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南海局势严峻 海军角色吃重

  文|大公网评论员马浩亮

  北海舰队司令员袁誉柏中将今次南下执掌南部战区,释放了多重含义。其一,打破“大陆军”将领掌管各大战区的惯例,开启非陆军将领担任战区司令的先河;其二,充分凸显出扞卫南海战略安全和海洋权益,日益成为南部战区的重中之重。

  南部战区扼守中国南大门,东西绵延上千公里,主要因应两大战略方向的安全任务。一是在正南方向维护南海主权和安全;二是应对东南亚方向特别是中缅边境时常发生的紧张局势。这都是中国周边安全的利益富集区。尤其是南海,周边毗邻国家众多,又是重要的战略通道。美国推行“重返亚洲”的一大重点,就是把南海局势搅浑,因而前些年出现了中国与菲律宾关系严重紧张的局面。

  正有鉴于南部战区的特殊使命,在去年组建之初,中央就调时任海军后勤部部长魏钢,担任南部战区首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魏钢因而成为第一位海军出身的战区参谋长。而以往的七大军区参谋长全部由陆军将领担任。

  今次袁誉柏的上任,令南部战区的“海军蓝”成色更足。

  按照军改部署,未来将重点发展海军、空军、火箭军等作战力量,压减陆军。作为守备南海的战区,南部战区此番由海军将领担任主帅,发展方向无疑更为明晰。

  十八大之后,军委高层对于海军建设高度看重。习近平2012年担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之后第一次离京外出考察,就曾视察南海舰队。2013年和2015年他又分别视察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其间曾登上辽宁舰航母视察。中国的海军装备建设也进入提速器,尤以南海舰队势头最劲,众多新型舰艇入列。在第二艘亦即首艘国产航母建成后,南海舰队有望迎来航母基地。

  今次的海军高级将领调动中,南部战区也成为最大“赢家”。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成为海军司令员,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魏钢调任东海舰队司令员,历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南部战区副参谋长的张文旦调任北海舰队司令员。

  这意味着,南部战区将领包揽了海军总部以及三大舰队之中的两支舰队的“一把手”。亦从一个侧面显示出高层对南部战区尤其是海军近些年成绩的肯定。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