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反腐到底靠不靠谱?

2013-01-25 13:27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3期


 

  我们的确应当对网络反腐保持清醒,秉持理性,既看到它的正面价值,也关注其中可能的陷阱;既不能视之为洪水猛兽,也不可寄希望过高。■杨于泽/文      

  “网络反腐”,虽然算不上什么新生事物,近来却成了热词,有媒体已将它超前选为年度热词之一。特别是十八大前后通过“微博举报”,有关部门迅速查处了“表哥”杨达才、“房叔”蔡彬以及雷政富、单增德等官员,目前网络仍然每天都有新爆料,出现了“每一个微博消灭一个贪官”的说法,公众对“网络反腐”充满期待。

  但在这股网络反腐、微博反腐热潮中,某种担忧已经出现。从“反腐”的天然正义感中,嗅觉灵敏的人们还是嗅到了一些危险信号:涉事人员的某些隐私应否受到尊重,或者受到法律某种保护?一名无辜女性的肖像被当成贪官情人的写真,爆料人要不要承担侵权责任?有人断言,网络反腐迟早会变成另一种“文化大革命”,或者微博举报“打草惊蛇”了。要求“管一管网络乱象”的呼声,变得越来越高调。

  立法规范网络的呼声,未必专门对着网络反腐而来,它是规范网络、为整个网络立法。但我们的确应当对网络反腐保持清醒,秉持理性,既看到它的正面价值,也关注其中可能的陷阱;既不能视之为洪水猛兽,也不可寄希望过高。同时还要从一定历史阶段、社会政治环境与反腐技术手段的角度,对网络反腐进行精准规范的观察分析,避免任何形式的以偏概全。


 

  微博反腐热是一种“报复性反弹”  

  有人把当前的微博反腐热视为某种“亢奋”现象,“亢奋”概念本身就表明,它不是一种正常现象。但“亢奋”是病征,不是病灶,病灶另有所属。

  微博反腐出现“亢奋”,在十八大后。十八大之前,虽然人们已经通过网络揪出了周久耕、杨达才等腐败分子,但一直显得零零星星,很多人对网络反腐的效果感到意外。十八大后,中央高层高调宣示反腐决心,一些记者陆续在微博上高调实名举报涉腐官员,在雷政富、蔡彬、单增德等人倒下后,人们对网络反腐的信心暴增,热情暴涨。

  这种热情,是被反腐效果和中央反腐决心所激发,并通过微博这种网络

  互动平台得到表达。“亢奋”之势,正是对长期压抑的民间反腐意志的释放。有人称之为一种“报复性反弹”,也就是反腐民意长期得不到纾解,蓄积巨大势能,一旦人们掌握工具、获得机会,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

  当前网络反腐的重心在微博,而微博作为一种举报腐败的手段,既是网络举报之一种,更是多元举报方式中的一种。传统的举报形式,包括写举报信、告状、上访等。从网络与微博大受青睐,我们可以反观传统举报手段的局限性:一是反腐本应处于“公共领域”,理应公事公办,传统举报却被塑造成一种秘密活动,缺乏公开透明,让光明正大的人显得鬼鬼祟祟,使举报者在人格上被矮化;二是民间举报没有改变反腐的内部属性,被人们视为暗箱操作,神秘而不可捉摸;三是举报经常石沉大海,使举报者有庸人自扰、无事生非之感;四是举报有遭受打击报复的巨大可能性。

  根据检察机关公布的统计数据,20多年来,中国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的线索80%来自群众举报,群众举报有力推动了中国反腐倡廉建设。但到底有多大比例的群众举报被立案调查,没有相关数据,有也未必准确。在一般民众的认知中,要扳倒一个腐败分子非常之难。

  湖南省委原常委、原纪委书记杨敏之公开撰文指出,查处腐败官员是一件很难的事。官员权力太大,下级监督太虚,上级监督经常鞭长莫及。有人觉察他腐败了,但缺少确凿证据,研究是否立案调查的时候,说情的又来了。有些腐败分子,大家只能看着他边腐边升。

  现在网络与微博能够激发人们的反腐热情,是因为网络反腐、微博反腐在实践中显示“奇效”,最根本的是,微博反腐打通了人们长期存在的反腐瓶颈:第一,微博反腐是公开的,爆料人公开举报,纪检监察机关公开回应,前者“光明磊落”,后者公事公办,一切显得公开透明;第二,微博反腐形式上的公开性,使之挟带民意、道义压力,有时候效果立现,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石沉大海;第三,爆料人背靠舆论与民意,没有被打击报复之忧。微博反腐给大家的一个印象就是:公开,强势,有效,保险。

  既然有效且保险,人们自然要赶快利用微博新手段,推动反腐。民间长期蓄积的反腐能量,势不可挡,一旦有了发泄渠道,即如长江黄河之水浩浩汤汤,奔流而出。与此同时,民众的权力意识、政治参与意识前所未有地增强,雷政富的爆料人朱瑞峰对媒体讲:“我就是喜欢看到那些贪官被拿下。”

关键字: 网络 反腐 到底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