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别朱日和的最后“战斗”

  原标题:大鹏大势大风歌 --朱日和"沙场阅兵"有感

  编者按:朱日和训练基地,亚洲最大、解放军最先进的陆空军军事训练基地。对普通人而言,它是一个略显神秘的符号,因着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的金戈铁马,才真正一睹真颜;而对两代人装甲兵来说,这片满浸着心血的热土,则存留下他们最深的眷恋和记忆。从1957年初建时简单的装甲兵训练场,到如今声名赫赫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朱日和已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历程。

  作为一名戎马四十载的装甲兵人、朱日和发展的见证者,韩军先生在《大鹏·大势·大风歌》中,以饱含深情的笔触书写了朱日和的六十年,展现了我军装甲机械化部队发展的一个侧影,既是对两代装甲兵人的致敬,又是对后生开创新辉煌的寄语。本网拟分四篇连载韩先生的大作,作为对朱日和训练基地六十年的纪念,也谨此表达对人民军队建设者的敬意。

1979年夏,作者与战友范鉮(左)、张小军(右)在朱日和

  2010年,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我服役的第四十个年头,即将退休退役已摆到眼前。大约刚刚过了国庆节,由总参安排的陆军成建制师旅跨区机动演练(带有检验性质),进入最后一批。一天上午刚上班,军区L副参谋长通过军区一号台找到我,说总参军训部领导昨晚紧急电话,请北京军区派人在朱日和方向上,协助总参导调一下过境的兰州军区的摩托化步兵A师,并要求要快。

  对这支部队早有耳闻,这是一支由大别山走出的红军部队,历经我军历史上多个著名战役,生长出N多个赫赫战将。有我军陆军王牌之一之说。L副参谋长问了一下在朱日和驻训的我区部队现状规模,让我速速赶到,组织军区在朱日和的驻训部队,完成总部临时赋予的任务。L还讲,考虑到我的具体情况,已不好意思再派任务给我了,但实在拉不开栓,只能再请你去一趟了。我立即交代了手头的工作,带一名参谋出发了。

  都快有十年了,北京到朱日和的道路太好走了,当天走当天即到。晚饭前,我们赶到了朱日和,即刻向总参演习导演组报道,见到了X副部长等若干个局长。边吃饭X边向我交待任务:兰州军区摩步A师全装向东北洮南地区机动演练,其中主力梯队摩托化开进,这一路明日凌晨途径朱日和,让我们组织力量在此区域内迟滞它的机动,并设置情况,迫使该师变更机动部署,做出攻击态势。X副部长还强调要实施电磁压制。

  任务一一明确后,我又强调:部队连夜准备,凌晨三时前全部进入预定位置;一切行动必须听从指挥,形成“打击”波次;要确保安全,见对方停下后,随即保持目视距离,展开成战斗队形即可。会后,我又把工兵、通信负责人留下细步研究,进一步提了要求。二十三时前,各单位将准备情况报告后,我才放心睡下。

  几十年了,对这种匆匆“奔命”式的工作节奏,我早就习以为常了。记得我还是在睡前洗了个澡,回想起朱日和这二十多年的变化,我感到惊喜、幸福。不是吗?洗澡、就餐、住宿等生活条件已与内地相差无几。单就说洗个热水澡,这对以往的朱日和来说,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奢望!奢侈!

  离开朱日和时,我特意让司机绕了绕营区,在环岛周围凝视着那座“不很高大但很敦实”的纪念碑,凝视着碑座顶端上安放的,被我称之为“我的神”的99式主战坦克。在我心中,这座碑上铭刻着数也数不完的名字,他们是两代装甲兵人。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远远望去那座由沙漠戈壁滩上建成的现代化演兵场,一座盘古至今的装甲城,我激动不已,思绪万千。

  回想起来,与朱日和的告别是那么的仓促,那么的平静,甚至是那么的不经意。

  2010年10月底,我在昆明参加一个总部会议的期间,得到退休命令已下的消息。同时,被告知暂不予以公布命令,还有两项任务完成后再行办理。一件是组织协调防化兵部队赴新加坡联训;另一件是年终部队训练考核。前者是我军防化兵历史上第一次成建制携装备到国外与外军组织联训,其意义非凡。我也是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穿着军装出国。后者则是与朱日和有关,拉动全装部队赴朱日和考核。

  以往年终训练考核,通常是在部队驻地周围组织,这年军区下决心将部队拉到朱日和去,据我所知是首次。朱日和的冬季十分寒冷,极端温度可达零下40℃。有老同志调侃说,冬天在野外解小便,需要带根棍子,因为能迅速冻成冰棒。整建制部队携带装备在这种环境下,远离营区几百公里之外,其走、打、吃、住、藏、管、训,既是适应性训练,又是对整支部队的考验。隆冬的朱日和与其他季节相比,突出的就是冷,没有毛皮衣帽和鞋,人是难以在野外立足的,尤其是夜幕降临之后。军区明确,参加年终考核的是原二十七集团军的P旅和原六十五集团军的一个摩步团。并要求此次参加考核的部队的不能入住已有的营房,一切都按战时标准,野战条件部署配置。

  考核前,我随军区G副参谋长率领的一个考核组先期到达P旅。经了解和抽查各级准备工作都比较充分。因P旅长期驻扎较寒冷地区,对严寒季节部队行动并不陌生,但远离驻地赴朱日和这么寒冷的地区,其人员以及装备能否适应,他们是没有底数的。还好,旅长、政委均是老同志,加上集团军指导组在各方面的支持,全旅上下已是信心满满,士气很高。进入考核阶段后,我和考核组人员一直跟随部队行动,紧急拉动、疏散配置、摩托化开进,一路很顺利。到达朱日和场区后,P旅按出设的战术情况和战时要求,做了分散配置部署,组织了野外宿营。真冷啊!冷的让人都不想说话。来过无数次朱日和的我,怎么就会产生一刻都不愿意留下来的感觉。朱日和展现出我不曾经历过的另一面:寒冷无情!整个考核期间,始终最令人揪心的一是人,二是装备。人主要是怕冻伤,还怕因在帐篷里生炉子而煤气中毒。记得多次夜间在帐篷里测量,都在零下10℃。加大量生炉子取暖,加强各级主官巡查,干部守夜值班,使部队安全渡过了这一关。该旅主战装备是火炮,加强了严寒条件下的使用与维护管理,强调了科学操控,使各类火炮在实弹射击考核中,经受住了考验,成绩不错,令人满意。短短不足一周的时间,日程安排很紧,考核项目一环紧扣一环。加之天寒地冻,部队也很疲劳,我的确累了。这是我多年到朱日和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最为担心的一次。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部队该返回了,但还未退出演练的战术背景,仍按考核项目组织实施。记得撤离朱日和场区时,我是与G副参谋长同乘一台指挥车,是在不断出设战术情况、不断检查部队行军组织处置之中,离开了朱日和。当部队行军至土牧尔台以南后,我猛然回醒,望着东方,想起了那段魔鬼一般的“大清沟”。

  这在当年,是一条去朱日和比较好走的道路之一,位于张北县至商都县之间,大清沟镇附近,这条路相对平缓长约六公里,均为细砂石路面,当地人称“大清沟”。当年就在这段路上,给往返朱日和的许多人,留下过难以泯灭的记忆。这是条翻车多发地段,看似道路平缓,看似地面坚硬。往往在高速奔跑之中,只要一打方向、一点制动,就会突发偏向驶离道路,大多要翻车。我曾在1992年的九月份体验过那瞬间的黑暗,就在大清沟,因为躲避路石稍打了方向,所乘坐的213越野车迅即偏驶,撞击路边围基后腾空而起,翻腾360度后落地,车头朝向朱日和。车体车窗玻璃严重损坏,还好我和司机只留点小伤。第二天才感到浑身酸痛,并连续一周左右才恢复过来。这就算作大清沟给我留下的终身纪念吧。这次真的与朱日和告别了,那难舍难离、浓浓的眷念之情由然升起,心头酸酸的……

  这时,还容不得我去多想,部队还在带有战术背景的行进中。部队大休息吃午饭时,我独自爬上公路旁的一个小山包,向着北方,向着朱日和,远望着草原的苍茫辽阔,感受着返璞归真的纯净。凝视许久,联想颇多,心中夹带着一丝苍凉,渗透着大气悠长,仿佛由丹田运气,呐喊着:苍天般的朱日和!神圣的朱日和!

  时至今日,看着“沙场阅兵”,说到朱日和,它已走过六十年的艰辛与辉煌,它与装甲机械化部队,与人民军队发展历程息息相关。“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这是从大漠深处的朱日和发出的气壮山河的最强音。这是隆隆的号角,这是强军的指令。

  如今的朱日和已如大鹏展翅,乘势飞翔,目标就是全球第一,势不可挡啊!耳边又响起那激昂无比的旋律,我默默吟诵着心中的大风歌:

  你奔向远方,传承着两代装甲兵人的志向;

  你奔向远方,肩负着英雄军队强军的梦想;

  向着太阳,向着胜利,向着坚不可摧,无敌于天下!

  编后语:人生之中,总会留下意味悠长的记忆。那些走过的路,路过的人,经过的事,会在心里存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每每翻阅起,也许是一些令人震撼的感动,也许是一些回味无尽的浓浓眷恋。

  朱日和因建军九十周年“沙场阅兵”而瞬间“蹿红”,又恰逢它迎来六十周年生日。我因在当兵四十年里与朱日和交集过密,深怀刻骨铭心的眷恋与记忆。应诸多发小和同代军人朋友之邀,讲述了一些与朱日和有关的记忆,有感而发。以此:

  告慰我们的父辈们——人民装甲兵的开拓者们!

  敬献给已卸戎装的执着军人们——第二代装甲兵人!

  寄语可畏的后生们:继往开来,在更高更远的地方,创造新的辉煌!

  在此,感谢大家对朱日和的关注!致军礼!

(作者:韩军 写于2017年8月 北京)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