时,在日本同患难的哥哥突然病故,他担当起养育三个侄子的责任,只好离开海轮充当一名校工。

  学生们从德育课里了解到:“撞钟者翁阿来,比电铃还精准;清扫工翁阿来,按客轮的标准保持学校便所的清洁;素食者翁阿来,经常准备一些糖果给校工和孩子们;独身者翁阿来,新年的时候会换出一些零钱,像圣诞老人一样,把一封封惊喜送给孩子们”。

  二战期间,翁阿来秘密保存着一面中国国旗,直到日本投降;他为校友保存斯诺的《西行漫记》和艾思奇的《大众哲学》,使其躲过日本特务的搜查。翁阿来去世前,把一生的积蓄100多万日圆捐给学校。学校设立了翁阿来育英基金,能够获得翁阿来奖盾,是每一位学生和家长的荣耀。

  日本侨校均逾百年历史

  在日本目前有五所华侨学校,这些学校大都成立于清末民初,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其中,大陆系华侨学校两所,分别是神户中华同文学校和横滨山手中华学校。两校设有幼稚班、小学部、中学部,但没有高中部。其他三所为台湾系华侨学校。

  在日本国内学校分三类,一类是国立,一类是私立,华侨学校在日本属于特殊学校,不能享受日本的国民待遇。

  神户中华同文学校,小学生1-6年级学费每月两万一千日圆,初中生学费每月两万二千日圆。这些费用只够学校整个支出的一半。日本地方政府按学生人头,每人每年补贴10万日圆,不足部分靠华侨资助、出租学校公寓、停车场和学刊广告补充。

  张述洲简历

  1955年,出生于天津,祖籍山东烟台

  1973年,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演员

  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歌剧系

  1985年,回到天津歌剧团,历任演员队长、歌剧团艺术室副主任,曾任歌剧《梦的衣裳》副导演、男主角

  1989年,赴日留学

  1994年,获日本兵库教育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

  1995年,任教于神户中华同文学校

  2016年,任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校长、兼西日本华文教育者协会会长

  主要作品

  翻译作品:歌曲《小蝴蝶》、《再见》、《我们在这里》、《和你相遇》

  音乐作品:民乐合奏《快乐随想曲》

  作词:《望白云》、《飞翔》等50余首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