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军七年辗转东西 中国无人机“翼龙”制敌千里

图:翼龙无人机可携带多款空地导弹及制导炸弹/资料图片

  大公网5月29日讯 解放军空军七年前组建了无人机部队,至今已参加过多次不同类型的演习。列装部队的是国产攻击1型无人机,应该是“翼龙”察打一体无人机自用版,飞行员组成全是飞行时间超过3000小时的精英飞行员,甚至还有不少“金头盔”战斗机机师。成军以来,部队驻地辗转浙江、山东、新疆等。

  据《解放军报》报道,2011年,中国无人机部队组建于东南某基地。装备国产“翼龙”察打一体无人机,空军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全面展开。

  五年四次转隶全面磨合

  一年多后,该无人机部队移防齐鲁大地。2014年3月,无人机部队挺进天山脚下。几个月后,为完善无人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建设,无人机部队进驻偏远大漠戈壁深处─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不到五年时间,四次转隶,可见空军希望把这支部队跟空军各部队全面磨炼。

  军用大型无人机有复杂的操纵系统和火控系统,可执行超远距离的侦察、打击和毁伤评估任务。

  据报道,在刚刚组建一年后,在空军“红剑12”演习中,国产攻击1型无人机圆满完成高空照相、目标侦察和图像传输任务。2014年,该型无人机进行实弹攻击,首发即命中。

  2014年,在“和平使命2014”上合组织军事演习中,“翼龙”首次露面并进行了实弹射击。对一处高地实施侦察,对敌指挥车发射导弹实施斩首行动,秒杀恐怖头目,整个作战过程令参演的俄军大开眼界。当时候俄罗斯还拥有任何攻击无人机型号。至2015年,无人机部队进行了“翼龙”首次编队飞行。

  军用大型无人机具有复杂的操纵系统和火控系统,可以执行超远距离的侦察、打击和毁伤评估任务。美国无人机已在多场局部战争和定点清除行动中,展示出高度的成熟可靠,并在作战理论和样式上取得突破。而中国,无人机技术研究较晚,但新型号装备不断,渐趋成熟。

  二十一世纪最初十年,是军用无人机事业蓬勃发展的十年,各国都竞相研製和发展了几百种用途的无人机,在军事上尤其以美国MQ-1“捕食者”和MQ-9“死神”为代表的攻击型无人机最为耀眼,中国也不甘落后,紧追美国,在几乎同一时间自主研製并装备了彩虹3/4、GJ1/攻击1(“翼龙”无人机的自用型)等察打一体无人机,同时配套了多型无人机专用弹药,随后又推出世界最先进水平的“翼龙2”,“彩虹5”、“利剑”及“云影”等军用无人机,在技术上与美国齐头并进,并具有自己的特色。据悉,目前,中国空军目前拥有数百架攻击型无人机。

  “翼龙2”出口获史上大订单

  “翼龙”无人机是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于2005年5月开始研製,2007年10月完成首飞,2008年10月完成性能/任务载荷飞行试验。装备一台100匹马力发动机,具备全自主平轮式起降和飞行能力。外形酷似“死神”,体积类似“捕食者”。重1.1吨,长9米,翼展14米。“翼龙2”出口合同曾获中国军用无人机行业中史上金额最大订单。

  近十年来,中国军队的无人机应用越来越广泛,不仅总参侦察部门有了长航程侦察无人机,陆军远程炮兵部队装备的中型无人机已经成了标准侦察设备,空军也组建了专门的无人机飞行团。无人机对地作战成为一个新兴的领域,察打一体无人机开始大量进入部队服役。

  翼龙无人机基本参数

  “翼龙2”无人机是在“翼龙1”基础上研製的一款中空、长航时、侦查/打击一体化多用途无人机系统。“翼龙2”也是翼龙系列无人机中的第2个型号。相比于“翼龙1”,“翼龙2”进行了全面的机体扩大及气动布局优化,并换装推力更强的中国国产发动机,实用升限、速度和续航等性能指标都有提高,可适应更复杂的使用环境。“翼龙2”拥六个外挂点,可携带约480千克武器弹药点,此外还具备载荷约200千克的内部弹舱,可携带CCD相机、通信侦察设备、电子战设备等任务载荷。“翼龙2”长11米,翼展20.5米,高4.1米,最大起重量4200千克,外挂点6个,最大外挂重量480千克。

  “金头盔”在大地上飞翔

图:“金头盔”是空军授予精英飞行员的奖励/网络图片

  据中国空军网报道,虽说叫无人机,但它同样需要人去操作,这个操作者也叫飞行员,是不用飞的飞行员。李浩就是目前中国顶尖的无人机飞行员之一。李浩曾是一名能驾驭6型战机、拥有30年飞行经验的尖子飞行员。昔日,他驾驶战斗机,翱翔在万米高空。如今,他运筹斗室、牧鹰千里,飞翔在大地上。

  自2011年加入空军无人机部队以来,李浩从白山黑水到东南沿海,再从齐鲁大地到西北大漠,先后四次转隶、五次更换驻地,地方越走越偏、条件越来越艰苦。

  李浩说,“从有人战斗机飞行转型到无人机飞行,困难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这是一个从理念到实操的全方位转型。

  学习无人机理论,李浩向比自己孩子年龄还小的技术人员请教,刨根问底时常令人哭笑不得;钻研飞行要领,每个菜单用哪根手指去按更精准、更快都要搞清楚,他精益求精的严谨让战友们嘆服。

  匿身“机”后克敌制胜

  在夜间,飞行控制席前的屏幕上一片漆黑,只有绿色的数字和线条跳动。没有了头顶的星光,没有了实际环境中的感知,前不久加盟无人机部队的“金头盔”飞行员陆冬辉,这一刻真切感受到无人机飞行之难。

  “当数据在眼前刷新,要做到态势在脑中呈现。”李浩一边解释,一边指导无人机部队飞行员陆冬辉轻压操纵桿,修正无人机飞行的航向。

  争分夺秒,李浩实现漂亮转身,成为空军首席无人机飞行员,带出了一支优秀的无人机飞行团队。

  在2014年“和平使命”联合军演中,一架无人机穿越电磁迷雾隐蔽飞行,对“蓝军”指挥车实施“一剑封喉”……这是中国空军无人机部队首次亮相国际舞台,出色表现让人刮目相看。

  这些辉煌,身处地面方舱中的李浩和战友们都不曾亲眼目睹。对许多人而言,他们隐匿在“无人机”身后,似乎并不存在。

  可是,回眸空军无人机这支新型作战力量的成长,从无人机首飞到首次实弹射击,再到一次次任务……李浩和战友,都是无人机飞行背后那些“无处不在的人”。

  空军“四大品牌”扬名海

图:战区空军参加“红剑”军演实弹射击/资料图片

  据《人民日报》报道:“红剑”、“蓝盾”、“金头盔”、“金飞镖”等名词,在中国空军的训练场上和各类演习演练中早已扬名海内外。这也是由中国空军倾力打造无限接近实战的“四大品牌”。

  中共十八大以来,空军按照“空天一体、攻防兼备”战略要求,加快推进转型,不断探索实战化训练的新方法。经过“四大品牌”的淬炼,一大批优秀机师脱颖而出,引领空降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不断跃升。“四大品牌”各有独特的魅力和风采。

  “红剑”全程实兵实弹对抗

  事实上,“红剑”是指由空军组织、各战区空军指挥班子带所属和配属部队参加的对抗演习,演习突出“任务、体系、电磁、未知、对抗、检讨”,不编剧本、不组织预演、不向部队提供战时无法提供的情报信息,全程背对背进行对抗。经过十年发展,实现从战术向战役、从单一兵机种向多兵机种、从传统训练向信息化训练的转变,已组织20馀期,轮训所有空军指挥班子和作战部队。

  多型战机联合制空、对地火力抗击、情报预警一网联动、电磁对抗贯穿全程。2016年11月中下旬,空军“红剑16”体系对抗演练在西北大漠展开激战,两个战区空军数十支部队、近百架战机和多个兵种上演全要素红蓝体系对抗。

  “红剑16”採取“讲、研、摆、练”方式更新组训理念,全程设置实战背景,全程实兵实弹对抗,加入近距支援作战、情报来源全自主、多机种编队突防、预警机临机接替指挥等考核科目,针对体系作战能力缺短,深化作战编组集成和全要素作战体系融合,提升信息火力一体运用能力,锤炼战役指挥员复杂战场条件下的作战指挥能力。

  150尖子飞行员戴上“金头盔”

  据介绍,被誉为飞行员最高荣誉的“金头盔”,是授予空军自由空战考核中“空战能手”的桂冠。2011年至今已连续组织六届,比赛展示的,既是空军飞行员的技战术水平,更是空军部队整体战斗力的水准。据介绍,至今已有80多个旅团次、近七百人次参与考核,五十二人次获得这项荣誉。2016年12月2日至8日,空军“金头盔2016”对抗空战竞赛考核在某基地展开,150馀名空军尖子飞行员齐聚大漠,竞逐云天。考核规则经歷从同型机到异型机、从单机对抗到编队对抗、从记分制到击落制等变化,参考飞行员由关注头盔到关注头脑、关注队友到关注对手、关注赛场到关注战场。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