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刚:让“登泰克”品牌 唱响全世界

     大公网6月16日讯(记者 卢冶)为人低调、严谨,闫刚应邀接受访谈的那一天,身穿一件格子衬衫,外套也朴实无华,谈吐间,尽显坚定和意味深长。从他花白的鬓角,甚至可以读懂他的饱经沧桑。

\

吉林省登泰克牙科材料有限公司掌舵人闫刚

  的确,在与吉林省登泰克牙科材料有限公司同呼吸、共命运的15年间,作为公司掌舵人的他,历尽千辛,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带领公司走出困境,踏上正轨。如今年近六旬,事业正迎来第二次春天,这一天,对他来说迟来太久。

  “如果这次能审批下来,我们就要搬家了,2万多平方米,比现在扩容10倍。”在等待审批的每一天,闫刚既激动又感慨。他坦言,公司目前的发展空间受限,很多设备要根据需要来回挪动,而针对目前国内外市场的强盛需求,公司正在申请位于长春高新区的一块场地,他希望能尽快获批建厂,投入生产,“这样将有更多的国人和世界友人享受到物美价廉的高端牙科材料产品。”

  这是闫刚一直秉承的发展理念,也是他创业的初衷。如今梦想正在照进现实,他带领公司全员将中国的牙科材料技术推向了世界的前沿。这一成果,不仅结束了进口牙科材料雄踞中国市场的历史,更为该领域产生世界品牌打响了第一战。正如闫刚所说,单纯的牙科材料也许并不算什么,但它和先进的牙科技术相结合,就会产生巨大进步,他希望从材料开始,护航人们的牙齿健康,更希望将登泰克发展成为中国的品牌、世界的品牌。

  漫漫研发路 成功咫尺前

  闫刚喜欢别人称他老闫,这样听起来舒服,毫无距离感,即便是今天成绩斐然,他依然惯于低调,从不公开渲染,只是习惯一门心思地埋头做事。

  10年坚守一份工作,或许可以大致圈定一个人事业发展的轨迹。闫刚毕业后的10年一直在石油公司拼搏,也算小有成就。但几经体制改革,他逐渐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困惑:固化的模式,缺乏活力的机制,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恰逢家人与朋友在做牙科材料研究,老闫也对此产生了兴趣,认为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行业,在做了深入调研后,他决定加入。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时间回溯到2000年前后,国内牙科材料市场一片空白,完全依靠进口,光敏树脂、流体树脂、补牙粘合剂……这些名词和生产技术,对于老闫来讲,如同天书一般难懂。依靠曾经所学的分析化学的相关知识,老闫努力汲取,为进军这一崭新领域做准备。2002年,家人、朋友、外请专家,6人组成了研发小团队,2005年初产品研发成型。

  “那段日子很苦,因为不知道方向在哪儿。”老闫如今回想起来,仍语重心长,加之资金源源不断投入,危机随时爆发。据他讲,自己多年的积蓄、妻子的积蓄、外借的资金,几千万一下见底了,幸好有一笔额外款项到账才解了燃眉之急。

  那是一段痛苦与希望并存的日子,老闫本以为曙光初现,却不料遭遇送检的尴尬。“那时国内没有从事该类材料生产的企业,缺乏相关标准,加上又是东北的企业,外界认知上有偏颇,产品光检测就花费了1年多。”老闫清楚地记得几个重要的日子,2005年1月4日送检,08年11月29日最终获批。从开始研发算起,整整经历了7个年头。

  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对于老闫来说,关于“先进牙科材料中国造”的革命,进展得既惊险又漫长。虽然突出审验重围,但材料批量生产后,市场的认可度却成为难以跨越的鸿沟。

  当时,国外牙科材料几乎垄断国内市场,价格不断加码让国人苦不堪言,但无奈,受“一分钱一分货”观念的影响,国人对于进口牙科材料仍情有独钟。另外,国家对于国产牙科材料限价的政策(例如,采用国内材料,一颗牙最高不能超过100元;相比之下,采用进口材料可以参照200元以上的收费标准),让许多牙科治疗机构产生“崇洋媚外”的心理,国产材料推广举步维艰。

  而事实上,登泰克所生产的高端牙科材料并非没有市场。老闫分析到,在中国,龋齿率至少占一半以上,大众熟知的烤瓷,氧化锆等材料近几年正随着牙科技术的不断升级淡出市场,而新型材料的崛起正当时。关于什么才是好的牙科材料,老闫说,最贴近人体生理特点的就是最好的。毫无悬念,登泰克的新型牙科材料被证实是最接近真牙功能的牙科材料,并符合相关国际标准,因此,老闫坚信,成功只是时间的问题。

  从2005年公司成立至今,十几年的奋力拼搏,登泰克产品的销售逐渐打开了局面,不仅在国内畅销,产品还远销至国外30余个国家,成为中国真正在牙科材料生产领域跑出的一匹黑马。老闫说,现在经常能看到国际同行将登泰克的产品作为样品带回到自己的国家,而国外的一些市场也出现了中国牙科材料倒流入的现象,他很感慨也很欣慰,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希望,登泰克不仅是中国的品牌,更是世界的品牌!”老闫说。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