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抢房”亲历记:24小时内的冰火两重天

  雄安新区所有的楼盘已被贴上封条停售。记者刘凝哲摄

  【摘要】2017年4月1日,中央宣布成立雄安新区,主要包括河北雄县、容城、安新3县等地,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一消息在京津冀乃至全国“爆炸”开来,牵动人们敏感的神经和“嗅觉”。本网记者有幸亲历雄安新区宣布成立到宣布暂停全部楼市交易的短短几十小时,这堪称一场冰火两重天的别样“历险”。

  大公网4月2日讯(记者 刘凝哲) “我让你昨晚来,你不来!现在雄县的房子一分钟一个价!”2日清晨6点半,我飞驰在北京前往雄安新区的大广高速上,接到中介小金发来的微信语音,这时距离中央宣布雄安新区的时间仅有不足15小时。我反复想起小金在朋友圈里发过一段话:你还在看不起雄县么?现在的雄县你爱理不理,以后的雄县你高攀不起!雄县,这个距离我生活三十多年北京只有一百多公里却几乎闻所未闻的县城,一夜之间翻了身。

  雄县县城不大,远远称不上繁华。在主干道雄州路两侧,最多的商铺竟然是卖农机的,这里显然还是一个偏重农业的社会。雄县没有进驻大型开发商,楼盘的样式古老破旧。雄县极少有70年大产权的正规商品房,售楼处早已人去楼空,和传闻中的一样被贴上封条。我观察到封条的日期,是2017年2月26日,也就是与雄安新区成立密切相关的座谈会举行后第三天。

  中介小金是我窥探到雄县楼市的一个窗口。1日傍晚,当中央刚刚宣布雄安新区成立时,他在电话中兴奋地说,“对,我们还在卖,现在是4200元一平,可能明天就不一样了”。凌晨,小金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北京人抢房”的视频。2日清晨,他责怪我为什么昨晚没有来。“北京来的把我们售楼处都全部抢光了!一套不剩!警察也来了,怕买房把这里挤爆,我们一直营业到夜里2点,你再也不买到了!”小金代理的楼盘,是雄县距离白洋淀附近的一处“新民居”产权项目。新民居产权与小产权也就是所谓的“村产”不同,但也区别于可以正常上市交易的商品房。

  “谁还看什么产权,你知道雄县的房子意味着什么!”小金的语气,跟我接触的所有雄县中介一样。 时间到了早上8点多,小金在微信中的语气变了,“所有楼盘一律封盘停售,你真的买不到了”。这时我刚刚从拥堵的大广高速挤下来,只能漫无目的的在雄县县城大街小巷“扫街”,这里据说有着比较繁荣的殡葬业。在一处外观看起来比较像样的小区,刚走近就发现小区墙外就是一座公墓。

  雄县的白洋淀区域是另一幅场景,是这一片区规划高端的别墅楼盘。一改县城中“乡土”风格,洋气的联排和独栋,还有物业执勤站岗。售楼人员就站在门口,“抱歉不能看房,会打扰业主。我们这里的均价是4万以上,而且现在也买不到了,可能有二期,但什么时候出售不清楚。”面对动辄数千万的白洋淀别墅,人群渐渐散去。“这开盘的时候5000块,我没买,后悔啊!”只听到周围人群传出这样一句话。

  雄县周围随处可以京牌车辆“扎堆”。走近一看,原来车主都围拢在几个中介周围。中介们耐心介绍,现在雄县买不到了,留下电话,能卖的时候会通知,拿钱过来。几位京牌车主面面相觑,又相视一笑:大家都是提着猪头找庙门的,但庙好像没开门。拿着首付甚至全款来的北京客议论,雄县、容城、安新全看过来了,全部如此办理,所有的楼市交易全部关停。这时有人收到中介的微信大声读起来:霸州还有房!距离雄安新区最近的白沟还有房!

  人们决定去一趟白沟镇,毕竟曾有网络传言说,白沟镇曾有可能被划为雄安新区的一部分。这里是北方最大的外贸出口集散地,包括小商品、皮货、服装贸易等等,北京人熟知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就被从京城西二环纾解到这里。作为一座商贸之城,白沟并没有摆脱杂乱无章的状态。我走进一家中介,看起来像老板的中年男子笑着说,“全白沟,只有一套房”。“昨天6500一平还能商量,现在全款一万多一平,没人卖,都是北京提着全款来的,没人卖!我现在还有一套房,280万190平,业主正坐着飞机上从三亚赶回来,业主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下了飞机还卖不卖,卖什么价,那都不好说!”

  走出白沟镇,一则广告牌吸引我“白沟--迪拜,物流直通”,可见白沟的触角早已走出中国,通往“一带一路”国家。广告牌不远处,有一间驴肉火烧店,老板正在街边现杀驴,案板上摆着一个刚被剃下肉的驴的头骨。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在繁华与野蛮,在前景与纷乱之间......

  踏上归途的高速路,我在路口看到了不断有京牌车辆被工作人员驱赶----这一传闻被朋友圈证实,雄县等公务人员已在节假日上岗,专门告诫京牌车辆,不要再来买房了,但是你要说是扫墓,还是可以进到这几个县来的。我悻悻然在朋友圈回下几个字:进去了,你也买不到。

  一路上,我继续被中介们“刷屏”:白沟一夜涨了一万,现在均价18000元,不卖!白沟全面封盘!霸州楼盘15000元,业主急需钱,今天就签约!......后来我屏蔽掉所有中介的朋友圈。当我踏进熟悉的北京二环路,中介小金又发来微信问到:高碑店的房,你要么?

  这可能是我经历过最奇幻的清明节假期。

责任编辑:史亚会 史亚会

精彩评论发表评论

提交成功,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