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改革遏“监管套利” 防“钻空子”投机

  大公网7月17日讯(记者 张帅)刚结束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对新设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委员会),有内地金融专家认为,针对现行监管体制不足,委员会是要坐实部门之间的监管协调,在加强监管补齐监管短板的目标下各就各位,明确监管责任,防范市场主体“钻空子”投机套利,解决“监管套利”等问题。

  中新社报道指,目前中国金融监管挑战重重,一方面,当前中国部分金融机构通过产品创新,在表内和表外、银行和非银行之间进行资产和负债的腾挪,对传统分业监管方式提出更高要求;另方面,在大资管背景下,金融机构间混业经营已成现实,不同领域间风险容易交叉传染,引起共振。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向大公报表示,中国金融业在“一行三会”的体制监管下,确实取得成效,惟协调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由此导致“监管套利”、“监管真空”等发生,暴露出潜在金融风险。

  坐实部门间监管协调

  所谓“监管套利”是指金融机构在不违背监管资本规定前提下,通过金融交易在不降低金融机构的业务规模和整体风险的同时降低监管资本要求。监管资本往往被视为监管税收,是金融机构的成本和负担,故金融机构具有从事“监管套利”的动机。现代信用组合管理中的贷款销售和资产证券化交易,通常成为金融机构从事“监管套利”的常用工具。

  徐洪才认为,此次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就是要坐实部门之间的监管协调,规避监管部门之间出现监管规则不一致的情况,藉以消除伴随“投机套利”行为而来的金融风险。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所见略同,鄂志寰向大公报表示,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补足金融监管的短板,从机制上解决监管不足、“监管套利”等问题,通过积极採取措施,加强监管协调,来保持金融业的健康发展和金融体系的稳定,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

  鄂志寰补充,在新的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下,中国金融业规模快速扩张,结构日趋复杂,其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重要。金融领域的风险亦在积聚,其系统性影响不容忽视。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体现了加强监管协调的迫切性。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金融业增加值佔GDP比重已由2012年的6.51%升至2016年的8.35%,超过美国、英国等传统发达国家。

  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其中既有“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的要求,也强调要“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鄂志寰表示,对外开放是保持中国经济稳步增长的内在需要,更是进一步推动全球化的必要手段。金融业对外开放对加快金融市场建设、提升金融机构竞争力具重要意义。

  金融创新促人币国际化

  鄂志寰指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也需要进一步提升国内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特别是债券市场的开放是释放人民币加入SD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制度红利的关键所在。建设“一带一路”金融支持体系是决定其成败关键,必须加快金融创新,通过提升金融机构服务能力,以及金融市场配置资金的效率,从根本上解决“一带一路”的资金约束。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向中新社表示,原有监管思维和框架已滞后于中国金融发展。此次会议再度强调加强监管、梳理秩序,是为整体经济长足发展服务,更为后续改革打下强心针。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