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中美不打贸易战续进行谈判促进双边合作

  图:美国政府将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徵收25%和10%的关税。图为去年中国河北秦皇岛年产300万个高性能铝合金车轮项目投产 资料图片

  大公报3月8日讯(记者倪巍晨、李灵修报道)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7日上午在参加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时表示,在刚刚结束的访美过程中,与美国政府进行了坦诚、建设性的交流,双方都表示不打贸易战,而是继续进行进一步的沟通和深入谈判,促进双边合作。有分析称,在中美贸易战逐步升级过程中,中国始终保持较理性和节制态度,但若两国摩擦继续升温,发生贸易战不会有赢家。

  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投资总监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一帆指出,中美贸易战逐步升级过程中,中国始终保持较理性、节制的态度,希望通过协商解决问题;美国却一直在火上浇油,一方面美方有应对其选民的诉求,另一方面,美方认为“中国未能满足其提出的一些要求”。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美贸易问题也成为热议焦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发言人张业遂4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中美贸易存在一些摩擦,不足为怪,中国不想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但坚决维护自身利益。全国政协委员、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同一天亦指出,中国不希望打贸易战,希望美方遵守国际规则、特别是WTO的规则,“中美现在正在磋商,贸易战没有赢家”。

  应对贸易战 中国有准备

  6日美国传来消息称,因立场上与贸易“鹰派”存在无法调和的分歧,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全球贸易派代表人物科恩宣布辞职。

  苏宁金研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付一夫认为,科恩的辞职,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对特朗普宣布的“钢铝高额关税”政策表达不满。作为坚定的自由贸易支持者,科恩曾力劝特朗普放弃徵收全面关税,但收效甚微。他相信,科恩的辞职将助长贸易保护主义势头加剧,加之特朗普政府中贸易保护主义者风头日劲,未来全球贸易战爆发的可能性正进一步增加。

  另有外电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现时白宫酝酿的最严厉措施,是对中国进口产品全面徵收关税,从鞋具、服装,到家用电器均将受影响;此外,特朗普政府已在酝酿对中国在美投资设限。

  胡一帆说,若上述消息被证实,中国可对美国农产品、飞机、能源等商品类加收关税作为回击;另一方面,美服务业对中国始终保持贸易顺差,其中很大一块是金融业,若事态发展到对金融业採取行动,或对美国金融机构在华业务产生影响。

  警惕贸易保护情绪蔓延

  展望未来,交银金研中心宏观首席分析师唐建伟认为,国际贸易关系最大的原则是“互惠互利”,当前中美贸易往来规模巨大,经贸合作亦非常深入,中美密切的经贸往来既有益于全球经贸发展,更利于两国经济,长远看,进一步发展“互惠互利”的贸易伙伴关系,是中美未来贸易发展的主流。

  短期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情绪确有进一步蔓延的可能,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实施系列贸易保护组合措施后,很可能将招致全球贸易报復。付一夫补充称,各国为自身利益开展的贸易反击,将助长贸易保护主义的情绪,长期看,全球经济一体化是大势所趋,“在各国经济高度依存背景下,採取保护主义政策,损害的是全球经济的稳步发展”。

  贸易差额源于分工有别

 

  图: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全面徵税。图为中国安徽一家製钢厂 资料图片 

  记者倪巍晨北京报道:去年中美贸易逆差再度扩大,令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情绪迅速升温,而特朗普政府在兑现“税改”承诺后,亦开始在贸易领域攫取好处。分析称,中美迥异的经济结构及国际分工,造成了两国贸易的不平衡,中国成为美国最大贸易逆差国,是现时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作用下的必然结果。

  “多重因素引致中美贸易不平衡,其根本性原因在于两国的经济结构、产业竞争力及国际分工各有差异。”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付一夫认为,中国从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无论是出口或进口、货物贸易或是服务贸易,皆由市场决定,这也是中美两国企业及消费者的自主选择。

  付一夫坦言,中国已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双边贸易体量巨大背景下,出现一些局部摩擦在所难免,但双方面对摩擦应通过合作及建设性态度解决问题,而非将其视为推行单边保护主义的藉口。

  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美贸易总值录3.9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中国对美出口2.91万亿元,自美进口1.04万亿元,对美贸易顺差1.87万亿元,扩大13%。

  民生证券研报指出,美国是消费国的核心代表,中国即是世界工厂,由于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因此兼具了生产国、资源国的双重身份,“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是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作用下的必然结果”。报告还认为,美国对中国设置了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亦进一步加剧了商品贸易的逆差。

  中国料难追随美国加息 或调升利率

  记者倪巍晨北京报道:在中美贸易局部摩擦加码的同时,美联储渐进式升息预期亦开始升温,鉴于美联储年内升息4次的可能,外界忧虑中国将跟随美国同步升息。分析称,从政府工作报告表述看,央行的“中性货币”政策基调不变,但会通过价格工具,及时调整市场利率,藉此保持国内流动性的基本平稳。

  “进一步渐进式升息有助实现美联储的通胀和就业目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月末在美国国会的证词立场较为“鹰派”,他虽未透露升息路径,但预计将持续适当升息。受此影响,美联储本月升息预期已大幅升温。

  交银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相信,当前美国经济稳健復甦,该势头若能延续,今年美联储或升息4次,“美国升息预期的增强,将提振美元指数,并令人民币汇率承压”。他判断,国内货币政策或依据美联储政策进行微调,中国虽不会跟随美联储同步升息,但不排除市场相关利率进一步调升的可能性。

  记者留意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并强调“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此外,政府工作报告还强调,“维护流动性合理稳定”、“用好差别化准备金”等。

  兴业银行兼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从政府工作报告表述内容看,在中国经济未现超预期失速背景下,央行货币政策难有放松空间,预计政策将持续“保持中性”。

  他并指出,央行年初创设的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及1月末落地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均可视为“定向降准”范畴,综合“差异化准备金”导向,叠加配合监管政策的平稳落地,年内“定向降准”依然可期。

  刘鹤访美行重启经贸对话机制

 

  图: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七日举行记者会,邀请农业部部长韩长赋等就“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推动农业转型升级”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图为记者在举手提问   新华社 

  记者 李灵修报道:作为上一轮“习特会”的重要成果,中美于去年7月正式开启“全面经济对话”新机制,外界一度认为两国贸易战就此偃旗息鼓,不料近期事态急转直下。从外媒传出的消息来看,“全面经济对话”机制已于去年底中断。在有效沟通渠道缺位的背景下,双方任何冒险之举都存在擦枪走火的危险。

  刘鹤两会前夕访美,重启两国经贸对话机制成为首要任务。虽然此次会谈的具体内容未曾披露,但从官方表态中可看出一些端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3月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只提到刘鹤访美的两个身份,即政治局委员和中财办主任,但翌日新华社在《刘鹤结束访美》报道中,则专门为其增添了第三个身份,“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并提到“双方同意近期在北京继续就有关问题进行沟通”。

  由此看来,访美之行的确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仍有关键性问题待解,譬如“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态度为何会摇摆不定?”

  此次特朗普经济首席顾问科恩请辞,凸显团队内部斗争的白热化。而即使是白宫贸易“鹰派”的代表人物、商务部部长罗斯与贸易代表办公室负责人莱特希泽的观点也不尽相同。中美经贸对话中美方牵头人变动频繁,这对于双边经贸关系的稳定性是致命的。

  另一重要因素来自特朗普的投机心态。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中带有浓郁的“商人智慧”,惯常在上谈判桌前先搞高自己的叫价,以便在未来博弈中争取最大利益。特朗普选择此时挑起贸易战,争取“铁銹地带”选民支持的动机显而易见,旨在为11月份举行的中期选举造势。同时,特朗普也是为自己未能有效缩小中美贸易顺差的失败寻找遮羞布。目前中美贸易战仅限于“火力试探”阶段。美国此前徵收钢铝关税对中国影响甚微,盖因中国对美钢铁出口仅佔对美总出口的3.3%,尤其在去产能的背景下这一数据仍有下降空间。另一方面,中国启动美国进口高粱的调查也作用有限,因为美国主要出口农产品为大豆。在中美贸易摩擦还未出现实质性恶化之际,希望双方能够珍惜对话机制的重建,消除外贸决策中的不稳定因素,避免两败俱伤的结局。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