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军队建设发展与朱日和的两次飞跃

  原标题:大鹏大势大风歌 --朱日和"沙场阅兵"有感

  编者按:朱日和训练基地,亚洲最大、解放军最先进的陆空军军事训练基地。对普通人而言,它是一个略显神秘的符号,因着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的金戈铁马,才真正一睹真颜;而对两代人装甲兵来说,这片满浸着心血的热土,则存留下他们最深的眷恋和记忆。从1957年初建时简单的装甲兵训练场,到如今声名赫赫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朱日和已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历程。

  作为一名戎马四十载的装甲兵人、朱日和发展的见证者,韩军先生在《大鹏·大势·大风歌》中,以饱含深情的笔触书写了朱日和的六十年,展现了我军装甲机械化部队发展的一个侧影,既是对两代装甲兵人的致敬,又是对后生开创新辉煌的寄语。本网拟分四篇连载韩先生的大作,作为对朱日和训练基地六十年的纪念,也谨此表达对人民军队建设者的敬意。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后期,那是国防和军队建设指导思想实行重大转变的时期,是军队建设、作战理论空前繁荣,空前发展的时期,也是我们这一代军人亲身经历并刻骨铭心的时期。新观念、新思想、新的作战理论,强烈地影响着国防与军队建设,也同样影响着朱日和的发展变化。

  我们庆幸,很值得庆幸,我们不仅参与、接纳、吸收着军事变革所赋予的新思想、新知识、新理论,我们还拥有朱日和这块“锻造明天战争胜者”的砺石。

坦克驰骋在朱日和训练场上。/中国军网

  合同战术训练,通俗讲就是师、旅、团首长机关或带实兵实装(或部分实兵实装),带有战术背景的演习与训练。这是朱日和每个驻训部队的重头戏,也是我们始终关注的重中之重。在军事变革大潮的影响下,借鉴发达国家军队的做法,我们结合朱日和驻训任务,开展了“合成营”的初步探索与尝试。这既拓展了合同战术训练的内容,也摸索了“合成营”的编组,指挥及战术运用。记得,那几年每每参加总部会议,肖贞堂部长(曾任总参装甲兵部副部长、兵种部长),总在强调“合成营”理论与实践的探索,宣传此举意义非凡。肖是那个时期装甲兵的“领头人”,是以坚定坚毅、大气包容、科学严谨、作风扎实,这些最典型的装甲兵干部特征的代表者。在他极具感染力的人格魅力带领和影响下,全军装甲兵涌现出一批具有砥柱作用的优秀军人,成为那个时期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领跑者。可不,时至今日,几十年过去了,“合成营”已有明显成效,不仅为装甲兵部队建设提供了遵循,还成为陆军部队作战指导、编组以及体制编制调整的依据。

  发生在八十年代中期的“百万大裁军”,是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指导思想实行重大转变的伟大实践,是我军历史上编制体制改革发展的重大调整。这个时期,装甲兵成军后第一次成规模地出现了坦克旅,这在人民装甲兵历史上是空前的。随之而来,坦克旅——这一新生初级战术兵团的作战、训练、管理、保障等建设,都是摆在我们这一代军人面前的现实而紧迫的课题。

  此时,我正在装甲兵指挥学院学习,特别关注了坦克旅,并把它的作战运用,作战方法,作为我的毕业论文的主攻课题。文中我吸收了“纵深打击”、“结构破坏”等先进的作战思想,提出了在合成集团军进攻战役中,坦克旅担任纵深突击群,运用“菱形式部署,发散式打击”的战法。这篇论文,在当年被军区和总参评为优秀论文。随后的第二年(1987年),我受邀参加了全军装甲兵“临潼会议”并获奖。会议期间,我与原六十三集团军作训处高在福参谋相识。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浓。

  高是1969年入伍的老兵,来自北京卫戍区的坦克部队,历任过基层主官,当过参谋和装甲兵科长。他思想敏锐、文笔精炼、敬业守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才子”大哥。我们商议,可考虑利用朱日和驻训的时机,试试我论文提出的“战法”。用实兵演练去验证一种作战方法,对于创新作战理论十分重要。我很幸运,我有这么一个心意相通的“哥们”。我还庆幸我们得天独厚,我们有朱日和啊!报请领导认可后,我们相约先后在两个坦克旅驻训时,结合战术演习,做了接敌机动部署、机动选点突破、多路机动破袭等阶段的验证演练,收效满满,并写了论证报告。对此,我们记忆很深,很有成就感。

  蓝军旅,现如今已是朱日和的一张响亮的名片,有人说它是中国第一支高仿真强军的蓝军部队,也有人说它是“朱日和之狼”,在全军屈指可数,赫赫有名。人类自有战争以来就有了战争准备,而准备战争的一项最基本最重要的活动,就是为打败对手、赢得战争而组织的军事训练。兵者说,治胜之道,无非是把握“敌、地、我、友、天”这五大要义。那么读懂敌军,则是组织打仗的首要因素。谁细研了敌军,找到了破敌命脉,谁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我想,这就是针对性、对抗性训练产生的初衷。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海湾战争,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美军,由此而引发了我军军事训练新的改革热潮。

  这轮改革带给训练领域标志性的变化之一,就是更加强调了实战化训练、针对性训练、对抗性训练和模拟化训练。这些新的思想,新的观念,直接冲击和影响了朱日和驻训。其中蓝军的这种探索和尝试,是渐进的,是在不断充实,不断完善中推进发展的。最初,我们是在训练之中加以强调,在安排驻训计划时,有意识选择一些驻训部队模拟蓝军。凭借朱日和基地日臻完善的导调、评估、裁判系统,逐步深化了组织带有实战背景,对抗性较强的训练。

Z部长率精英团队规划朱日和五大系统建设方案

  那几年在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中,模拟过蓝军部队的有许多家,基本都是临时性任务。弊端也很突出:不太像蓝军,或者是我们想象中的蓝军。经过若干年的摸索,在朱日和唱响蓝军这出戏的,当属张亮,李启发,张利带领的各自坦克部队。记得当年,军报和中央台军事栏目连续、醒目地做了纪实报道,在全军产生了震荡,反响很强烈。这些成功的尝试,至少对推动北京军区所属部队,实战化对抗训练的深入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如果与现在这支蓝军旅相比,那是有着很大差距的。由已闻名于世的满广志带领这支蓝军部队,其专业性更强,底蕴更宽厚。这块砺石它成军于我军最老字号,被称为“装甲兵祖宗”的坦克部队,其前身是我军装甲兵初创时期的东北、华北坦克大队。就满广志旅长本人而言,也是长期在坦克部队生长起来的突出代表。有记者报道,“2013年一场思想的风暴,从内蒙古草原刮起,像尖刀剖开了中国军队战斗力建设顽症痼疾的病因。” 其背景,就是源于朱日和基地的那支模拟强军的蓝军旅,就在朱日和这块场地上,它大胜了各大军区轮番前来挑战的强师劲旅。也展示出它那“凶残、狡悍、善变、心狠手辣”的狼的属性,由此朱日和又多了一个附加词“狼窝朱日和”。

  想到了蓝军旅,想到了朱日和,它们都与装甲兵部队紧密相连,值得书写的人又都是那个时期响当当的装甲兵人。

  有智者说,一个国家的崛起,一支军队的强大,往往发轫于一个时代变化的新拐点,往往离不开一场深刻的创新改革。

  那还是在九十年代的初期,由海湾战争而引发的军事领域变革方兴未艾,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战略指导,已经成为正处在战略转型时期全军的共识,成为我军建设和现实军事斗争准备的牵引。朱日和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期,努力创设一个近似现代战争战场环境的训练基地,悄然在朱日和展开。这就是发生在朱日和建设史上第一次重大的改革,由此催生了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计算机网络为平台,以导调监控、战场仿真、辅助评估、综合保障和基地管理,这“五大系统”为主要建设内容的革命性飞跃。

  这时的朱日和提升了职级(定为副师级单位),扩充了编制,广纳各路人才,改变了人员知识构成,加大了资金投入,加强了各项建设论证管理,以只争朝夕的建设速度,彻头彻尾地改变着朱日和。这场深刻变革的始作俑者,即为时任北京军区军训部的Z部长,以及他所带领的精英团队。Z部长,后为上将军衔,曾长期生长在装甲兵部队,出任过总部、军区和国防大学多个重要岗位。他是我军新时期改革与建设的佼佼者,是我本人几十年来的兄长和导师。在他的带领和推动下,朱日和基地建设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改变,面貌为之一新。记得也就在那几年里,北京军区的成建制作战部队,都按照以往装甲兵部队驻训的方式,开始了整师整旅赴朱日和的轮训,开启了基地化、对抗性的组训模式。在改变朱日和的同时,也改变着人们传统的训练观念,改变着旧有的训练方式,也许这就是改革创新的意义,也许这就是朱日和的使命与追求。

  大约在九十年代后期朱日和又升格了,定为正师级单位,主官也称司令员了。那时的朱日和,真可谓是人强马壮,人才济济。其中谢勇、张亮都是朱日和基地司令员任上,很具代表性的人物,他们是职业军人,是拓荒者,是建设者,是为朱日和建设事业奋不顾身的勇士。朱日和已经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他们都是我几十年军旅生涯中铁磁的“哥们儿”。

  进入二十一世纪,一场以信息技术为主要标志的军事变革浪潮,席卷了全球,极大地推动了我军信息化建设的步伐。为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而打造一个近似高技术信息化战争特征的战场环境,是朱日和建设在这个时期,创新变革的主题与目标。我以为,就是在这个主题与目标指引下,朱日和基地进入了第二次飞跃大发展时期。

  应该说这一轮创新改革,极大地改变了朱日和,创造了一部荡气回肠、旧貌换新颜的历史神话,令人赞叹不已。它的布局设计更加合理,基础设施有了很大的改观,铁路专用线和车站,大型飞机起降的机场已建成,高新技术含量有了很大提升,驻训各项保障设施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战场”环境构设更加贴近实战化要求。这些巨大的变化,在我的脑海中,就如同神话般的演兵场,就是一部创新改革的史诗。这些革命性的变化,促使朱日和的功能作用也放大了。它不仅能满足装甲兵部队训练,还安排了所有陆军建制内其他兵种部队的训练。它不仅是北京军区部队的训练场所,还不断接纳外区各类部队演习考核。

  朱日和基地经过二十余年的创新改革,其成果举世卓著。有专家评论:基地先进设施和设备为全军一流。先后建成了用于实兵演习的“五大系统”,陆军首个“复杂电磁环境应用系统”和我军唯一的“联合作战试验场”,推动了朱日和实现历史性跨越,引领了我军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

  此时的朱日和以及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出名了,并且出大发了。记得2005年9月,朱日和第一次迎来了洋人军官,他们是来自美、俄、英、法、德等二十四国的四十多名军事观察员和驻华武官,共同观摩了“北剑——2005”演习。2008年的夏天,又有三十六个国家近一百二十名军事观察员,应邀观战“砺兵——2008”实兵对抗演习。2014年的8月,由俄、哈、吉、塔等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数千官兵,与我军一道,举行了“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实兵演习。这些外军官兵,在赞美朱日和基地建设的同时,都会感触到朱日和的味道——大气、血气、锐气、顽强和牺牲。沙场还是那个沙场,而朱日和已声誉鹊起、名满天下。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