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入俄助推中国造 国产手机销量超苹果

  图:3月22日,首条俄罗斯“伊尔库斯克州─哈尔滨─大连”回程精品班列开通/网络图片

  大公网8月12日讯(记者宋伟)自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以“中欧班列”为代表的货运班列通过铁路实现了中欧两大市场的快速联通与互动。一列列满载“中国制造”的火车沿新丝绸之路,运到欧亚大陆国家,给当地民众增添了消费选择。近日,大公报记者从大连出发,经满洲里边境口岸出关,沿中欧班列东部通道横跨俄罗斯后贝加尔、伊尔库茨克、莫斯科等地,实地探访中欧班列为两国商贸和人民生活带来的变化。

  “现在中国的产品价格低,质量又好,很受大家欢迎。”俄罗斯小伙谢尔盖向记者晃了晃手中的华为手机兴奋地说,“像小米、华为、联想在我们这儿知名度很高。中国生产的手机,销量甚至超过了苹果。”在伊尔库茨克,当地向导谢尔盖对中国产品赞不绝口。“大部分俄罗斯人不清楚,很多国际大牌其实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当你指出来后,他们才会恍然大悟。”谢尔盖说。

  事实上,中国商品在俄地位的日益提升,与中欧班列开行密不可分。正是一列列满载“中国制造”的列车,将优质商品送入俄罗斯千家万户,改变了俄罗斯人对中国产品原有的不信任。

  “每晚换装两三趟班列”

  作为中欧班列在俄境内的主要承运方,俄铁集装箱总经理巴斯卡科夫对大公报记者直言,“一带一路”给俄铁带来巨大机遇,最直观的就是后贝加尔站的货运量。

  与满洲里一线之隔的后贝加尔是中欧班列东线出关后的第一站。由于中俄之间铁轨宽度不同,中欧班列出口至俄罗斯均需在这里完成换装(将集装箱从中国列车上吊起移至俄铁列车)。为满足急剧增长的中欧班列需求,俄铁集装箱后贝加尔站特意新购置了三台正面吊以提高作业效率。记者注意到,这其中就有来自中国“三一重工”生产的正面吊。

  俄铁集装箱后贝加尔站总经理叶夫盖尼说,“这个场站与中欧班列开行前相比,不仅专业性更高,换装能力也有大幅提升,现在24小时能换装600个标准箱。特别是今年以来,每晚都要换装两三趟中欧班列。”

  事实上,这座仅有20多个员工的俄罗斯铁路站点,承担了中欧班列换装任务的半壁江山。“我们正在研究和中国合作开展‘无纸化’办公,进一步提升中欧班列通关效率。而这一举措在其他国家是没有的。”叶夫盖尼说。

  现在,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开始关注中欧班列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变化。1993年出生的俄罗斯小伙特别喜欢大家称呼他‘甘立轩’这个中文名。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学习中文后,他又到中国进修了一年,如今已能用汉语流利沟通。也正是因为这一语言特长,刚刚步入职场的甘立轩,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莫斯科负责与中方对接大连至沃尔西诺公共班列的翻译工作。

  中俄文化交流不断深入

  作为班列在俄境内的直接参与者,俄罗斯全球集装箱物流公司总经理叶莲娜的办公室里将京剧脸谱、十二生肖摆件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我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中欧班列开行后,每次到中国出差我都会带一件工艺品回来。”叶莲娜直言,通过中欧班列,最快12天就能将货物从中国运到俄罗斯,效率之高在之前根本不可想像。

  华企发货回国赢时间降成本

  在地广人稀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经营企业,物流运输无疑是摆在经营者面前的最大难题。在俄经营木材生意逾七年,远东森工总经理吴然对此深有感触。作为伊尔库茨克州最大的中国林业企业,远东森工超过八成的板材销往中国。

  “以前我们一直零散地申请发敞车、厢式车运输原木,不仅物流效率极低,现金流也容易出问题。现在通过中欧班列转向集装箱运输成品板材回国,所有问题全都迎刃而解。这种班列发货的模式也让企业生产更有计划性。”吴然表示,远东森工通过与中铁物流、大连港合作,从一年多前的试验性地发车,已发展至现在每月80至120个集装箱的运输量。

  事实上,今年以来,过往中欧班列“重去轻回”的现象正在改善。以远东森工为代表的企业已将“空箱”充分利用起来。“目前出口中国的板材有30%已经采用了中欧班列模式,这个比例到年底至少能超过50%。而成本也降低了大概5%。”吴然说。

  从1992年就开始在俄罗斯做生意的牟万龙,现在专门为中国企业提供俄罗斯境内的物流服务。

  牟万龙表示,之前从俄罗斯发货回国,一般都要35天到40天,但通过中欧班列,运输时间大幅缩减。

  “从伊尔库茨克主产区到边境大概一周,从边境到大连港四至五天,加上国内段运输,走中欧班列理论上可控制在20天之内。”牟万龙说。

  国际通道带旺沃尔西诺物流

  从莫斯科市中心一路向西南逾120公里,沃尔西诺货运村掩映在一片雏菊花田之中。

  “大连、苏州、广州是发往沃尔西诺的中欧班列中最主要的三个起始站。这里也有从大连经海上丝绸之路运至欧洲各国,再经铁路运输到沃尔西诺的货物。”沃尔西诺集装箱场站总监德叶尔莫洛夫对大公报记者说,“由于来自中国的班列数量越来越多,我们正新建第二个‘沃尔西诺’来满足货运量剧增的需求。”

  由大连始发,经由中韩俄国际物流大通道的中欧班列,其在俄终点即是沃尔西诺。由于货运量剧增,沃尔西诺货运村现正新建二期工程。两年后,一座占地45000平米,年作业量35万标准箱的新场站将崛地而起,作业能力将提高至现在三倍以上。

  据俄铁集装箱总经理巴斯卡科夫介绍,目前,包括三星、欧莱雅等国际品牌已在沃尔西诺货运村建厂,而来自中国的福耀玻璃,也正在附近选址。

  俄边境八小时通关大考验

  凌晨四点,中俄交界的边境小城满洲里,朝霞染红大半天空,公路口岸等待通关的汽车早已排起长龙。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选择从满洲里通关到俄罗斯后贝加尔体验一日游。

  “后贝加尔是你去了一次绝对不想去第二次的地方。”领队说起时,记者尚未弄清其中缘由。如今,当排队六个多小时还未通关后,大家终于发现,后贝加尔公路口岸的官员并不会因为边境滞留了近千名游客而加快审核进度,虽然已到旅游旺季,但查验通道却只开一条。他们甚至会把整车人扔在一边自己去休息,只因喝茶时间到了。事实上,这种情况并不是偶然发生,而是日复一日不停上演。

  在历经八个多小时的漫长煎熬后,记者终于成功通关来到后贝加尔境内。然而,常年穿梭于满洲里和后贝加尔的李先生几乎每天都要经历这种折磨。“后贝加尔公路口岸的官员,最常对你说的话就是No,No,No!”他提醒记者,“千万别惹他们不高兴,否则窗帘一拉停止办公,你就等着吧!”

  中欧班列开行至今,进出口的各类货物为中俄两国人民生活带来无数便利。然而,比起通过铁路运输高效便捷的中欧班列,俄方公路口岸严重滞后的服务效率,让游客无休止的等待,无疑成为两国民众交流的最大障碍。

  长城东风车热销莫斯科

  “现在很多俄罗斯人都青睐中国生产的汽车,中国车无论是性能、外观还是性价比都非常高。”在中国长城汽车位于莫斯科的一家4S店,俄罗斯顾客维克多洛维奇对眼前的一辆哈弗H9赞不绝口,“我之前已经给太太买了一辆哈弗H8,这次是来为自己挑一台新车。”

  对于中国“走出去”的外贸企业而言,物流成本无疑是举足轻重的关键环节。长城哈弗俄罗斯总经理寇旭光表示,通过中欧班列运输,物流成本降低了10%。“在中欧班列开行之前,货物运输周期在20天至一个月,现在已经缩减到半个月以内,而且货损下降明显。”

  负责国产汽车在俄物流配送的AMTEK公司总经理米那苏亚直言:“现在包括长城、东风在内的中国汽车企业都在进军俄罗斯,我们每个月业务增长量在20%左右,平均每周发送60到100个集装箱。这不论对中国企业还是俄罗斯企业,都是个好消息。”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