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难而上:辛亥革命期间的孙中山

\

  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上午十时,孙中山在上海北站准备乘坐沪宁铁路专列火车,前往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

  文|香港历史博物馆馆长 陈成汉

  孙中山先生自一八九五年广州起义后,开始流亡海外经营反清革命事业,积极对外宣传、筹款和争取国际支持,并锲而不舍地发动华南地区的“边陲起义”。至一九一一年中,以孙先生为首的兴中会和同盟会已发动了十次起义,起义地点都在广东、广西及云南三省。虽然各次起义均告失败,但革命的浪潮已席捲全国,并触发了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以湖北省武昌起义为序幕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爆发时孙中山正身处美国,为革命到美国各埠镇宣传和筹款。事缘孙先生于一九一一年七月结合美国旧金山致公总堂及美洲中国同盟会总会的力量,在旧金山成立了中华革命军筹饷局,对外称为“国民救济局”(见图一),办事处设在旧金山新吕宋巷三十六号的致公总堂。筹款组织成立后,包括孙中山在内的四位筹款员分南北两途,由西岸的旧金山前往东岸的纽约;孙中山偕黄芸苏赴北路,在同年九月二日出发,十月十日抵达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入住当地的布朗宫酒店(Brown Palace Hotel)三二一号房间(见图二)。翌日上午,孙中山得悉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后,本可立即回国,以助革命军一臂之力,然而孙中山综观国际形势,经过深思熟虑,决意争取列强在外交和财政上支持,并防止列强向清廷靠拢。

  途经香港短暂活动

  孙中山在十月十一日晚离开丹佛市,途经华府前往纽约,其间曾要求与美国国务卿诺克斯 (Philander Knox)会面不遂,美国银行团对贷款一事亦无动于衷。孙先生在十一月二日离开纽约,乘“亚德里亚海号”(S.S. Adriatic,见图三)前往英国,十一月十日抵埗,与先行到伦敦的美籍军事顾问荷马李(Homer Lea)共同入住萨伏伊酒店(Savoy Hotel,见图四),期间多次要求与英国首相阿斯奎斯(Herbert Asquith)及外交部大臣格雷(Edward Grey)会面,但同样被拒之门外。作为英国银行团的代表,香港上海滙丰银行对孙先生的贷款要求也置诸不理。十一月二十日,孙中山乘火车前往法国巴黎,稍后亦只能与在野人士会面。作为法国银行团代表的东方汇理银行也同样拒绝了革命军的贷款要求。

  在美国、英国及法国进行连串外交活动后,孙中山于十一月二十四日在法国马赛启程东归。他当时乘搭的轮船名为“马瓦号”(S.S. Malwa,见图五),属英国铁行轮船公司旗下的船隻;由于马瓦号的目的地是澳洲悉尼,不会直达中国,所以孙先生于十二月十日在锡兰(今斯里兰卡)的科伦坡转船,乘坐同一船公司的“地云夏号”(S.S. Devanha,见图六)前往上海。由于孙先生在英国进行外交活动时,获外交部酌情允许在远东殖民地登岸,所以孙先生乘“地云夏号”途经槟榔屿、新加坡和香港时,曾在上述地方作短暂活动,条件是他不可以进行公开演说。

  十二月二十一日,“地云夏号”途经香港,孙中山曾于上环三角码头登岸,稍后在干诺道上环段的兰室会所与广州政商界代表会面,下午四时多重返原船,并于同日与广东都督胡汉民,以及宫崎寅藏和山田纯三郎等日籍友人北上(见图七),直至十二月二十五日抵达上海,重返阔别十六年的祖国神州大地,并把辛亥革命推向高潮。

  兑现“天下为公”诺言

  孙中山回国让革命阵营出现了众望所归的领袖。十二月二十九日,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在南京推选临时大总统,候选人有孙中山、黄兴和黎元洪三人(见图八),孙先生在十七票中获十六票当选。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孙中山由上海乘火车前往南京(见图九),当晚就任临时大总统,并在当天改正朔、用阳历。然而当时宣统皇帝溥仪仍在位,东山再起的北洋军阀袁世凯手握重兵;在南北双方确保实行共和政体的大前提下,用心良苦的孙先生为免生灵涂炭,同意举荐逼宫的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藉此和平结束中国二千多年的帝制时期。孙中山一诺千金,在二月十二日清帝发表退位诏书的翌日辞退临时大总统,举荐袁世凯替代。孙先生的辞让,兑现了“天下为公”的诺言,反映了孙先生以革命和国家为重、牺牲小我以成全大我的精神。

  为了钳制野心勃勃的袁世凯,孙中山在辞让的同时提出了附带条件,要求临时政府继续设在南京,而新总统须在南京就职并遵守《临时约法》。孙中山甚至同意把总统制改为他原初反对的责任内阁制,透过《临时约法》来防止袁世凯专权。然而袁世凯以“北京兵变”为藉口,于一九一二年三月十日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并逐步违背了原初的承诺。

  碍于袁世凯当时尚未露出真面目,孙中山仍採取观望态度,否则孙先生会不惜一战以唤醒国民。这从往后的历史发展可资证明,二次革命、护国之役及护法运动等皆说明以寡敌众的孙中山如何择善固执。

  辛亥革命虽然成功推翻旧秩序,却未能彻底清除时人的旧思想。辛亥革命只进行了政治层面的革新,思想文化的解放仍有待稍后的新文化运动继承和发展。所以,辛亥革命可以理解为二十世纪一系列变革的开端,见证国人为民族自强而奋斗,为振兴中华而在復兴路上昂首阔步。

  注:为免时差上的混淆,本文所标示的日期均以孙中山当时的所在地作准。

  本文为“孙中山一百五十周年诞辰纪念系列”之三,图片由香港历史博物馆提供

大公报11月13日A16版截图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