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留给成年人的时间不多了

  文| 徐孟楠

  近日,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引发持续热议。根据现场监控视频,任职教师不仅平白无故殴打孩子,还喂孩子吃芥末,喷消毒水。目前,涉事3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这起虐童事件,令人发指。

\

  从整个事件来看,携程、托管方(托管园区)、上海市妇联、地方教委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携程来说,这不是一个无妄之灾,即使有一个为员工着想的出发点,但是在后续的监管中,却存在着严重失职,也正是这份失职造成了虐童事件的产生。

  在本次事件中,表面上是无任教资格的“老师”虐待孩童,但是背后既有幼托机构办学机制的问题、也有学前教育师资建设问题以及部门监管和收费等问题,正是这些混乱成为了滋生虐童事件的温床。

\

  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如何养育我们的下一代?这方面,携程作为企业,对集体福利设施的探索值得肯定,而这份好意必定离不开社会大环境的支撑。可在现实中,资金缺乏、幼托机构稀少、相关人才贫瘠、从业人员门槛模糊等无一不是当前社会面临的问题。唯有改善整个大环境,才能够降低此类行为发生的可能性。

  近年屡屡发生的虐童事件,得益于媒介的发展,让更多问题揭开“盖子”,而直接原因还是监管的失位。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大概得从法律方面入手。2012年,温岭虐童案引起全社会热议,警方对涉事的女老师进行刑事拘留,但最后的结果也只是不构成犯罪而被无罪释放。

  这种情况直到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增设了虐待被监管人罪之后得到了改善,免去了一些无法可依,无罪可定的尴尬,但是从后续仍层出不穷的虐童事件来看,约束依然不够。这是因为大环境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改善。

  幼儿和教师们的权利如何保障?什么部门来对幼托机构进行审查?哪些机构又可以开办相关的教育?只有解决了以上这些才能够改变中国幼托市场的混沌局面。治理幼托乱象的当行之计,是尽快出台一部我国学前教育的专门法,来对以上这些做出法律上的明确规定。

\

  一只手是立法,另外一只手是舆论。在声音传达不到的时候,一切的动作都是沉默。大多数人对于虐童事件都会抱有一种天性上的关注,在抢夺眼球的当下,媒体的参与不应该仅仅就是针对话题的狂欢,进行普法的宣传或许能够产生更久远的传播意义。

  可以预见的是,现在中国已经全面“开放二胎”,未来的幼托市场的需求会更加庞大,在此背景之下,若是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和监管手段为依托,没有一个职责明晰的部门去进行监管,那又会产生多少个相似的事件?留给我们成年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