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闻鸡起舞时

  文|戴永夏

  猴年将逝,鸡年又到,鸡便成为人们感兴趣的话题。尤其那些天真的孩子们,对鸡年更是充满好奇。这不,我那上小学二年级的小孙女,一打开新年年历,便指着上面的大公鸡问我:“爷爷,为什么明年是鸡年?”我想了想,随口应道:“因为在禽鸟中,鸡的品德好,贡献大,深孚众望,古人便把十二生肖中的‘酉’给了它。明年是农历酉年,轮到鸡来‘当家做主’了,所以明年就是鸡年。”

  我这样说,并非信口杜撰。因为不管史书记载,还是民间传说,都对鸡给予很高评价。就拿反映动物崇拜的十二生肖来说,万千动物中,只有十二种动物被选中,而鸡又是其中唯一的禽类,确乎出类拔萃。不仅如此,人们还把它跟道德挂着,称它为“德禽”,说它有“五德”,这更提升了它的声誉和价值。

  那么,鸡有哪五德呢?汉代韩婴在《韩诗外传》中写道:“(鸡)头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书中说的“文、武、勇、仁、信”这五德,前两德源于鸡的形象和身体构造,后三德则取自鸡的习性。具体而言,文德原指礼乐教化,多用在文质彬彬的君子身上。鸡头上有肉冠,彷佛是人戴冠冕;鸡身披美丽的羽毛,如穿锦衣,显得文雅端庄,气质不凡,故有文德;武德即武道、武力。雄鸡双腿后有一个突出如脚趾的部分,称“距”,为战斗的有力武器;而且身体矫捷健壮,孔武有力,故有武德;勇德即勇敢与勇猛的品德。雄鸡好斗,进攻性强,故有勇德;仁德即仁爱精神。鸡见到食物不独自占有,而是呼引同类,一同啄食,故有仁德;信德即守信用,诚实无欺。雄鸡守夜不失时,及时报晓,风雨无阻,故有信德。

  正因为鸡具有这么多美德,所以在古人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也为人类作出很大贡献;同时,古人对它也寄予厚望,并赋予它重要使命。在古人看来,鸡是吉祥之鸟,象征吉祥如意,能给人带来福祉。这是因为,鸡跟凤凰有着不解之缘。古书《山海经》上说,凤凰“其状如鸡”;《列子新论》称“楚之凤凰,乃是山鸡”;而《太平御览》则说“黄帝之时,以凤为鸡”。

  由此可见,鸡跟凤凰不但形貌相似,同根同族,有时还是凤凰的化身。既然凤凰是鸟中之王,被誉为吉祥之鸟,鸡当然也不例外。有了如此身份,它也便有了赐福于人的资本。因此在我国许多地方,春节都贴画有鸡的年画,以求大吉大利。清代周亮工在《书影》中说:“正月初一,贴画鸡。今都门剪以插首,中州画以悬堂。尤好画大鸡于石,元旦张之。盖北地类呼吉为鸡,俗云室上大吉也。”在陕西神木,还流行《大吉有余》的传统年画,画一对驮着摇钱树的大公鸡,预示着鸡能给带来滚滚财源。还有些地方,流传以鸡为饰物的习俗。如在陕西、鲁西南和鲁北一带,年轻的母亲常用彩色的碎布缝制成“春公鸡”等小玩具,佩戴在孩子身上,象征吉祥如意。

  鸡的另一重要使命,就是驱妖辟邪,守卫家园。大约魏晋之时,鸡开始成为守门辟邪的神物。晋代《拾遗记》上说,鸡能辟邪,“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魑魅丑类,自然伏退”;记当时风俗︰“今人每岁元旦,或刻木铸金,或图画为鸡,置于门窗上”。晋代郭璞在《玄中记》中写得更为具体:“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鸡。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鸡则鸣,群鸡皆随之鸣。下有二神,左名隆,右名突,并执苇索,伺不样之鬼,得而煞之。今人正朝作两桃人立门旁,以雄鸡毛置索中,盖遗像也。”在这里,“天鸡”代替了原来的老虎,成了新的驱鬼的“门神”。

  鸡何以能辟邪?民间认为鸡能逐阴导阳,唤来太阳,带来光明。那些只能在夜间活动的鬼怪一见到光明,便逃之夭夭了。

  鸡还有啄食蝎子、虫蛇,不畏剧毒的本领,由此又演化出用鸡镇宅的习俗。如在陕西一带,每年榖雨前后,家家都贴鸡王镇宅图。这镇宅图的画法很不一般:榖雨这天,人们一早起来收集露水,再用露水研成墨汁,在纸上画一红冠公鸡,嘴叼一毒蝎,毒蝎身上涂上红色,表示被杀得斑斑血迹。在墙上贴此图,据说可以驱鬼镇恶辟邪毒,保佑一家平安。

  鸡对人类的贡献,还表现在公鸡的打鸣报晓上。公鸡有信德,打鸣报晓及时准确,尽职尽责,从不延误,从不失信。这对没有钟表报时的古人来说,非常重要。它不但使人们能够较好地掌握时间,按时劳作、休息,还起到了振奋人心、鼓舞斗志的作用。这方面例子不胜枚举。如《诗经》里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一语,就比喻在漫漫黑夜中,君子以鸡鸣励志,不改变自己的气节,为争取美好的明天而奋斗。此语广为流传,已成为天下仁人志士恪尽职守、鞠躬尽瘁的精神写照。而鸡的这种精神,也被历代文人墨客咏赞。如唐代诗人李频诗云:“不为风雨变,鸡德一何贞”;另一位唐代诗人徐寅诗云:“守信催朝日,能鸣送晓阴”,都是对鸡鸣的高度赞美。

  鸡鸣的鼓舞作用,还被写进成语,“闻鸡起舞”就是很好的范例。据《晋书·祖逖传》记载:晋代范阳人祖逖年轻时就有大志。他和好友刘琨同为司州主簿,住在一个寝室,经常在一起谈论时局,慷慨激昂,立志报国。每当夜半听到鸡鸣时,祖逖就踢醒刘琨说:“这鸡啼声多么振奋人心!咱们赶快起来舞剑吧!”于是赶忙披衣起床,拔剑起舞,刻苦练功。这一故事后世广为流传,成为人们发奋图强的楷模。后世许多大家、名人,也将这一成语写进诗词里,自励和励人。如爱国词人辛弃疾在《菩萨蛮》中写道:“功名君自许,少日闻鸡舞”。老革命家董必武的“未因爱石心随转,每值闻鸡梦辄醒”;鲁迅的“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都深化了“闻鸡起舞”的内涵,将其提高到忧国忧民的更高思想境界。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