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南海舰队新春训练剑指谁家?

  10日下午,由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导弹驱逐舰长沙舰、海口舰和综合补给舰骆马湖舰组成的远海训练编队驶离三亚某军港。图为海口舰

  文|大公网评论员马浩亮

  新春伊始,海军南海舰队即展开远海训练。3艘新型主战舰艇组成编队,涉及部队包括南海舰队的水面舰艇部队、海军陆战队、海军航空兵、西沙南沙守备部队以及东海、北海舰队部分兵力。演练内容包括实战条件下联合防空、保交护航、反恐反海盗、海上防卫作战、海上对抗等。演区域则包括南海、东印度洋、西太平洋等海域。从武器装备、部队安排、科目设置、海域范围等各方面综合分析,都可看出此次训练的含金量。

  军改之后,中国军队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论战区,则南部战区的战略重点向战区海军即南海舰队倾斜;论军种,则海军的发展优先方向亦向南海舰队侧重。因此,该舰队成为战区与军种、领导管理链与作战指挥链的交汇重点。

  解放军海军第八任司令员沈金龙。资料图

  从新年之初军队系列人事调整中亦可窥见端倪。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直升海军司令员,北海舰队司令员袁誉柏南下担任南部战区司令员。

  而三大舰队新任司令全部与南海舰队有密切渊源:南海舰队司令员王海曾担任南海舰队驱逐舰支队长、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东海舰队司令员魏钢此前担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北海舰队司令员张文旦曾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这种人事安排,为南海舰队做强做大以及三大舰队协同联训,提供重要保障。

  今次新春演练就调用了三大舰队兵力以及南海舰队内部各兵种,参训兵种全,带动兵力广,并且特别强化远海机动作战、海上维权斗争等针对性训练。这一“针对性”耐人寻味。一来,为适应中国海外利益的不断扩展的趋势,海军机动范围不断扩展,除了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的常态化护航,更在吉布提建设了第一批海外后勤保障设施,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去年底首次公开赴吉布提视察。南海舰队在三大战略方向都承担重任,南下南海、西向印度洋、东向太平洋,攻守兼具,远海机动作战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来,特朗普上台后,其多位重臣在南海问题上大放厥词。国防部长马蒂斯访日时批评中国在南海推进军事基地化,表明会继续实施航行自由行动。国务卿蒂勒森放言,要阻止中国建设人造岛礁。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则说,要扞卫美国在南海的利益。虽然事后立场又有所摇摆,但其“炮舰外交”思维可见一斑。

  中国推进岛礁建设为维护海权增添了战略基点,也为南海防卫带来了新使命和新挑战。今次南海舰队训练,不仅带动西沙南沙守备部队,更有海军陆战队随舰参训,课目又包括海上防卫作战,这有助于构筑南海防卫新体系。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