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历史】欣逢鸡年畅谈鸡

  宜兴窰《天鸡壶》正在中文大学文物馆“百鸟迎春:鸡年贺岁展”中展出至三月五日。中大文物馆供图

  文|尘纾

  际此丁酉年甫临,鸡年初至,谨祝各位读者鸡年百福盈门,万事兴旺!更祝诸位在日常生活中文武兼备,处事待人时彰仁显勇,恪守信诺。

  其实,上述的文、武、仁、勇、信,原来就是鸡的“五德”,即五种德行,而鸡有五德的说法,早在汉朝已予确立。根据韩婴《韩诗外传》“卷二”所载:“君独不见,夫鸡乎,首带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得食相告,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

  鸡具备文武仁勇信五德

  上述文字,是韩婴载述春秋时代鲁国臣子田饶向鲁哀公说的一段话。大意是说:“你没看见吗,但凡是鸡,由于头上有鸡冠,这就是文德,脚有尖爪,是武德;无惧敌人而勇敢搏斗,是勇德;得到食物而通知同类一起分食,是仁德;准时报晓,是信德。”不过,这番话的本意,并不是专诚颂扬鸡有五德;其实是田饶藉着鸡有五德,去讽刺鲁哀公的,因为这段话之后,还有下文。田饶继续说:“鸡有此五德,君犹日瀹而食之者,何也?”意思是:鸡既然有五德,你为什么每天都烹煮鸡来吃呢?田饶就是以鸡有五德的一段话,嘲讽鲁哀公有贤臣而不用。

  岭南画派画家高剑父作品《牡丹鸡石图轴》正在中文大学文物馆“百鸟迎春:鸡年贺岁展”中展出至三月五日。中大文物馆供图

  田饶讽刺鲁哀公有贤臣而不懂器用的故事,后人可能早已忘掉,但当中所借用的鸡有五德,却流传千古,我们提到这种本来是人类畜养而供人食用的家禽,总爱以“德禽”称之,并期以人类多向这种德禽学习。连鸡也有五德,人类岂可自短于德禽?

  过去两三千年,华夏文化里有关鸡的描述,当然很多。不过,碍于篇幅,不能在此一一缕述,只可酌选几则有趣的记载,稍予提述,以博一粲。首先,鸡究竟有哪些别名?

  须知我国文化深厚,但凡物事,除了正名,总有别名。举例说,月亮就有好几十个别称。鸡虽然比不上月亮有这么多的别名,但常见的,起码有十多个,例如关于守夜报晓职能的有:烛夜、时夜、司晨、司晨鸟、知时畜;至于鸡鸣报时的有:长鸣都尉、翰音;关于肖属五行的,则有:酉禽、酉日将军(十二生肖里,申猴酉鸡,是以地支里的酉与十二生肖里的鸡相搭)、金鸡、金禽;以鸡的外形长相取名的,则有勃公子、会稽公(借喻)。

  香港设计师李冠然鸡年装饰作品“艺雕”正在山顶广场展出至本月24日。大公网记者王丰铃摄

  除了这一大堆饶有趣味的别称,古代典籍有很多关于鸡的载述。例如:《诗经》国风里的“齐风”(即齐国民间诗歌的记载)有云:“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乍看之下,这四句的四言诗,不大好懂。不过,如果解释之后,想必大家莞尔不已。根据传统的解释,这首诗是指女方对男方说:“鸡已经在鸣叫了,而天也快亮了,上早朝的官员早已挤满了朝堂,你还赖床贪睡?可是,男方却狡辩说,噢!那不是鸡的叫鸣声,而只是苍蝇在叫而已。”这个故事是讽刺为君者怠于朝政,耽于逸乐,对方良言规劝,他还要砌词抵赖,简直有失为君者的德行风范!

  这边厢,齐国人民讽刺为君者疏懒朝政,闻鸡啼而不肯起身上朝;那边厢郑国人民却闻得鸡啼后便起身劳动。且看《诗经》“郑风”:“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这四句诗大概是说:女方(想必是妻子)说鸡啼了;士(想必是丈夫)则说,天虽未亮,但也快亮了(昧旦)。丈夫起身看看夜色,只见天上的小星星已经不见了,只剩下那些大星星仍在发亮(有烂);于是就准备出外打猎,射杀凫雁(弋凫与雁)。这首诗就是反映老百姓天还未亮,就准备出外劳动,与“齐风”里君王赖床的情况,堪成对比。

  广彩手绘及印花斗鸡盘半愚居藏品。粤东磁厂供图

  前文提到,鸡有五德,而“足傅距者”(鸡脚有爪)是五德中的武德。可是,历代人民却因为鸡脚有爪而将它们训练成战斗以至赌博的工具。斗鸡这种残忍的赌博行为,历代皆有。且看《左传》(即《左氏春秋》)的记载:“季、郈之鸡斗,季氏介其鸡;郈氏为之金距。”话说季与郈两人斗鸡,各出奇谋;季“介其鸡”的“介”字,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其一,是在鸡身披甲,作为保护;其二是以芥粉之类而带有伤害性的粉末涂于鸡的羽毛上,敌人来攻时,自己拍起翅膀,把羽毛上的粉末飞散过去,从而伤害敌方的眼睛。不过,这种做法不一定有百分百保障,盖因飞散的粉末,不一定只伤敌眼,恐怕有时一不小心会伤及己眼。至于郈氏,“为之金距”,就是在鸡爪上戴上金属爪套,便于攻击,并且加强杀伤力。没想到,鸡因有尖爪而视之为武德,却被人类加强武装而成为残忍的赌博工具!

  广彩手绘及印花斗鸡带盖茶盅。粤东磁厂供图

  不过,历代“斗鸡事件簿”中最惹笑但亦最发人深省的斗鸡故事,莫过于《庄子》及《列子》所记载者,话说周宣王吩咐纪渻子驯养斗鸡,可是养了几十天,每当周宣王问及驯鸡进度,所养的鸡,是否可以拿出去比赛,纪渻子不是说鸡流于气躁,就是说未及沉稳,结果过了四十天,纪渻子对周宣王说:“鸡驯好了!”怎知所驯的鸡,对于敌方的叫阵挑衅,无动于衷,全无反应,而这就是成语“呆若木鸡”的语源了。

  不过,关于鸡的成语,当然不止“呆若木鸡”,其他如“闻鸡起舞”、“牝鸡司晨”,都各有掌故。根据二十四史中《晋书》卷五十九“祖逖列传”记载:“逖情豁荡,不修仪检,年十四五犹未知书……后乃博览书记,该涉古今,往来京师,见者谓逖有赞世之才……与司空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逖、琨并有英气,每语世事,或中宵起坐……”这段引自《晋书》的文字,就是“闻鸡起舞”的来源。祖逖不以野处的鸡鸣为恶声,反而视之为早起锻链身体的时钟。

  祖逖闻鸡起舞锻链身体

  就是因为祖逖勤于自我装备,后来屡积战功,而且爱护百姓。《晋书》后来有这样一段的记载“逖……躬自俭约,勤督农桑,克己务施,不畜资产,子弟耕耘,负担樵薪,又收葬枯骨,为之祭醊,百姓感悦。尝置酒大会,耆老中坐流涕曰:‘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乃歌曰:‘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其得人心如此。”

  祖逖的成就,固然归因于自我装备充足、服务之心坚定,但总不能否定,他懂得利用鸡鸣作为早起锻链的闹钟!不过,我们此刻活在现代都市,想听鸡鸣也听不到了。

  徐悲鸿画笔下的雄鸡。图片来源网络

  鸡鸣除了可以协助古人起床锻链,还可以借喻伦常乖悖。从《尚书》以至历代典籍,都有“牝鸡司晨”的典故。“牝鸡”是指雌鸡。本来鸡鸣报晓是公鸡的职分,如果用雌鸡报晓,那就是颠倒乾坤,女代男职,甚或延伸至僭越自专之意。

  除了成语典故,历代文人留下大量有关鸡的诗歌。只可惜碍于篇幅,只能酌选几首,聊增文趣,第一位要提述的,是杜甫十分推崇的南北朝作家庾信。他写了不少咏鸡的诗。当中如“愦愦天公晓,精神殊乏少。一郡催曙鸡,数处惊眠鸟。其觉乃于于,其忧惟悄悄,张仪称行薄,管仲称器小。天下有情人,居然性灵夭。”(《拟咏怀诗》)这是一首明放着借鸡骂人的诗,人类本来是有灵性的,怎么比鸡还不如?

  明成化鸡缸杯在二〇一四年四月八日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二亿八千万港元成交。苏富比供图

  明朝唐寅(伯虎)所写的咏鸡诗,数目倒也不少。当中例如:“武距文冠五色翎,一声啼散满天星。铜壶玉漏金门下,多少王侯勒马听。”(《题金鸡报晓图》)这是一首从鸡有文武两德延伸开来的咏鸡诗,连王侯相将,文武百官上朝前,还得听它的;甚至天上繁星,也都要听它的。文人倒也为鸡啼添增文采。

  如果以上两首咏鸡诗过于严肃,甚或失于矜夸,以下两首就肯定贴近自然,具有浓浓的田园风味了。其一是唐朝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住在农村的好朋友,薄具鸡黍,与诗人共享田园风光,真一乐也。其二是宋朝陆游的《游山西村》:“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陆游认为乡村民生简朴,而且最能保存古风。只要遇上丰年而不是敛年,农产丰盛,就可以杀鸡宰猪去款待客人。

  不过,不论是孟浩然,抑或是陆游,都没有说明,乡村农民怎样烹鸡款客?诗人既然没有说明,笔者也无从猜度。不过,倒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烹鸡之法。

  鸡既属家禽,百代以来,我国各大菜系的烹鸡之法,各地人民的煮鸡款式,根本数之不尽。不过,如果要具备田园风味,客家人的铜盘蒸鸡,倒也不赖。你要是上了年纪,度过烧柴烧炭的日子,一定用过瓦煲铜盘作为煮食器皿。铜盘蒸鸡是把走地鸡斩碎,放在铜盘上,佐以金针云耳、小香菇、姜丝、红枣以及陈皮丝,再调以生抽、胡椒粉、糖、盐蒸之。

  蒸熟之后,盘里的鸡肉固然鲜嫩可口,鸡味十足,连盘上的鸡油鸡汁,都可以用来淘饭,啖之香滑,饭量顿增,如果佐以客家人自己制酿的糯米酒,则属更佳!这道蒸鸡推而广之,连广东人也十分爱吃。

  不过,如果你稍嫌铜盘蒸鸡味浓,而崇尚清淡,笔者郑重推介广东式的白切鸡。很多人误以为白切鸡是蒸的。岂不知,如果把鸡放在窝里隔水蒸,鸡蒸熟了就变得皮开肉粗,了无啖口。

  笔者母亲所浸的白切鸡。作者供图

  煮白切鸡先放沸水中烫

  家母入厨资历超过甲子,今年以八十六岁高龄仍可单人双手,烹制八菜一汤。据她提示:白切鸡要是啖之脆嫩,必须以水浸之,并非蒸之。先把一锅水煮沸;乘着水沸,以手拿着鸡颈,然后将鸡身放于沸水之中;水因鸡生而转凉,待水再快将煮沸,把鸡从水中抽起;待水煮沸,再将鸡身浸于水中。如是反覆四次左右,然后把鸡放在水中,把锅盖上。及至锅里出烟,水又沸滚,就熄火静待四十五分钟。如果要求鸡肉特别爽脆,静待四十分钟便可,之后把鸡拿出,以冷水冲洗,当鸡身转凉,才开始斩鸡。保证皮脆肉嫩。

  匆匆一短文,摭谈了有关鸡的文化,当中既有文学、典故、成语等精神文明,亦有烹鸡之法的物质文明,笔者无非藉此祝贺各位读者,鸡年精神畅旺,物质富足!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