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萨德”死结若不解 中韩关系恐难和

  国家主席习近平昨日会见了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特使李海瓒。

  文|张敬伟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韩国新政府的关键动作有三:一是文在寅总统和中美日俄领导人通话;二是向中美日俄四国派出特使;三是派员参加中国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合作论坛。其中涉华的就包括两个,凸显文在寅政府对恢复中韩关系的迫切性。而且,韩国派出的特使是“知华派”前总理李海瓒。应该说,这是韩国特使中分量最重的一位。

  中国乐见韩国新政府希望恢复两国关系的努力,也对文在寅政府时代的中韩关系充满期待。但是,中韩关系的困扰众所周知,那就是“萨德”入韩——美韩已经完成了“萨德”系统的局部部署。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萨德”问题不解决,中韩关系的结构性矛盾犹存——所谓“萨德”死结不解,中韩关系难和。

  文在寅总统和朴槿惠前总统以及黄教安看守政府的立场不同,后两者坚持“萨德”入韩,前者在选前就认为“萨德”入韩程式不合法,没有经过国会的充分酝酿。但必须指出的是,文在寅总统也不是坚决的“反萨派”。他在早前总统选举选情告急时,也曾经认可“萨德”入韩立场。

  “萨德”受制于现实因素

  “萨德”入韩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文在寅政府再以程式不合法的名义,让国会重申“萨德”入韩,可能面临诸多不确定性。更重要的是,“萨德”入韩还受于现实因素的制约。

  一是美韩关系,“萨德”入韩的推动者是美国,文在寅当选后也是首先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文在寅即使在选前强调对美国“说不”,但在当选之后也会继续强化美韩同盟关系。从文特二人通话的情况看,美国也将成为文在寅首访的国家。只要美国坚持将“萨德”系统部署到底,文在寅总统也扛不住。当然,美韩之间对“萨德”系统十亿美元费用的承担产生了龃龉,文在寅政府可以此作为搁置“萨德”系统的理由。

  二是朝鲜核导的催化。重重压力之下,朝鲜虽然没有进行第六次核子试验,但是又成功发生了一枚中程导弹。按照相关专家分析,朝鲜导弹可能已经掌握了搭载核弹头并威胁到美国本土的技术。朝鲜的挑衅,对希望调整朝韩关系的文在寅是个打击,对韩国民众也带来了新恐惧,韩国保守派政党、舆论也会呼吁继续部署“萨德”。

  对于文在寅政府中止“萨德”系统部署,中国显然不能过于乐观。对于韩国特使来华,也不能在“萨德”问题上松口。否则,中国对韩国前期的外交压力就会失去作用。对中国而言,坚持韩国撤离“萨德”系统是原则立场,不能让步。当然,对于韩方对华释放的善意,中方也应对其鼓励。

  新政府须拿出足够诚意

  国之外交,无论是大国博弈还是邻国外交,利益为本是第一位的。中韩两国的利益诉求,存在一定的差异。中国认为“萨德”系统改变了东北亚的地缘军事,损害了中国的利益;韩国认为,“萨德”系统有助于化解来自于朝鲜核导的威胁。其实,中韩两国利益存在着相应的交集。一方面,中美日韩等区域国家存在半岛无核化共识;另一方面,中美两国强化了对朝核导的协调配合。因而,朝鲜核导对韩国的威胁在弱化,“萨德”入韩的逻辑并不充分。

  此外,韩国并没有公开“萨德”入韩的相关技术参数,或者说没有让提出质疑的中国作为第三方去了解“萨德”的详情,以便确认“萨德”不会对中国安全带来威胁。“萨德”监控范围是七百公里还是两千公里,对中国而言是个大大的问号。只要“萨德”的相关技术参数和实战数据讳莫如深,中国就会坚决反对“萨德”入韩。

  经过“萨德”入韩,中韩两国的信任赤字在增加。在此点上,韩国新政府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让中国相信韩国是靠得住的朋友和邻居,而不是首鼠两端的投机取巧者。毕竟,朴槿惠总统时期,前后期不同的对华立场让中国对韩国政府产生了不信任。重建两国的信任关系,不在中国而在于韩国。而且,在经贸利益的关联上,韩国更依赖中国。所以,韩国政府要修好中韩关系,既不是文在寅总统的口头善意所能搞定,也不是一个“知华派”的李海瓒所能完成。韩国洞悉中韩关系的痛点所在,那就是中止“萨德”系统的继续部署。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