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会议上的御前争辩

2013-01-25 10:39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3期


李锐

林一山

  ■丁东/文

  南宁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首府,冬季气候温暖,景色宜人。1958年1月11日至22日,中共中央在这里的明园饭店召开了部分中央领导人和部分地方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主题是总结第一个五年计划,讨论第二个五年计划和长远规划,毛泽东主持,他在会上批评了周恩来、陈云1956年提出的反冒进的主张,周恩来只好在会上作检讨,陈云则没有参加会议。南宁会议实际上成为大跃进的前奏之一。后人谈到此会,多着眼于汲取教训。但这次会议也留下了一个成果,就是通过辩论,推迟了三峡工程的上马。

  三峡工程的设想始于孙中山,1944年民国政府邀请美国工程师萨凡奇来华勘察,也提出过三峡计划。毛泽东1956年到武汉畅游长江,写下《水调歌头•游泳》,表达了“高峡出平湖”的愿望。在南宁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三峡工程上马的问题,引出了一场御前争辩。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李锐先生,十年前曾详细地向我讲述争辩的经过:

  1954年的长江大水,引起党中央、毛泽东的注意。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陪毛泽东乘兵舰从武汉到南京沿长江走了一趟,谈到要解决长江的洪水,必须在三峡修个大水库。1956年,林一山在《中国水利》发表长文《关于长江流域规划若干问题的商讨》,提出修建三峡工程,蓄水高度235米。文章出来后,时任电力部部长助理兼水电工程总局局长的李锐,也在《水力发电》发表长文《关于长江流域规划的几个问题》,提出反对意见。所以,毛泽东提出三峡上马问题的时候,大家都不敢提出异议,薄一波委婉地讲了一句:主席,三峡有个反对派叫李锐。毛泽东就说:那好啊,把林一山、李锐都找来,当面谈谈吧。这样,我就突然接到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让我第二天去南宁,派了专机。办公厅来人告诉我,电报说要讨论三门峡的问题。我心想:三门峡已经开工了,能有什么问题?因为还说飞机先要在武汉停留一下,带上林一山一起去,我就猜到电报可能多了一个“门”字,心里就有了底。便带上了过去给中央写的报告,还找了负责水电规划的工程师程学敏赶制了一张全国待开发的大中型水电站示意图,单刀赴会了。飞机过武汉,接上林一山,我看到他手下的魏廷铮带着一个大箱子。毛泽东的两个秘书胡乔木和田家英都是我的老熟人,到了南宁,他们跟我简述了会议情况,都替我捏了一把汗。当时南方几个省的省委书记都参加了会议,周小舟也来了,替我担心。我自己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当天晚上就开会,谈三峡。开会的房子很小,里面坐了二三十个人,一个长条桌,大家面对面坐着。我们俩人坐在毛泽东的正对面。毛就问:林一山,你要谈多久?林一山说,要谈两个小时。毛又问我,要谈多长时间,我说:半个小时。我说:“林主任,请你先谈。”林一山的口才很好,他是北平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他从汉元帝谈起,谈历代皇帝怎么防洪等,大体上就是那篇长文的内容,但是将235米的坝高改成200米,也提到了水电。我猜他是看到了我们的文章。讲了两个小时,我感到他讲的中心不突出,用了很多专业术语,在座的人不一定都能听懂。轮到我时,就谈得尽量简单,深入浅出。我说,修这么大个水库专门来防洪是不行的,它主要是个水电站,装机容量至少是一千七八百万千瓦,甚至两千万千瓦,而现在全国所有电站的装机总容量是五百万千瓦。中国什么时候需要三峡这么大个电站,我说不清楚。根据苏联的经验,全国要分散成几个电网,每个电网,有好多个电厂并在网内,最大电厂的容量在电网里面最多不能超过30%或40%,不然就不好调度。一个电厂的投资假如是一万元,那么消耗掉这些电力的经济项目的投资至少要五万元。三峡是个超大水电站,什么时候上马,应该由电的需要来决定,不是由防洪的需要来决定。没有三峡照旧可以防洪。长江是条很好的河流,1870年历史上所谓千年一遇的洪水,荆江北岸的堤防也并没有被冲破,被冲破的是湖南。自古以来,荆江北岸云梦泽有许多湖泊,是为长江临时分洪用的。明朝宰相张居正是湖北人,将荆江北岸大堤修高,洪水来了冲向南岸,水退后,被淹过的土地都会丰收,而北岸的云梦泽的湖泊则逐步消失了,因此湖北人并不感谢张居正。现在长江完全可以通盘考虑,用各种方法防洪。三峡这么大的工程,最困难的问题是地质勘察,要对河流分段进行地质考察,就像篮球比赛的淘汰制,打几轮才能决出冠军。选坝址的工作不是三五年能够完成的。航运我没有讲,移民也没有强调,那个时候对这些问题的认识还不深。这样一讲,大家都听懂了。毛泽东说:好,讲得很好。但是讲了还不算数,每人再写一篇文章来,不怕长,三天交卷。林一山的文章写得很长,大概一两万字。我的文章也有好几千字。文章交上去后,我看到彭真那些人在我的文章上划了很多红杠杠,在林一山的文章上打问号的多。这一下情况就清楚了。最后的会议上,毛泽东批评林一山的文章写得不好,就是把他的意见否定了。毛泽东夸奖我的文章写得好,把问题讲清楚了。南宁会议出了个《工作方法六十条》,里面有一条是要培养秀才。毛泽东说,我们要培养李锐这样的秀才。会议快结束时,毛泽东出人意料地对着我说:李锐,你来当我的秘书。我回答说:我搞水电,很忙。他说:不要紧,兼职嘛。后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对这一任命正式发了文件。

关键字: 南宁 会议上 御前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