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大时代面前 文艺不能缺席

  李路导演在北京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香港文汇报记者刘凝哲摄

  香港文汇报5月22日讯(记者秦占国 刘凝哲)中国反腐巨制《人民的名义》以创纪录的“破8”收视率完美收官。有人说,该剧是一部反映中国反腐全貌的划时代佳作,是一次影响中国电视创作风貌的“文艺事件”,更是一次中国电视的重要转折——引领着创作向现实主义的正确方向大步迈进。身兼导演、制片人、出品人的李路,日前在北京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坦陈《人民的名义》酝酿拍摄两年以来的创作艰辛,以及由这部剧引发的文化创作思考。作为影视界“工匠精神”的代表人物,李路说,“社会认同和艺术价值,是我一直以来遵循的底线,只有真正地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到极致,才能出好东西”。

  从“小官巨贪”到“打虎”打到副国级,《人民的名义》将近年来中国的反腐生态表现得淋漓尽致。从整治“庸官懒政”到强调权力监督,该剧痛揭官场陋习、吏治难点。如此严肃的现实主义主旋律影片,不仅获官方力挺,更取得“破8”的创纪录收视率,从严肃媒体到网络朋友圈都给予一致好评,堪称近年来中国影视剧创作中的一大现象级奇观。导演李路在圈中素有“金手指”之称,随着《人民的名义》在海内外热播,他也成为近期最受关注的华人导演。

  不为金钱放弃原则

  “坚持社会认同和艺术价值的原则,不好的东西不管能赚多少钱都不拍”,这是李路长期以来坚持的底线。他8年来只拍摄4部电视剧,自称是低产“业余导演”,却几乎能做到部部出彩,从2009年范伟主演的《老大的幸福》,再到2011年王珞丹、李光洁主演的电视剧版《山楂树之恋》......直到热爆荧幕的反腐巨制《人民的名义》,几乎每一部都是现实主义作品,带有鲜明的李路“烙印”。

  题材敏感曾遭撤资

  《人民的名义》毫无疑问是李路职业生涯中最难的一部作品。身兼制片人、出品人和导演身份于一身,既负责生产经营又负责艺术创作。反腐剧历来敏感,且《人民的名义》尺度极大,贪腐剑指副国级。李路找来40多位不计片酬、不计较戏份的中国最优秀实力演员,却遭遇投资商撤资。在总投资1亿元(人民币,下同)、资金缺口2,000万元的情况下,李路甚至做好抵押房产的准备,最后幸得五家民营影视公司合作,才令这部经典剧集顺利开拍。在《人民的名义》开播当日,李路在微博上写下:“两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今晚我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李路对这部剧的执着付出和坚持可见一斑。

  反映时代成为经典

  虽然李路等主创人员从开始就力求将《人民的名义》打造成一部文化现象级电视剧,但剧集火爆到万人空巷的地步也出乎他的意料。“这部剧的出世可谓恰逢其时,既是中央对于反腐意志的一种文艺反映,也契合当今观众对文化产品需求的心理。”李路说,大时代面前,文艺不能缺席,反腐剧沉寂多年,一旦回归就必须做成经典。文艺创作只有反映时代精神和人民关切,才有恒久生命力。这部剧正是因为表达出人们的所思所想,才能引发民众的强烈共鸣。

  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十八大以来,中国反腐力度之大、范围之广令世界瞩目。“打虎拍蝇”、海外猎狐等一系列铁腕反腐的案例,给李路等主创人员以艺术灵感。“艺术作品源于生活但是要高于生活,反腐剧不是为了展示腐败,而是为了反映腐败给社会和人民带来的伤害,给大家以警示和启发。”李路说,避重就轻、模棱两可拍不出好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正是用艺术手法探索腐败成因,为预防腐败提供镜鉴,以积极姿态对反腐斗争进行了艺术表现与思考。《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能够顺利面世,并引起强烈反响与思考,正是人民的选择和认可。

  结缘与圆满皆在香港

  《人民的名义》获第22届华鼎奖评委会年度特别大奖,导演李路率主创人员领奖。受访者供图

  《人民的名义》中,香港的戏份不少。赵瑞龙、高小琴等剧中涉案人物,一闻风吹草动便躲去香港。高育良常年与前妻在内地表演“形式婚姻”,却把小娇妻和幼子藏在香港,甚至在高小琴帮助下设立数亿信托基金。《人》剧甫一播出,香港藏纳“犯事儿”人员的着名酒店“望北楼”,剧中打着香港记者名头的政治掮客,都着实在两地“火”了一把。如此“深扒”贪官、不法分子游走在香港与内地的法律边缘,内容之真实、尺度之大、拍摄手法之辛辣,令两地观众咋舌。人们不禁好奇,导演李路怎能如此深谙香港故事。

  港人追看喜出望外

  事实上,除经常工作的南京、北京,香港是李路最喜爱的中国城市。对于李路来说,《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的缘起和圆满,皆在香港发生。2015年,正在香港休假的李路,得知该剧编剧、内地着名作家周梅森正在写这个剧本,当夜就赶回南京。当时的剧本只有三集,看到这三集剧本后,李路当下就“态度坚决”的拿下。“当时也想到这个剧本有风险,但拍摄难度还是出乎预料”,李路说,从剧本的审批、政策把握到风险规避,如果错走一步就会不行,这部戏能够出现在荧幕上实属不易。

  直到《人民的名义》播出最后一集,李路才敢离开北京。他又来到这部戏缘起的地方--香港,按着李路的话说,“去香港休息几天”。本意希望离开北京安静一下,不曾想来到香港之后,也有大批《人民的名义》的粉丝。“香港的商界、政界、公务员、警察,都在看,没想到。”李路说。

  谈及在《人民的名义》中香港的戏份,尤其是现实主义、尺度极大的情节,李路坦言,这是剧本中本身有的内容,其中很多都是经媒体披露后对事实的艺术再创作。

  “贪官酒店”成景点

  剧集播出后,藏纳贪官污吏、不法分子的“望北楼”酒店几乎成为一大景点,但剧中拍摄并没有在香港取景。至于那位在“望北楼”呼风唤雨的《镜鉴周刊》时政记者刘生,实际由一位内地演员扮演。拍摄后,熟悉港人、港情的李路感觉,“这麽标准的普通话不对劲”,于是又专门找人进行“港味”普通话配音,令这位打着香港记者旗号的政治掮客跃然于荧幕之上。

  新作以澳门为背景

  至于为何如此钟情于香港,李路嘿嘿一笑,说“我是个“吃货”,最喜欢香港的美食”。祖籍江苏、成长在吉林的李路最喜欢港式靓汤,也喜欢香港自由、守序的城市氛围。一部《人民的名义》令李路作为导演从业内“红”到民间,投资、片约纷至沓来。目前,李路正在筹划执导一部以澳门回归20周年为背景的爱情电影,开始进入采风阶段。浓浓的港澳情结,令李路格外关注香港与内地影视界交流,他期待出台更多政策,促进两地影视界合作。

  报人后代铸匠人精神

  李路与张丰毅(左,饰沙瑞金)、吴刚(右,饰李达康)“沙李配”合影。受访者供图

  《人民的名义》一剧展现出李路对现实主义影视作品各个环节的非凡掌控能力。他坦言,对现实主义作品的热爱,一部分源自于他的父母-一对报界伉俪。李路的父母都是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在上世纪60年代一起分配到吉林长春。他的母亲先到吉林日报社,在多个部门从事一线采访工作,当过记者部主任,一干就是20多年。父亲先是在长春日报社任职,后来调任吉林日报副总编辑,直到1987年,两位报界前辈才从长春回到南京。

  父母影响实践社责

  李路说,二老非常支持他的创作,经常谈起新闻和创作的事情,而父母写下的几麻袋新闻稿,也曾给他灵感与启发。“对历史负责,对社会负责,追求真理和进步”是曾经感染几代人的中国老报人精神。这些家学渊源,影响着李路的艺术创作,特别是对现实主义题材的追求。“无论哪一行要做好,都要无止境地学习,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李路说,文艺人要有自己的社会修养、社会认知,才能创造社会价值,再高一点,是尽到社会责任。导演工作说到底是对社会、人、事的观察、解读和展现。

  耐心静心安心专心

  “我接到过很多选题,各种题材各种类型都有,其中更不乏赚大钱发大财的机会,可是我并没有盲从,更没有迷失。”李路说,在充满诱惑的影视行业里,能够坚持自我标准是很难的,只有真正地静下心来,才能做出好东西。在拿下《人民的名义》剧本之初,李路就坚信,这样具有强大现实意义的作品,一定会在现实社会有巨大的生命力、感召力和市场价值。他更是以“工匠精神”对待这部作品,“要工匠,先匠心,要匠心,先要耐心,静心,安心和专心”。正是怀着对人民的敬畏之心、对艺术创作的工匠之心、才能历经两年的精雕细琢,打磨出《人民的名义》这部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作品。

  【人物名片】导而优则制 叫好又叫座

  李路,1966年10月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1989年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导演系,之后从东北到南京,进入江苏电视台文艺部工作,历任南京电影制片厂生产副厂长、江苏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等职。

  1993年,李路执导电视音乐连续剧《孤星》,首次接触影视剧行业,并凭藉该剧获得第十一届江苏优秀电视剧优秀导演奖。1998年,执导并担任短篇电视剧《刘天华》的制片人。2000年,担任儿童剧《小萝卜头》的导演。2005年,担任当代家庭剧《不想回家》的制片人。2006年,担任年代伦理剧《青城之恋》的总制片人。2008年,担任励志剧《好想回家》的制片人。

  2010年,李路担任家庭情感剧《老大的幸福》导演兼总制片人,该剧获得中国广播电视制作协会十佳作品、中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等荣誉。2012年,担任制片人并执导现实题材电视剧《山楂树之恋》。2014年,担任制片人并执导都市情感剧《坐88路车回家》。2017年3月,其执导并担任总制片人的《人民的名义》,取得了收视率突破8%的成绩。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