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严治党 吏清政明

  文丨郑曼玲

  因廉而兴、因腐而败,这是一个基本的规律,而建设一个吏清政明的朗朗乾坤,则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政治理想和社会期盼。

  早于1940年8月,《大公报》总编辑王芸生就曾在社评《如何达到清明政治?》中,针对当时国民党政府贪腐盛行的现状指出,我们“缺乏真正俊伟的政治家”,“反之,以权位荣利为目的而从政的人却太多了”。

  古今中外的无数案例也都证明了,那些无法实现自我净化、自我完善的执政党,最终都难逃“人亡政息的政权更迭周期律”。

  应该说,中共之政党肌体也曾被腐败这一“毒素”侵蚀过,在某个阶段还呈现出“病入骨髓”的严重状态。在这样的官场氛围中,有的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有的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有的“雁过拔毛”,吃拿卡要;有的执法不公,欺压百姓。这些行为背离了执政党的性质和宗旨,挥霍了民众的信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面对这些,中共领导层并未纵容姑息,而是直面问题、纠正错误,拿起手术刀为自己刮骨疗毒。5年来,反腐败重大举措不断出台,既打“老虎”又拍“苍蝇”,查处高级干部上不封顶,没有“铁帽子王”,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一批腐败分子被重拳击落,“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由此,那些质疑中共、唱衰中国的论调也便不攻自破。

  十九大报告对反腐工作给予高度重视,既提出“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展示其猛药去疴的决心、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坚韧不拔的定力;更通过进一步完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走出一条制度反腐的新路。

  这些新的特点向外界表明,中共之反腐工作,不再像以前重政治宣示而轻实际意义、重政治表态而轻应用价值,而是针对体制沉疴问题,制定出台切实可行的制度规范,着力破除利益固化的藩篱,呈现从工具性向价值性转变、从应急性向系统性转变、从人治性向法治性转变的发展趋势。

  十九大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民族复兴必然是空想。”这种捨我其谁的豪迈勇气,正是缘自一个政党能够通过自我革新、自我提高来保持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的满满自信。这是执政党初心不改、矢志不渝之宣示,更是政治清明之根本,国富民强之根基。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