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国再拓“凿空”之路

  文|马浩亮

  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在《史记》中形容张骞通西域是“凿空”,意即凿孔、打通的意思,“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从此丝绸之路成为东西方世界之间的通途。而作为近些年来中国为世界提供的最重要的公共产品和合作设想,“一带一路”的关键字也是“通”字。今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就聚焦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习近平在论坛上的演讲,不啻是一次21世纪的“凿空”宣言。

  张骞当年所需要着力“凿空”的是关山大漠险阻、游牧民族袭扰、文化信息隔阂。如今,“一带一路”面临着诸多新困难、新挑战。习近平在讲话中就总结了地区热点持续动盪,恐怖主义蔓延肆虐,发展失衡、数字鸿沟、分配差距,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等问题,古丝绸之路沿线地区如今很多地方成了冲突动盪和危机挑战的代名词。加之逆全球化思潮带来的壁垒藩篱,世界面临着日益迫切的“凿空”需求。“一带一路”的提出和实践,是中国勇于承担这一重大使命的体现。

  习近平在演讲中,阐明了“一带一路”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具体描述了新世纪“凿空”之路的五大特徵,即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并辅之以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成立“一带一路”财经发展研究中心等许多具体支撑举措,为“一带一路”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贡献了方案。

  “一带一路”以其恢弘的视野,超过了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土耳其“中间走廊”、波兰“琥珀之路”等发展战略,而又有机地将他们对接和联通在一起。中巴、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等经济走廊,雅万高铁、亚吉铁路、匈塞铁路等交通干线,瓜达尔港、科伦坡港、比雷埃夫斯港等港口,共同构建其一个“凿空”的网络框架,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依託。

  当然,现在的“凿空”,无论是地理空间、合作领域、交流广度,都远远超过了歷史上的丝绸之路。今次论坛,一百多个国家政要代表与会,当中既有俄罗斯、意大利、西班牙这样居于世界前列的大型经济体,也有希腊、巴基斯坦、斯里兰卡这样的“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国家,更有智利、阿根廷这样的并非传统“一带一路”沿岸范畴的国家。这充分体现了“一带一路”的开放包容,契合了全球化思路。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