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年轮——清末民国《大公报》的新年社评

  文|马浩亮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而今每逢新年,无论是传统纸媒报章,还是各类互联网新媒体,大多会在元旦之时发表社评、献词、寄语,展望未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与希望,同时予公众以新年祝愿。

  实际上,这种做法并非新事物,百年之前的中国报纸,就已有此传统。在中国近代新闻史上,众多新闻机构的元旦社评,若论历史影响,无出《大公报》其右者。

  比如80年前,1937年1月1日,《大公报》发表《祝岁之辞》:“中国建国之基础已定,全民族将立于一条线上,不容阵线之分立。察最近数月尤其最近数旬之发展,证明中国已具备现代国家之基础,即大多数国民能自动的表示其爱国之热诚……‘九一八’以来,惊涛骇浪,猛袭而来,直至五年后之今日,始得断然表现其新国家面目于世界舆论之前,时虽过晚,而要为中国一大进步也。”

  图:1937年1月1日《大公报》的《祝岁之辞》

  这年的新年之前,西安事变刚刚得以和平解决,国共两党决定结束内战,团结合作,一致对外,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国人结束兄弟阋墙,改而同仇敌忾,共御外辱,《大公报》像许多国民一样,对此感到由衷欣慰,通篇社评充满了这种情绪。

  从1902年创刊至今,在115年的历史长河中,《大公报》始终以“文章报国,笔录历史”为己任,元旦社评多是评议时局,臧否政治,或前瞻未来局势发展,或建言政经急务,或呼吁国人警醒振作。

  1909年1月22日,农历正月初一,《大公报》发表《宣统纪元之祝词》:“斗柄南移,星环北拱,龙旗映日,凤律调阳,此非我飞龙宣统之新纪元哉?然而,当是时也,欧风美雨咄咄逼人,逐鹿争雄,怦怦欲动。登廿世纪之舞台,胜负咸争于一日;承三百年之宝祚,存亡将决于终朝。其幸而胜也,则可建中兴之业,直比汉之建武、唐之开元而尤隆;其不幸而败也,则不免亡国之惨求,如宋之靖康、明之崇祯而不得。”

  这一年,是清朝末帝溥仪登基改元的宣统元年。《大公报》创始人英敛之是满清旗人,这片社评用骈体辞赋的格式,既表达了期望,但也直陈国家面临的危局。

  对于元旦社评这种方式,《大公报》曾进行过阐释。1932年1月1日,张季鸾主持笔政的天津《大公报》发表社评《迎民国二十一年》。开篇即言:“本报例于岁首致种种希望与政府社会者有年矣。连年事实所诏,希望程度殆因年而减,希望结果亦殆与日俱微,今且有每况愈下之势。”

  社评提出,在内外忧患、时局动荡关头,国人应当从自我做起自立自强,“希望自己”。并特别从记者角度阐述了新闻界的任务与使命:

  就记者言,吾人应日日检察自己智识是否进步?

  职务是否确尽?

  服务社会,是否忠实?

  言论保国,是否奋勇?

  审度国家民族之利害,是否正确?

  发扬社会舆论之方法,是否适宜?

  吾侪自己业报,即应希望自己尽其应尽之职责,求其应得之进步,对现在将来自加鞭策,对过去错误,绝不宽假。当此寇深之际,正值岁首之日,吾人抱满腔之诚意,勉欲致祝辞于读者诸君之前者,实唯此‘希望自己’四字。”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十四年抗战也由此始。故而1932年元旦社评特别呼吁国人各尽其责,共同奋斗,为国分忧。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中国进入全民族抗战阶段,平津沦陷,淞沪沦陷,接着就是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大公报馆也从天津播迁至上海。

  图:1938年1月1日《大公报》的《岁首之辞》

  当1938年新年钟声在硝烟炮火与血色中敲响时,《大公报》人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岁首献词》:“我们救亡图存,是为整个的国家民族,是为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并不是为某个人的权利。国家存大家共存,国家亡大家共亡,我们即或因智识能力的不够,不能替国家捍卫外患,已是惭愧万分,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子孙,假使我们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还替敌人作间谍,当汉奸,充傀儡,这真是罪该万死。”

  社评呼吁:“我们只有一条‘发奋为雄’的生路,贪图苟安或利禄的事,都是死路,所以我们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一寸山河一寸血”,在全民族的浴血奋战后,到了1945年,战争胜负的天平已经越来越明朗。这一年重庆《大公报》元旦社评的题目直抒胸臆《今年应为新生之年!》,标题特意用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短短8个字里,言简意赅,既对战争局势前景做出了清晰研判,也振奋了国人士气,表达了胜利在望的喜悦。

  图:1945年1月1日《大公报》新年社评

  社评在开头写道:“天寒战酣,任重道远,今天又到了中华民国三十四年的元旦。这是抗战第九年度献岁之始!频年战火,国运如缕,全国军民同胞既已奋斗到抗战的第九个年头,回首往绩,血泪斑斑,瞻望前道,坎坷犹多,我们实在应该有所警惕,更应该有所奋勉。”

  而在分析了国内外形势之后,文章末尾写道:“只要大家立志气,好好的努力,自强不息,创造新生,不但抗战能胜,新中国也将由此而生!同胞们努力吧!今年应该是我们的新生年!”整篇社评酣畅淋漓,意气磅礴,催人奋进。

  图:1946年1月1日《大公报》社评《元旦献辞》

  1946年社评《元旦献辞》则着眼于抗战胜利之后百废待兴之际,号召国人勿耽勿怠,寻求国家的建设复兴:

  “今天是中华民国三十五年的元旦,也就是中国胜利后的第一个元旦。全中国人,值此特饶历史意义的珍贵良辰,一定都特别欣慰,也特别感慨。……政府与政党,要相信人民,而人民更要相信自己。必人民人人发觉了自己的存在,而痛感自己对国家的责任,而不客气的负起自己的责任,我们的政治才能民主化。先贤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今天完全适用。我们认为中华民国三十五年是人民之年的开始,今天就是人民之年开始的元旦。”

  总而论之,《大公报》的元旦社评,以其高深立意、敏锐眼光、战略远见,堪称真正做到了“与国家同呼吸,与民族共命运”,亦在新闻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文章来源:大公国际传媒学院公众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