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策划|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新时代:中概股"回家在即"

  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灵俢、倪巍晨北京报道:内地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进入新时代。3 日有报道称,中国证监会将重启CDR(中国存托凭证)方案,帮助海外上市的中资概念股绕过VIE(利益可变实体)架构、同股不同权等障碍,顺利回归A股。与此同时,监管层还将开通绿色通道,鼓励众多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赴A股挂牌。3日出席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相关企业家代表对此做出积极回应,表示均有意“搭顺风车回家”。目前中概股公司回归A股主要面临两大阻力:首先是制度性障碍,A股市场暂不允许特殊股权结构的企业挂牌;其次是盈利指标障碍,门槛最低的创业板也要求企业最近两年盈利,并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下同)。

  监管部门多年来一直试图引导在海外上市的新经济企业回流A股。早在21世纪初,中证监就曾提出过发行CDR的方案。CDR是指在境外(包括中国香港)上市公司将部分已发行上市的股票托管在当地保管银行,由中国境内的存托银行发行、在境内A股市场上市、以人民币交易结算、供内地投资者买卖的投资凭证 。由于不是直接发行A股,因此可以绕过诸多障碍。但经过多年业内争论,CDR的推出最终未能成行。

  其后经过2008年国际板、2015年新兴战略板两项方案的先后沉戟,监管部门考虑重启CDR,反应出内地欲与海外资本市场一争 “独角兽”的姿态,同时对于新经济领域的中概股企业而言意义重大。

  3日,多位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相关企业家代表向大公文汇全媒体表示愿意接受CDR渠道回归A股。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指出,公司正在与有关部门就有关事宜进行沟通,但能否顺利上市主动权在监管层手中。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表示,当然会考虑回归A股上市,但并不确定公司入围首批CDR上市名单。

  对于中概股来讲,回归A股最大的吸引力来自境内外市场的估值差异。以刚刚借壳上市的奇虎360为例,公司此前在美股退市时市值93亿美元(646亿人民币),拆分企业安全业务回归A股后,公司市值一度超过4000亿,粗略计算翻出六倍以上。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包凡则认为,这些中概股企业的主要用户都在内地,把用户转化为股东,本身对品牌等各方面都有积极意义。

  另有消息指,小米科技在CDR方面最有可能“啖头汤”。传闻称计划在A股与港股两地上市的小米已经准备,拿出少量股份打包做成CDR的形式在A股挂牌。目前该方案已由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开始运作。

  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接受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采访时称,中证监和交易所正在抓紧推进对新经济“独角兽”企业在境内市场发行上市提供条件,做试点和准备工作,深交所层面的规则准备已经基本完成。“真诚的邀请新经济企业能够留在境内,也真心的欢迎新经济企业来深交所。”

  西南证券策略分析师朱斌表示,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将推动市场进入良性发展轨道。供给侧改革本身具备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去除过剩旧供给,二是培育新供给。2018年的资本市场改革也是在这两个维度上继续推进:一方面,在新股常态化发行的基础上,进一步改革上市制度,引进独角兽公司A股首发上市或者吸引中概股回归A股;另一方面,通过修改退市制度,进一步清理A股僵尸企业,达到去除旧产能的目的。其预计2018年A股退市企业将比2017年大幅度增长,可能达到5家以上。

  当局密集调研摸排“独角兽”

  此次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不仅对已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大开绿灯,对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亦有特殊政策。今年伊始,监管层对京沪深未上市的高新技术企业开展调研,摸排“独角兽”。有媒体载文,中证监一月开始就列了一份约30家企业组成的新经济企业名单,上述企业都是市场耳熟能详的科技公司,监管机构随后一一走访。

  监管层对独角兽企业的摸排并非无的放矢,事实上,科技部火炬中心早于2016年就牵头选出131家符合标准的中国独角兽企业。

  一月初,中证监主席助理张慎峰在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调研座谈,听取互联网、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行业10余家企业对资本市场更好服务创新创业的意见建议。

  中证监官网披露,座谈会上,园区企业代表普遍认为,资本市场对高科技创新企业的成长壮大至关重要,但许多企业存在VIE架构、股东人数超过200人等特殊情况,与现行制度相比,在A股市场上市有很大难度。

  多家媒体刊文,监管层对券商作出指导,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四个行业若有“独角兽”,立即向发行部报告,符合相关规定者可实行“即报即审”, 符合相关规定者可“即报即审”,不用排队,两三个月就能审完。

  种种迹象显示,推动独角兽上市的步伐正在提速。从招股书申报,到预披露更新,富士康仅用两周时间,就完成了其它企业一两年要走的路。分析称,中证监对富士康IPO实施了“一事一议”的特殊监管,并在申报期间与发行部进行沟通反馈,预计富士康或在本月获得IPO批文。

  独角兽争夺战一触即发

  全球资本市场争抢新经济企业资源,A股亦面临来自港股市场的压力。自2013年错失阿里巴巴“大刁”之后,港交所痛定思痛大力推动改革,旨在彻底解决有关“同股不同权”的上市藩篱。分析指,鉴于港交所的强有力竞争,A股还需加深改革以提升市场吸引力。

  在上周举行的业绩会上,港交所总裁李小加预期,最快于4月下旬可刊发港交所对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赴港上市的咨询总结。在咨询总结刊发后及经修订《上市规则》生效后,香港交易所便会开始接受正式提交的上市申请。

  本月稍早时候,港交所给出解决“同股不同权”问题时间表,最快4月底就可以成行,李小加还表示,如果在海外上市的是新经济公司,采用同股不同权的架构,港交所欢迎其到香港二次上市,港交所亦会在股票代码前标记“W”,用以区分。

  今年以来,港交所为了欢迎新经济企业赴港上市,进一步加码政策改革,针对三类未盈利或没有收益的生物医药公司,发出特殊上市指引,放宽对盈利指标的要求,只要满足三个方面,即产品受主管当局监管、产品已通过概念开发流程,以及至少有一名资深投资者投资达到相当数额。

  此外,在香港特区政府新一年财政预算案中,提出在去年财政预算预留100亿港元的基础上,再额外预留500亿港元,支持本地创科发展,其中200亿元会用于落马洲河套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第一期的建设。

  财经观察】梧桐茂兮凤凰来栖

  (记者李灵俢北京报道)监管层抛出上市橄榄枝后,各路网企大佬群起响应,好不热闹。究其背后原因,A股市场的高估值是绕不开的话题。但大家应知道,仅以“利诱”难获人心。若想A股成为真正有竞争力的市场,不能只依靠“开绿灯”、“降门槛”,还需有进一步的市场改革,为独角兽们打造出良好的上市环境,所谓“梧桐茂兮凤凰来栖”。

  网易丁磊在谈及回归A股时,特别指出有一件事情他认为很不合理,即A股上市公司的“任性停牌”。可以说,丁磊点出了中概股回乡的“后顾之忧”,A股市场的制度化监管水平还有待提高。

  A股高调吸引新经济企业,但凭借“绿色通道”特事特办无法形成持续时尚态势。可以预见,市场改革未来必然牵扯到法律层面的大幅修改,但这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刚刚宣布的注册制改革延迟就是例证。

  在接下来的改革中,A股需要提高市场的包容性和适应性。现行中小板及创业板仍然照搬主板模式,推行传统工业版IPO标准,已无法适应新经济发展需要,必须大刀阔斧地改革现行IPO标准,并借鉴纳斯达克的做法,丰富多通道IPO标准,适应新经济企业上市的需要。

  可喜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积极的转变。3月2日,中证监宣布就修改《退市意见》公开征求意见。这也是监管层时隔三年多时间重启退市制改革,无疑将有利于资本市场长期健康有序的发展。

  互联网大佬有关回归A股的表态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李彦宏/&接受包括CDR(中国存托凭证)在内的任何形式回归A股,百度正在与有关部门进行沟通,但能否顺利上市主动权在监管层手中/&

  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丁磊/&当然会考虑(回归A股上市),但并不确定公司入围首批CDR上市名单中/&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 俞敏洪/&新东方暂未考虑回归A股,但旗下子公司仍会考虑上市A股/&

  全国政协委员、搜狗总裁 王小川/&搜狗有意愿回归A股,会跟着政策走,科技公司回归A股是大势所趋/&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