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形塑权力配置 破解“诺斯悖论”

  文/杨帆

  同一天听取审议监察法草案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草案,是昨日全国人大议程的平行安排,似乎暗合了权力机构配置的二元命题:民众福祉的高效产出;寻租风险的有效约束。

  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之所以称为改革开放以来魄力最大,系因其跳出了以往行政封闭体系内机构数量“精简-膨胀”、行政权力“下放-上收”的循环怪圈,全新地内嵌于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大布局中,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下,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在高效履行政府职能方面做大文章,以顺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特别是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日益增长的要求,促进全社会受益机会和权利均等。

  继承过去五年反腐遗产

  同时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国家监察法草案提出,赋予监察委员会必要的权限,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同时加强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国家监察委员会的设立,旨在将一切公权力关进笼子。国家权力配置的这一制度变革,继承了过去五年的反腐遗产,在防范权力寻租和利益俘获方面积累了经验,料对今后中国政治生态的持续净化和经济社会的长治久安产生深远影响。

  著名的“诺斯悖论”警示世人:一方面,政府作为全社会成员的代理人,要维护有效产权制度,实现产出最大化,增进社会福利;另一方面,政府可能被利益集团的寻租倾向俘获,难以突破无效的产权制度,背离公共利益。正如新制度经济学创始人道格拉斯.诺斯本人所言:“没有国家,办不成事,有了国家,又有很多麻烦。”

  历史经验表明,制度变迁能否有效破解“诺斯悖论”,关系着经济的枯荣和国家兴衰。站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起点,在形塑权力配置和约束制度时,中国同样面临着“诺斯悖论”的考验。

  高效配置行政权力,增加全体民众的福祉,全方位约束权力,防止权力变成侵害公共利益的利维坦,今天呈现在两会上的制度设计展示了好的开端,当然,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需要认真落实和不断完善。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