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策划】河北创建首个农村“分享经济”试验田

  大公网10月11日讯(记者顾大鹏)“土地对于农民来说,是块不可撼动的蛋糕。但是,按人头平分的土地,对于劳动力多的人家可能不够种,造成劳动力资源浪费;对于劳动力少的人家可能种不了,造成土地资源浪费”。河北省内邱县富岗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说:“这个困扰中国农村土地走向现代化经营的难题,在‘分享经济’试验中得到了有效的化解。” 杨双牛所谓的“分享经济”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分享土地,不侵占私权;分配土地成果,不浪费资源。

  1996年,河北遭受百年不遇的洪灾。富岗村200亩耕地和8000亩苹果园,还有6家集体企业的工厂被洪水全部卷走,损失超过1个亿(人币,下同)。这时,出任村支部书记10年的杨双牛,遇到人生第二次信任危机。

河北省内邱县富岗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顾大鹏摄)

  第一次信任危机出现在10年前,29岁的退伍兵杨双牛被上级推荐竞选村支书,村里有15名党员,两次投票都没有过半。因为他的施政纲领触及到农村政策红线——把农民手中刚刚确权的3分土地14亩荒山收归集体,引进日本富士苹果种苗和管理技术,建立河北省第一家苹果小镇。想法虽好,但农民不信他。

  1996年那场洪水,将10年劳动成果,毁于一旦。绝望中,村民仍然担心村委会借重整河山之际,回归集体化老路。

  杨双牛说:“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土地承包,实际上是50年代‘土改’的翻版,两次‘土改’的原则都是平分。比如,同样是4口之家,一户男人多,一户女人多,两户获得了同样的土地。前者土地不够种,出现劳动力过剩;后者则因劳力不足,出现土地资源浪费。平分不一定就是公正,平分的直接后果是,土地资源与劳动力资源得不到有效匹配,这一矛盾在生产工具落后的太行山区表现得尤为突出”。

  “双牛算法”管投入也管分配

  杨双牛看透了平分的弊病,但也绝无重蹈大锅饭覆辙之意。在这样的背景下,基于分享经济理念的“双牛算法”,支持着富岗村“土改”升级。

  杨双牛说:“农民的土地具有‘集体所有’‘个人使用’双重性。农民不能买卖,集体也无权处置。所以,富岗村决定对土地进行集约化经营时,反复对村民讲‘使用不占有’,‘不使用即浪费’,想法释出土地最大潜能”。

  被经济学者称为“双牛算法”的富岗“土改”,可以用21(P+M)表达。P代表一户的人口数量,M代表一户男劳动力数量,21代表每个人每月劳动投入标准量。12×21(P+M)值,就是农户一年投入的标准劳动量。超过标准量部分,按每天工值1.5元(1985年值)发放现金;所欠的劳动量,按同样工值向集体交纳标准劳动基金。

  杨双牛解释说, P其实也代表每一户土地数量,因为农民土地按人头平分,人口数量和土地数量是一致的。实际上,就是每人拿自己的3分地和14亩山,作为土地资本进行再投入,拿自己的劳动力进入再投入。更深刻的意义在于“双牛算法”,即是一个投资计算办法,也是一个劳动成果分配方案。

  “双牛算法”激励出“数字富岗”:3年修筑防洪长城10公里;8000亩果园,按“5统5分法”管理,生产遵循128道程序;120个家庭农场,年产优质苹果1500万枚;包装销售按 80(直径80毫米)果、90果、95果分为三级,95果一枚卖100元;用手机 扫描富岗苹果二维码,可以检索到上百条数据信息。

  农民参与风险可控

  以富岗苹果园为核心,联合周边10余个村庄,投资超百亿建设生态大花园,是河北省地方政府正在推进的精准扶贫项目。这个项目规划面积178平方公里,相当于富岗苹果园的26倍。

  项目设计初期,曾有政府官员建议,让杨双牛牵头将周边10余个村庄合并成一个超级农庄,以便于未来生态大花园项目的统一调度。

  2016年公开数据显示,富岗村人均收入达到3.6万元,周边10余村人均收入不及其一成。村民担心生态大花园项目,必然会稀释富岗村30年积累的财富。

  今年6月中旬,记者到富岗采访时,生态大花园论证会正在富岗山庄召开。内邱县政府县长杨辉说:“生态大花园需要三个支撑,一是产业支撑,二是生态支撑,三是旅游支撑”。但在杨辉县长看来,“最重要的是投入和分配规则。如果将10余个村庄的土地和山场资产,用行政手段强行合并不可取。”

河北富岗万亩苹果园一角(顾大鹏摄)

  杨辉坦言:“富岗作为全国的致富典型,外界多关注集体力量、科技成果、人格魅力,却忽视了富岗村的投入和分配法,这个基于分享经济理念的‘双牛算法’,才是富岗村成功的基石”。

  杨双牛和富岗村民,没有接受多村合并建议。富岗苹果园也没有按估价20亿出售给投资商。相反,生态大花园项目被“双牛算法”所吸引。

  杨双牛说:“靠简单合并走大锅饭道路行不通,把土地租赁给公司来经营,也有农民不可控制的风险。‘双牛算法’农民不仅投入土地,也投入劳动力,农民参与其中,即是主人又是监督者,经营风险可控制”。

  一枚苹果定价100元的理由

  上世纪80年代,富士苹果作为中日友好交流项目,成功引进到河北富岗村。然而,富岗苹果起初也就卖个土豆价。杨双牛到北京给苹果找销路,发现富士苹果家族成员世纪1号标价一枚100元。他花200元买了两个苹果,带回家让村民品尝对比:富岗与富士苹果作为一对孪生兄弟,大小、果型、色泽和味道几乎完全一样。可是一枚日本苹果,却卖出中国苹果100倍的价钱。

  杨双牛不服气,也学着日本苹果的样子按个卖。把苹果分成三级,一级苹果(直径95mm以上)定价50元一个。县领导批评杨双牛说:“吃半拉苹果就二十五,价格太离谱!”

  这一年,河北省在张家口召开农业产业化工作会议,杨双牛因为“50元一枚苹果”成为代表的笑料。时任河北省长钮茂生插话说:“富岗苹果50元不是太贵了,而是贱卖了,建议富岗苹果卖100元一个。”

  从此,富岗苹果的礼品包装盒上多出一行字:“省长建议价:一枚苹果100元”。

  苹果农庄的工业标准

  清晨6点半,杨双牛带记者走进富岗苹果万亩果园时,家庭农场主与雇工正在给苹果套袋。杨双牛告诉记者,这只是《富岗有机苹果生产技术规程》128道工序之一。他掏出手机习惯性在将苹果套袋过程拍成小视频或图片,随手发到微信圈与朋友分享。

  这个看似好玩的事情对于果农来说,却是枯燥乏味的重复劳动。果农按要求把128道生产工序一个不落地记录下来,上传到公司苹果质量信息追溯系统,录入苹果的二维码。

  当初,因为少一至二道工序受到经济处罚的果农,经常埋冤公司管理过于严苛。杨双牛说:“贴在苹果上的二维码,就是苹果的身份证,也是果农的脸谱和名片。”

  正在组织工人套袋的家庭农场主王增林对记者说,江苏无锡的徐老板就是通过苹果脸谱找到他的。现在徐老板是他最大的客户,去年他的农场生产15万个苹果,有三成通过徐老板走到了苏杭。

  按工序生产的富岗苹果,个头、果型、色泽等品质,像一个模子脱出来的一样。80果(直径80mm以上),村办公司收购每个5元,90果(直径90mm以上)每个10元。

  平安夜里的礼物

  富岗二黑农场有500棵苹果树,400棵桃树,800棵板栗树。杨二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庭农场主,因为三个女儿的帮忙,使富岗苹果第一次成为平安夜里的礼物。

  杨二黑说,15年前,他不知道苹果也叫平安果,更想不到圣诞节会与自己的生活会有什关系。那一年,富岗苹果大丰收,然而,却找不到好销路,卖不上好价钱。直到圣诞节前夕,整个农庄的苹果销售还不到一半。村里委会号召村民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杨二黑动员外地工作的三个女儿回家帮忙。

  三个女儿制作了近100张圣诞贺卡和礼盒,在平安夜前夕把最好的苹果寄给北京、南京和石家庄的老板和好友。没有料到,一次营销尝试,无意间制造了一场苹果革命。富岗苹果因此从乡村走向城市,从中国人的餐桌,走向西方的神圣殿堂。

河北富岗苹果园开秤收购(顾大鹏摄)

  杨双牛对记者说:“过去,富岗苹果百元一枚,追求的是苹果本身的价值,有人批评‘一个苹果抵半袋小麦’,普通人吃不起。现在,我们面对的消费对象不一样了,同样是百元一枚苹果,因为赋予了文化内涵价格已经不再是个大问题。”

  2016年的圣诞节,仅北京、南京、石家庄三地向富岗农庄订购平安果突破10万枚。富岗苹果作为圣诞礼品,年销售额过千万元。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中国农民,现在已经成为圣诞节不可或缺的角色。

  专家观点:农村的希望在于分享

  河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农村经济研究所,长期关注富岗集体农庄的发展。唐丙元研究员认为:“富岗模式是一个初级的分享经济模式,这一模式的成功并非来自理论指导,而是农民不断对‘土改’理论的修正创新与实践”。

  农民利用闲置的旧房老院开办农家乐,给农村带了活力。但一些地方政府与开发商相勾结,以农村开发为幌子建新村把农民赶上楼,不但与分享经济相悖,而是对农民土地和家园的侵蚀和掠夺。

  “双牛算法”,避开了敏感的土制所有制问题,而是小心地尊重有限“私权”,使土地效能最大程度的得以发挥。作为生态大花园项目的产业支撑,苹果不仅可以卖,苹果树还可以被领养和观赏。休闲观光和农家游,也将是与苹果一样主打的产业。

  富岗集体农庄,拒绝将集体资产转让给开发商,而是坚守农民的私权(果园),把生态环境、水面使用、道路管理等作为无形资产打包,租赁给一家现代企业服务公司,进而参与20%的利润分红,坚守住了农民的私权底线,也放大了土地的使用权。

  唐丙元说:“‘使用而不占有’和‘不使用即浪费’分享经济理念,在富岗集体农庄得到初步体现,有待进一步完善。不过,从中可以看到中国农村发展的前景”。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