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印关系的三个“彼此”

  文 | 马浩亮

  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成果,此次武汉习莫会都为中印关系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习近平提出中印关系要把握好三个关键点,恰好可归结为三个“彼此”:要将彼此视为世界力量对比变化中的积极因素,两国发展壮大对彼此是重要机遇,要正确分析和看待彼此意图。

  对三个“彼此”,要放到歷史和现时的双重语境中去审视。千年前的中国和印度,都有傲视世界的灿烂文明,是欧洲人嚮往的“黄金遍地的神秘东方”;百年前,则都是西方坚船利炮下落后捱打的积贫积弱之国;十年前,金融危机爆发,中印经过洗礼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两大新兴经济体;一年前,两国在洞朗边界地带一度尖锐对立。

  仅从这些就不难看出中印关系的复杂性和敏感性。两国都有悠久歷史荣光、广袤国土、众多人口、庞大经济体量,在近代经歷了衰落和耻辱。这种特性造就了中印战略取向上的相似性,都肩负着復兴的使命,都注重战略自主,而恰恰又处无法分离的邻居位置。这就带来了两面性,若有清晰的战略互信就合则两利;一旦产生战略误判就容易斗则两败。中印关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从巅峰跌到冰点,就是深刻教训。中印固然仍有待解决的问题,但积极因素也很多。两国近年来的经济崛起都得益于全球化,在反对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方面立场趋近。虽然美日一直在拉拢印度,但印度在骨子里有强烈的独立自主意识,绝不会心甘情愿被大国利用成为马前卒。并且两国仍都处于发展关键期,如果彼此因分歧而相互消耗,只会贻误机遇,让西方大国坐山观虎斗。

  两国领导人今次举行非正式会晤,显示了彼此的胆识和魄力。莫迪1月任命原驻华大使顾凯杰为外交国务秘书,2月派其访华;3月和4月,中印经贸联合小组第11次会议、第5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分别在新德里和北京举行。这些频密的接触,为今次习莫会作了充分的铺垫。金砖、上合等平台上的沟通,也拓宽了对话的丰富性。

  从2014年古吉拉特邦的甘地故居,到2015年西安古城门的入城礼,到今次武汉的荆楚文化,习近平与莫迪利用这些接地气的场合举行会晤,也是在挖掘唤醒两国的歷史文化因子,为现时合作提供源泉。

  总之,中印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零和游戏,不是此消彼长的对抗争夺,也不应落入域外势力厚此薄彼的拉拢分化。能够充分认清“彼此”,就可如习莫二人在东湖岸边那般闲庭信步,波澜不惊。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