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风暴席卷中国华尔街 礼品回收店遇寒流

图:冷清的金融街购物中心,与过去的热闹,相形见绌

  大公网9月11日讯(记者 孙琳)80后赵女士已在素有“中国华尔街”之称的北京金融街某央企工作四年有馀,反腐风之下,一系列的员工福利都被削减,以前每个季度都有动辄上千元的电话卡、电影卡、购物卡,员工生日时还能收到千元蛋糕券。这也让在金融街附近从事各类卡券回收业务的边先生几乎无生意可做,从业六年后首次考虑另谋出路。高档礼品回收店亦是“门庭冷落、难以为继”,有从业者感嘆:“生意从没这么差过!”

  尽管该央企在金融街的办公大楼依然气派非凡,但赵女士的这份工作已不再是亲友们羡慕的“金饭碗”。她透露,自从中央在2012年底下达有关“八项规定”等通知后,自己所在的公司立刻召开了很长的改革会,之后非常迅速的出台了相关文件,在很多执行细节上做出了规定。

  回收店主考虑另谋出路

  对于一线员工来说,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员工福利的调整。以前公司福利让很多亲友们羡慕不已,每个季度都能收到各种各样数额不菲的卡券,用不完的就出售变现。这正是边先生专攻的生意,“我们生意好的时候,一天的交易额能超过六位数。”但现在他不得不考虑另谋出路。

  在反腐的高压态势下,各类购物卡的转让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边先生感叹:“前几年一些国企事业单位过年前有发购物卡的习俗,但禁令之后,国企事业单位取消发卡,曾经颇受欢迎的购物卡转让,也遭遇梯级下滑,我的生意也很难做了。”

  反腐旋风亦席捲了金融街礼品市场,高档礼品种类减少、价格下降、交易量大跌,礼品回收行业遭遇“寒流”,一些高端礼品回收店纷纷表示“门庭冷落、难以为继”。

  高档礼品价格大幅跳水

  金融街购物中心内的一家烟酒行老闆郑先生告诉记者,受中央有关反腐禁令的影响,从2014年开始,店内的企事业单位订单已全部取消,高端礼品销量严重缩水,许多单位在传统节日改为赠送中低档烟酒甚至乾脆不送。往年的回收“香饽饽”飞天茅台、水晶瓶五粮液几乎“绝迹”,中华烟回收条数也是少之又少,几乎为零。

  郑先生坦言,2014年后,不论是收还是卖,几乎都下降了一半。“之前旺季一天能收近二十瓶名酒,现在一星期收不了两瓶,店内仅靠中低档酒类的零售支撑经营。生意从没这么差过,现在高档酒、高档礼品价格大幅跳水,回收价格也缩水。”他说,很多业内的朋友都已转行。

  如今,一瓶市场价近700元(人民币,下同)的52度精品五粮液,回收价格仅为350至400元,郑先生表示,量大可以上门收购,并承诺“严格保密,不会透露顾客任何私人信息”。当记者问及是否还有上升空间时,他直言:“现在政策紧,不好做,给出批发价的60%算最高了。”数据显示,北京高端礼品回收市场中,往年当道的软中华香烟目前回收价为每条580元,芙蓉王190元,飞天茅台回收价格为每瓶700元。

  事实上,反腐禁令导致高档酒价格明显降低,以53度飞天茅台酒为例,从2005年到2011年,涨了大约10倍。在2012年春节前后,每瓶高达2000馀元,如今价位在1000元左右;52度普通装五粮液,最高点卖到每瓶1600元,如今售价不到800元。

  郑先生表示,十八大开会的时候,他也关心国家大事,关注十八大新闻。“但根本想不到,十八大刚刚结束,中央的政策就影响到自己身上了。”他对此既无奈又高兴,无奈是“自己再也不能坐以待毙了,正考虑另谋发展”,高兴是“这对国家和百姓来说,是好事。”

  央企员工羡慕科网年终奖

  如今过生日,赵女士收到的福利变成了一张贺卡,“就连二三百块钱的小东西,现在发放之前都会问大家要不要,要的话就将物品价格计入工资统一扣税。”由此一来,很多同事都像赵女士一样,领福利品前都要盘算一下这件物品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些并不需要的福利品也就不再申领。他解释道:“按照现行的纳税制度,有的时候加上福利款扣的税比本身物品价格还要多,都是学经济金融出身的,对这种帐都很敏感。”

  此外,作为总公司员工每次出差和培训前,主管都三令五申地强调注意事项,“不能去KTV、高档餐饮,严禁收地方公司的礼品等等,几乎不允许有私人活动。”赵女士对记者表示,现在一些外企和私企的员工福利反而要比央企好,“有时看到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年终奖真的很羡慕。”从去年到现在,赵女士所在的部门就只聚餐过一次,还是所有部门员工AA制。

  反腐改变消费理念 大品牌打折揽客

图:连卡佛打折区人气最旺,但仍无法与过去相比

  金融街购物中心的连卡佛女鞋区,正在进行年中折扣,大牌鞋包配饰三四折就能拿下。在一家证券交易所工作的郑女士告诉记者,以前面对从不打折的大牌只能选择香港代购,如今一年数次打折,价格基本与香港差别不大。

  据记者观察统计,两小时内,大部分二三线品牌店进店顾客不超过20人,而部分一线品牌店则仅有2至3人。店员的热情却有增无减,除了不胜其烦地为客人试穿,还端上各式饮料为客人解暑,试用装、宣传册也毫不吝惜的赠送。

  一位店员告诉记者,自中央加强反腐以来,内地奢侈品消费确实在减少,反腐决心、提倡节俭等在一定程度上对民众的消费理念产生了直接影响。随着金融街购物中心生意转弱,其物业租售和管理佣金收入亦有所下滑。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金融系统中中管干部,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及省管干部被执纪审查、党纪处分共计28人,中国金融反腐已取得重大突破。随着中国反腐斗争的升级,未来会有更多金融“大鳄”浮出水面,而金融街上的商贾亦会或主动或被动接受着这场风暴带来的持续洗礼,成为中国金融反腐最真实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中档餐厅唱主角 高端餐饮“自降身价”

图:金融街购物中心的中档餐饮最受欢迎

  暑期向来是北京的消费旺季,相比摩肩接踵的东方新天地、SKP购物中心,金融街购物中心内显得尤为冷清。这家跻身于众多金融机构的购物中心,曾因2008年北京第一家连卡佛入驻而成为京城高端商场的代表,如今一整个上午都鲜有顾客,工作人员百无聊赖的望着彼此。

  到了中午时分,人才会渐渐多起来,穿着制服和挂着胸牌的金融精英们前来觅食,B1层的中档餐饮此时一座难求。位于4层一角的“伊豆野菜村”是这里最受欢迎的餐馆,独特的味道和每位168元(人民币,下同)的价格吸引了附近食客慕名而来,等位是常有的事。

  “公款吃喝”被明令禁止后,一些动辄人均上千元的高端餐饮迫于经营压力也不得不向“亲民”转型,离金融街购物中心一街之隔的金悦利湾,作为曾经商务宴请的热门之选,主打新派燕窝、鱼翅、鲍鱼及名贵海鲜,人均消费近千元。如今,金悦利湾门口挂起了168元双人商务套餐广告,在附近一家央企上班的李女士说,以前只有宴请客户时才能跟着老闆来“解馋”,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同事们解决午饭的好去处,258的三人商务套餐和328的四人商务套餐性价比都很高。

  面对消费结构的变化,金融街购物中心也增加书店、咖啡厅等休闲场所,调整商舖格局,引进符合大众消费水平的时尚及餐饮品牌,引入外婆家、西贝莜面村、新加坡美食等面向大众经营的时尚餐饮店,以刺激物业租赁收入持续增长。

  “从简风”冲击 五星级酒店顺势而变

图:金融街某五星级酒店会议室

  除了客房和餐饮,会务一直是各大酒店营收的重要部分。随着反腐风劲吹,金融街上各大五星级酒店会议大幅减少,较去年同期降幅达30%。

  记者走进金融街上一家国际连锁五星级酒店大堂,大堂内依旧人来人往,餐厅内生意虽然不算“爆满”,但上座率也有30%至40%。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酒店入住率并未受反腐影响而“大减”,凭藉酒店品牌依旧受到外国游客及商旅人士的青睐,这部分人佔据了九成以上的住客。

  据权威人士表示,内地官员并非是五星级酒店长期消费的稳定客户,“他们不去五星级酒店消费,并不会让外资五星级酒店立即‘惨淡’,外资才是五星级酒店收入的主力军,在内地五星级酒店服务的商旅人士不会因为中国反腐败就不住酒店不消费。”他进一步强调:“内地民众平时饮食习惯并不奢侈,金融街附近的普通餐厅生意依旧十分红火。”

  然而,五星级酒店的各大会议室、宴会厅则形成鲜明对比,往年暑期这里都排满了各大金融行业会议,想要订到会场需要提前数周以上,如今却“几乎没什么来自金融机构的大订单”,空荡荡的会议室敞开着大门,商务中心的工作人员也不知去向。

  酒店方面告诉记者,由于会议业务的减少,酒店将原来能容纳几百人的会议室切割开来,改造成娱乐项目和配套设施,这也让普通消费者有了意外收穫。

  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将曾经仅供住客及会员使用的泳池、健身房对外开放,同招商银行信用卡进行合作,推出1088元12次单人健身套餐,受到周边白领热捧。业内人士分析,随着自己掏腰包的人比例上升,今后,大众化消费场所应该大有市场。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