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少将著书谈军改:“脱胎换骨”去长期痼疾

  18日,《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见面会在北京举行,徐焰少将(左)、乔良少将共话军改。大公报记者凯雷摄

  大公网3月19日讯(刘凝哲、凯雷 北京报道)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徐焰少将新著《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18日在北京面世。徐焰表示,观古今战史,军改是强军兴邦的时代要求,中国增强军力的目的,是创造和平建设环境,军事准备的目标是遏制大战,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高技术局部战争,从而确保国家的和平发展,军队改革正是要服务这一大局。“这次军改不仅是简单的‘瘦身’,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结构改革,解决‘头重、脚轻、尾巴长’的痼疾”。

  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联合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徐焰少将推出《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解放军报》今年起推出“军事改革古今谈”专栏,由徐焰少将撰文每周一期以史鉴今谈军改,已引起海内外瞩目。今次推出的这本集历史古今大成谈军改的新著,深度剖析从古埃及文明开始5000多年来中外那些对世界格局,战争模式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军事改革。研究过往军改,并结合其时代背景下军事、科技、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变化,全面分析改革者在所处历史环境下改革的进步与不足。

  强军变革决定民族存亡

  在18日举行的见面会上,徐焰指出,纵观人类发展史,战争始终与之相伴。穷兵黩武固然会使国家遭受灾难,强盛国家却需要强大的军队。胜者主败者奴,强军变革决定民族生死存亡。

  徐焰说,自2015年起,中央军委领导开展了全面的军事改革,这也是中国军队在信息化进程中胜利前行的重要保障。有英勇奋斗传统和创新精神的中国军人,必将抓住信息化的历史机遇,从而豪迈地自立于世界之林。

  对新一轮军改,徐焰在书中评价道,自2012年起,领导人带头树立新风,开展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强调继承发扬古田会议精神,党风建设和军队建设出现了新面貌。从2015年以来,中国军队又开始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军改,主要表现为领导体系改革,实现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这是符合世界军事变革潮流的应有之举。

  

国防大学徐焰将军、乔良将军与出席军改新书发布会的嘉宾们合影。(管紫璇摄)

  军改需要解决观念问题

  徐焰在书中写道,中国此次军改,不仅仅是简单的“瘦身”,还是一次“脱胎换骨”的结构改革。全面启动不仅牵涉到众多利益,而且需要解决观念问题。新一轮改革要解决“头重、脚轻、尾巴长”的长期痼疾,即领导机构过大、基层人员不充实、服务保障机构太多的弊病。取消了设立几十年的大军区,新设立五个战区司令部,而且新的领导体制突出扁平化、精干化、高效化、一体化,以优化组合。

  “在新一轮军改中,全军组合形成了五大军种,除原有的海军、空军外,新建了陆军司令部并与之平行,改变了过去不单独设陆军而实际存在的‘大陆军’观念”,徐焰指出,二炮变身为战略火箭军,并新建了适应信息作战的战略支援部队,这一前所未有的改革,彻底改变了中国军队的传统结构。如今的中国面向世界,2015年国防白皮书又首次提出“海外利益攸关区”,说明国家权益和国防范围在不断扩展。

  乔良:没有军改就不会有胜利

  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在出席徐焰将军新著的见面会上指出,中国正在进行新一轮军改是全方位改革,真正的军改是触及军队的神经、灵魂,甚至整个骨骼,全面的变化才是真正的军改。胜仗是果,军改是因,正如徐焰将军新书所著,几乎历史上所有的战争胜利,没有和军改没有关系的,但纵览各大国新时期几乎所有新型战争的胜利,皆是此前军改的结果。

  乔良说,要了解世界各国军改镜鉴,中国军队的未来,当读徐焰将军的《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什么要军改?很多人认为是为了打仗,但实际上是因为国家有需求才会有军改。”乔良说,中国实际上一直处在一种最简单的军改,真正的军改是触及军队的神经、灵魂,甚至整个骨骼,全面的变化才是真正的军改。

  是什么导致军改?乔良认为,首先是科技一直在发展,武器装备在更新,武器装备一更新,军队的战法要随之变化,就会发生军改。但深层次的原因,是科技会推动国家变化,国家的经济形态表态。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需要军队有能力跨出国门作战,到境外作战。没有这个能力怎么办?就得军改。

  乔良说,从中国古代的胡服骑射,到拿破仑战争等事例可以看出,几乎所有新型战争的胜利,都一定是在此前的军改的结果,没有军改就不会有胜利。

  徐焰少将简介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军衔,军事史专家,军事学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

  “全军优秀教师”称号和“全军杰出科技人才奖”获得者。出版的作品有《金门之战1949-1959》《解放军为什么能赢》等二十多部。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