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新时代+黄金时代”大国外交

  文 | 马浩亮

  在1月上旬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20多天之后,英国首相文翠珊也展开访华之旅。两个欧洲主要大国两位领导人均是就职以来首次访华。

  在“习文会”时,习近平提出打造中英关系“黄金时代”增强版的四大任务,这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中共十九大确立了新时代,而中国的大国外交也正迎来新时代。

  肇始自2008年金融海啸的国际经济危机,颠覆冷战后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和话语霸权,全球化遭遇挫折。一年前,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习近平阐述中国坚定维护全球化的立场。“后脱欧时代”的英国,对域外合作有更大需求,文翠珊谋划“全球化英国”的战略目标,其此次访华的重要目的就是寻求“全球化英国”和“全球化中国”的对接。

  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人在“向东看”方面却并不保守。1950年,英国是最早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大国;2015年,英国又成为首个申请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国家和主要西方大国。与之类似的是,法国是首个同新中国正式建交的西方大国,而马克龙也领跑一步成为2018年首位访华的外国元首。

  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的提升,对西方产生磁吸效应,是大国外交新时代的重要体现,英法领导人接踵访华,都是看准对华合作新机遇。马克龙要推动“中国制造2025”同法国“未来工业”计划全方位对接,文翠珊则是要借助“一带一路”,为“全球化英国”拓展新的国际贸易空间和产品市场。

  中国领导层刚刚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全面开放体系,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更好利用全球资源和市场,推进“一带一路”框架之下的国际交流与合作。修好大国外交,是发展开放型经济的基础保障。

  十九大闭幕后的几个月以来,中国与全球主要大国关系总体势头良好。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已率先访华。

  中俄关系稳步推进,互为双方外交的柱石;中南海与白宫之间元首电话外交的日渐热络,为解决全球和地区问题提供新渠道。加上马克龙和文翠珊,安理会其他“四常”的领导人均实现访华。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