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不立,人心何正

2013-01-25 13:13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3期


 

  好的人心和风气,诚然对好的反腐败制度的建立和推行有很大助益,但将人心和风气推崇为好的反腐败制度建立和发挥效用所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则是言过其实了。■陈心尘/文    

  清华大学历史系方朝晖教授认为:“反腐败从正人心做起”,认为制度反腐“不着边际,无从下手”,“把反腐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制度,以为只要大胆引进某种全新的制度即可创造奇迹,是天真的想法”,因为“任何制度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要依赖人来运行”,而当前社会和官场内部不良风气盛行,“再强大的制度罗网也容易被它撕破”。他还说:“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从人心和风气这个突破口出发,有些制度才能真正建立起来。”换言之,方教授认为,端正人心和风气才是反腐败制度能够真正建立并发挥效用的前提。

  好的人心和风气,诚然对好的反腐败制度的建立和推行有很大助益,但将人心和风气推崇为好的反腐败制度建立和发挥效用所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则是言过其实了。

  制度确实要依赖人来运行,但这不等于说制度要依赖人的善心来运行。真正设计科学的制度,都主要依赖人的自私自利之心去推行,而不是依赖于人的善心;指望善心维持的制度,本身就不科学、不可靠,必以失败告终。

  现代社会最重要的两套制度市场经济制度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就都主要依靠人的自私自利之心而非善心美德维持。现代民主宪政制度是奠立在“慎防或嫉妒而非信任基础之上”的(托马斯•杰斐逊《1789年肯塔基决议草案》),它预设负责执行制度的人与制度所要制约的对象一样,全都是“无赖”而非君子(《休谟政治论文选》),但这些“无赖”对权力和私利的“野心”本身,却可以被科学的制度设计利用来相互制约平衡,以有效地将其“野心”限制在有效的范围内,并被引导去帮助政治所追求正面价值(参阅《联邦党人文集》第五十一篇)。市场经济制度的基础则如其经典理论所指出的,“我们每天所需的食料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或烙面师的恩惠,而是来于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而是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我们不说自己有需要,而说对他们有利”(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卷P14)。

  社会和官场风气不好,确实不利于制度实施。但认定社会和官场风气不好必致制度失败,却大是草率。制度建设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打破社会和官场的不良风气,科学设计的制度也完全有能力实现这一目的。以往一些反腐败制度之所以成效不理想,关键不是社会和官场风气不好扭曲了制度,而是这些制度自身存在重大缺陷,容易被扭曲。其中最关键的缺陷在于基础制度的不合理,导致作为公权力主人的公众对公权力的运行没有制度化的控制手段,因而无法有效控制腐败。具体则表现在两个环节上:一是由于公众对权力的监督渠道不畅,导致腐败行为难以及时准确地被发现;二是由于权力缺乏制度化的内部制约(政府内部分权制衡)和外部制约,导致腐败行为即使发现了,也不能保证必定得到惩罚。如果能够堵上这些制度漏洞,不仅腐败不会再有大的藏身之地,不良风气的存活空间也将大大压缩。

关键字: 制度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