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冷评:正义不应总是姗姗来迟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重审案件后,昨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文|大公报评论员 郑曼玲

  21岁时蒙冤丧命,21年后才平反昭雪。正义到来了,但聂树斌早已化为累累白骨。

  这一刻,我们不免想起中国法治史上,那一个个寂寞的名字:佘祥林、呼格吉勒图、赵作海……他们或与聂树斌一样被冤杀,或幸免于难但承受多年牢狱之灾。颠覆与沉浮之间,渗透多少个体命运的血泪和辛酸,证明每一宗冤案,对一个生命、一个家庭,甚至对整个社会,会带来怎样难以挽回的伤害。所以,我们实在没办法用掌声来欢迎所谓“迟来的正义”。

  之所以不值得原谅,是因为造成真相蒙蔽、正义缺席的,不是技术性不可控原因,而往往是制度纰漏或人为因素作祟。“有罪推定”的理念在中国司法界根深蒂固,几乎每一起冤案都能看到非法取证、刑讯逼供痕迹。另外,冤案形成与司法机关追求不正确政绩观不无关系,“限期破案”等违反司法规律的考核指标,致司法机关在审判过程中一味追求效率。

  更令人愤懑的是,很多冤假错案背后可看到权力干预阴影。以聂树斌案为例,当疑似真凶王书金自动浮出水面时,公众以为真相即将呼之欲出。在此之后十年,聂案的平反覆查却依旧经历重重波折。知情人士透露,“河北政法王”张越曾亲自坐镇三天,指挥“真凶”王书金翻供,开庭前进行“模拟审判”;有一些具体办案的执法人员也成为隐匿真相的“帮凶”和“打手”,为聂案重见天日制造阻力。

  这些人或是为了让自身官运继续亨通,或是为了维护当地执法机关的面子和尊严,殊不知,正是这背后种种肮脏的勾当,让真相蒙蔽,让法律蒙尘,让正义走了整整21年才走到聂树斌的家人面前。

  冤案的形成并非偶然,但冤案昭雪却似乎多少有点侥幸。假如没有聂树斌家人多年来不屈不挠地申冤上诉,假如没有法律界人士的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假如没有一些媒体人长期奔走呼号,假如没有王书金的出现并坚称自己是凶手拒绝翻供,更重要的,假如没有一些领导的“倒台”和一些领导的重视,聂树斌的冤情恐将永远陪着他长埋黄土。

  当下错案责任追究机制仍欠完善。不少冤案昭雪之后,对于那些知法犯法、颠倒黑白、草菅人命的办案人员,只是轻描淡写“罚酒三杯”,或索性不闻不问留下糊涂帐。这种“护犊子”行为不仅有失公平正义,更为新冤假错案形成埋下祸根。

  这是我们无法轻松面对聂树斌案“迟到正义”的基点所在。倘若没有在冤案平反之后亡羊补牢革除司法制度的沉疴宿疾,倘若没有及时启动追责机制,让企图“杀死”正义的那些“疑凶们”绳之以法,那么,聂树斌案就依然是难以复制的个案胜利。生命耗不起,公理等不起,世道人心伤不起。正义,不应总是姗姗来迟。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