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金马影后马思纯:一念一思纯 七月又安生

  在金马奖上喜获“最佳女主角”奖的马思纯笑容灿烂。受访者供图

  大公网11月30日讯(记者刘榕欣)刚刚落下了帷幕的第五十三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内地电影包揽了最佳导演奖(冯小刚)、最佳剧情片(张大磊)、最佳男主角(范伟)等多项大奖,而其中,最为令人瞩目的当属最佳女主角一奖的结果─内地演员马思纯与周冬雨凭藉电影《七月与安生》双双捧起金马奖杯,成为了金马史上的首例双影后。

  一夕之间,八五后女演员马思纯成为了风头正劲的焦点人物。大公网记者于第一时间联系到新晋影后马思纯,与正在赶往拍戏片场的她进行了一场专访,一窥其成名背后的心路历程、一探其光环之下的从影感悟。

  “这是给我们电影最好的结局,因为七月和安生本来就是一个人。”对于领奖封后,马思纯喜出望外:“一开始,其实挺失落的,因为我们入围了好多奖,结果一个都没拿到,没想到最大的惊喜在后面。”如其所言,双影后的结局是谁也没有事先料到的,当颁奖嘉宾冯小刚读出周冬雨的名字时,思纯与她相拥以贺,而当冯导拿过话筒说:“还有一个,马思纯”的时候,思纯喜极而泣,整个剧组亦随之激动不已,欢欣之情溢于言表。

  马思纯(左)与周冬雨得奖后开心拥吻。受访者供图

  决心做艺人 折腾也幸福

  领奖时,情感细腻的马思纯几度洒泪,她手握奖杯泛着泪光地向对手兼好友的周冬雨致谢:“有一个好的对手才能有一个好的我……如果没有你的话可能我不会站在这儿”,随即又破涕为笑道:“当然,没有我的话可能你也不会站在这儿。”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简单的几句话之间,金马双后之间的深厚情谊已然可见。

  正如电影同名小说的作者安妮宝贝于《七月与安生》一书中写到的那般:“世间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另一个自己。”七月与安生如是,思纯与冬雨亦如是。

  访问中,思纯告诉记者:“(颁奖礼)那天晚上,除了爸爸以外全家人都睡了,没有人关心结果,也从来没想到过我会得奖。”但她获奖后最想感谢的人还是父母:“我很感激我的父母把我生得这样情感丰富,我不是专业的科班出身却也对镜头敏感,对表演有慾望。我想,这也与父母对我的性格塑造和培养有关吧。”这样一个乖巧懂事又沉稳细腻的马思纯,在很多方面都与电影里安静沉稳的林七月有着或深或浅的相似之处。然而,当这个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原本可以过平静生活的女孩儿决定走上遍布舆论、沉浮不定的演艺道路之时,她又何尝不像那个敢拼敢闯的李安生呢?

  马思纯说:“以前只觉得自己会像普通人一样读书、毕业、工作、生活,就算小时候演过戏,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长大后父母还是希望我能走更安稳的人生道路。”即便如此,她还是抱着对表演艺术的热爱,坚定地选择了这条道路。

  马思纯(左)与其小姨蒋雯丽。网络图片

  小姨领进门 封后靠个人

  安妮宝贝在笔下这样评价安生:“女孩子可以走的路很多,人生折腾点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马思纯的人生,也许从她选择以表演为事业时开始变得或辛苦或折腾,但未必不幸福。

  谈及马思纯的家人,她的小姨蒋雯丽(著名实力派演员)和小姨夫顾长卫(著名导演)可谓其从影道路上不能不提的人物,但星级家属给她带来不可忽视的光环之余,随之而来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一九八八年三月十四日出生于安徽省蚌埠市的马思纯,在七岁那年就出演了她人生的第一部电影《三个人的冬天》,十三岁时又出演了她的第一部电视剧《大宅门》。思纯说:“《三个人的冬天》需要一个小演员来演小姨(蒋雯丽)的女儿,可她当时还没有孩子,世界上跟她长得最像的小孩肯定就是我了。演《大宅门》是因为他们要找一个少年版的蒋雯丽,她那会儿还是没有孩子,还是我长得最像,所以就演了。”

  于是,自马思纯踏入演艺圈的第一天,她就被贴上了“蒋雯丽外甥女”的标签。但这个开朗的北方女孩只是笑笑着说:“没关系”便开始了自己的努力演艺路。二〇〇八年,马思纯主演了爱情剧《恋人》并由此正式出道,步入演艺圈。二〇一二年,她凭藉电影《岁月无声》获得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最佳新人奖,获得业界肯定。

  但真正让马思纯赢得观众认可的,当属二〇一四年在台湾男演员苏有朋首次执导的青春片《左耳》中,由她饰演的“黎吧啦”一角。为了更加贴合角色,彼时有些微胖的马思纯在二十天内极速减重二十磅有余。电影公映后,马思纯被网友评为片中最会演戏的演员,并凭藉该角色获得第五十二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马思纯饰演的林七月一角受金马评审团认可。受访者供图

  今年,马思纯在冒险片《盗墓笔记》中突破自己,饰演冷酷打女“阿宁”,而该片亦创新票房突破十亿元人民币的佳绩。如今,凭藉剧情片《七月与安生》获封金马影后的马思纯,早已用实力证明自己并不是依靠在“小姨光环”下的“关系户”,影后之称实至名归。

  “给你一个七月,换你一个安生。”马思纯给了电影一个充满爆发力的七月,电影亦还之以满是出彩经历的安生。

  在访问中,马思纯说:“小姨活出了女人最幸福的样子:有成功的事业也有美满的家庭,她是我从影道路上的‘指路人’也是我的榜样。”即便如今已然获封影后,她认为自己所做一切唯心而已:“这个奖对于我来说是个肯定也是鼓励,但并不会改变什么,我还是会继续拍戏,继续做我想做的事。”谈及未来的戏路规划时,开朗如她坦言,拍不了恐怖片,但其他的角色都愿意尝试,只为演戏是她的兴趣所在。

  马思纯个人图文随笔集《如果有一件小事是重要的》。网络图片

  演戏为兴趣 出书留念想

  在名利浮躁的演艺圈中,功成名就之余还能保有一颗文人之心,实属难得之事,而马思纯便算得上这难得之一。

  自幼在家庭的书卷氛围下浸染长大的马思纯文笔不俗,二〇〇七年,作家饶雪漫邀其为自己的小说《甜酸》担当书模,马思纯因此与饶雪漫结缘。在饶雪漫的鼓励下,去年,马思纯出版了她的首本图文随笔集《如果有一件小事是重要的》。访问中被问及出书的缘由时,思纯答道:“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想把平时写的东西积累起来,给自己老了以后留个念想。”

  一念一思纯,云淡且风轻,想来艺术原也是她骨子里与生俱来之物吧。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