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十年] “映秀好人”过上新生活

图:十年过后,灾区居民已淡忘伤痛,过起了平淡但幸福的新生活\大公报记者邓泳秋摄

  大公报讯(记者 韩 毅)2008年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十年,但歷史的记忆并没有褪色。在抗震救灾期间,出现了很多知名新闻人物,有的带给我们无限感动,有的则备受争议,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日前,大公报记者探访了部分人物,走近他们的内心世界,聆听他们这十年来的故事。

  在“震中饭店”的墙上,挂满了汶川地震时杨云青抢险救援、记者採访他的照片以及他和部队官兵、央视主持人的合影,曾经的感人事迹让他的生意红火过一阵。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荣耀似乎没再为饭店带来更多的生意,而已68岁的杨云青对此也显得很平淡。“10年来,观念变了,心态也变了。地震前是拼命挣钱,挣一块,攒一块,置家业;现在是过好每一天。钱财真的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意味深长地说,“命带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满升。”

  老伴家业全毁 曾想轻生

  十年前,那场几乎吞噬映秀的地震,让杨云青家族遇难了10人,当中包括了他妻子。然而,他在这场灾难中救出了12人,被誉为“映秀好人”。

  地震前,杨云青的生活是美满的。他回忆:“当时我有两个沙场,两部吊车;有近一亩宅基地,自建两栋楼房;还有一个鱼塘和一个农家乐,当时在镇上算条件比较好的。地震了,一下就没有了。200多万元(人民币)家产损失殆尽,瞬间从富人变成穷人。”

  杨云青坦言,“差点也想不开,想跳河里算了。家族遇难了10个人。哥哥家九个人走了六个,姐姐家走了两个孙子,弟弟家走了孙子,我的妻子也走了。什么也没有了,我也随她去算了。”很多人劝他、开导他,这个家需要他,“我走了,儿女们、孩子们就没有主心骨,我在,家就在,不能丢下子孙。”

  慢慢地,杨云青想通了,“遇到这种磨难,是时代对我的挑战。我68岁了,在有生之年希望做点有意义的事,就OK了。”

  后来,当地政府重建了房屋,杨云青的生活再一次好起来。“我有两套房,儿子家120平米,我家100平米。居住条件比以前好,抗震等级比以前高。现在有1200多元的养老金,基本生活够了。”2011年3月8日,杨云青的“震中饭店”在新址开张,很多顾客得知杨云青事迹后,慕名到饭店。

  走出悲伤 重组家庭

  杨云青“映秀好人”的事迹打动了在阿坝州马尔康粮食局工作的刘明玉,“当时看到各大媒体报道他义无反顾去救孩子,很感动。通过介绍认识之后,觉得这个男人可靠,懂得付出,值得跟着。”

  “地震后他有阴影,我经常到映秀来看望他,开导他,慢慢的才走到了一起。”刘明玉说。“她能找我,我也挺感动的。”杨云青坦言,他没有过多拒绝这个性格开朗的女人,两人在2009年3月正式结婚。

  和杨云青在一起后,刘明玉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公墓祭奠杨云青遇难的妻子袁秀芳。站在亡妻的墓前,杨云青说不出话来。刘明玉先开了口,“袁姐,你就安心走嘛,你放心,我来接替你照顾二哥的后半生。”

  随后每年袁秀芳的生日、清明、七月半、大年初三时,刘明玉就跟杨云青一道带着子孙们去公墓祭拜。

  “我是离异,我们都把对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看待。”刘明玉很勤快,在饭店里当主厨。

  “我以前性格霸道,很强势,和杨云青在一起久了,学到了如何包容、宽容、谦让。目前我们在都江堰买了一个商品房,等还完房贷,我们夫妻俩就去各地旅游。”

  “映秀好人”杨云青故事

  今年68岁的杨云青,映秀中滩堡村人,汶川地震中,兄妹四家共10人遇难,其中包括他的妻子。但在巨大的悲痛面前,以及看着一片废墟的家园与眼前那些和自己一样悲伤痛苦的眼睛,他像疯子般投身到一线救援中,九天九夜几乎不眠不休,开着吊车,吊起了一块又一块水泥板,配合消防官兵救出12人,直到废墟里再无生命迹象。他的事迹经过媒体报道后,被人们称赞为“映秀好人”。

  被埋101句钟获救女孩圆大学梦

图:尚婷戴上假肢站起来了\大公报记者韩毅摄

  “512”地震中,映秀小学四年级二班44名学生丧生了33名,11名学生幸存,10人轻伤。其中,羌族姑娘尚婷是那片废墟里最后获救的人。被埋101个小时后的她被截去了双腿和左手食指,左眼也因视神经砸坏而失明。但她却乐观地表示:“至少活下来了,今后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面对。”

  2008年5月16日18时58分,当最后一块楼板被顺利移除后,被困101个小时的尚婷获救,尚婷母亲刘顺秋当场跪倒在地感谢众恩人。回忆过去,尚婷表示自己是依靠信念在废墟下生存4天。

  同年7月,在香港资深骨科专家和假肢矫形专家发起了名为“站起来”的爱心援助行动帮助下,尚婷装上了假肢开始训练。用假肢站立不到一分钟就疼痛难以坚持,到行走训练无数次磨破与假肢接触的腿部皮肤。训练了一个月后,她可以利用枴杖行走,但摔倒后自己无法站起来仍然是尚婷难以克服的困难。

  2011年5月,已经练习无数次的尚婷,借助一旁的桌子突然站起来了。“那时,我意识到曾经以为不能战胜的困难,是可以克服的。”从此,尚婷洗衣服、扫地、打饭,日常生活尽量靠自己,用假肢走路也越来越稳,现在的她完全“抛弃”了枴杖。

  十年过去了,如今,装上假肢的尚婷已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健康服务与管理本科念大一,相比同龄人显得更成熟。她告诉记者,“地震除了带来伤痛之外,也收穫了很多关心帮助我的人。之所以选择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是希望工作后能回馈社会,帮助有需要的人。”

  “最后获救者”

  在汶川地震中,马元江是映秀被营救出来并成功救活的最后一名伤患,当时他被压在7米深的废墟下,在没吃没喝近179小时后获救,创造了生命的奇迹。经歷过灾难,他深深地明白了“重生”的意义:“活着,就要更好地生活!”

  “敬礼娃娃”长大了

  2008年5月13日,年仅3岁的郎铮被埋一天后被救出,满脸伤痕的他奋力举起右手,向解放军叔叔敬礼。如今,他已是13岁的少年,热爱篮球、魔方、读书,兴趣广泛。清明节前夕,郎铮为“敬礼娃娃”拍摄者杨卫华扫墓。多年来,杨伯伯、解放军始终在他心里:“长大希望进军营锻炼自己。”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