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与项谦

2013-02-20 08:07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5期

\

项谦

  后来项谦在公开的会议上这样检讨:我是因受了土匪特务的欺骗而造成严重罪恶的人。土匪特务曾向我说:共产党来了不要宗教;你是千户,也活不成了。我听信了土匪特务的话,解放以后不到西宁来,也不准外人到昂拉去,并且站岗放哨,抗拒人民政府。对于省人民政府主席无数次的教育,对于班禅佛爷的函告以及很多千百户、活佛的忠言,我一概拒绝了,并且也自绝于尖扎区的人民,把尖扎区的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共产党、人民政府为了拯救尖扎的人民和我自己,进行了剿匪和救济工作,使尖扎区人民脱离了匪害,获得了解放。当尖扎区刚解放时,我想,各族人民一定要杀我,即使不杀,十年监狱是坐定了的,因此我逃到山里,不敢回来。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看见了解放军散发的传单,传单上说,如果我回去,不杀我,不关我,而且仍旧保持我的千户职位。这时,我想归向人民,有的人不让回来,怕杀了我,为此我们曾发生过口角。回到昂拉以后,首先见了工委王书记,王书记用好言好语规劝我,他说,过去错了,只要今天改悔就有出路,后来又见了省委周仁山部长,周部长也多次对我解释政策。以后我到西宁来,谒见了赵主席、张副主席,首长们都对我作了解释和教育,之后,到了兰州,西北军政委员会习副主席又勉励我,并请我吃饭。这些真诚的教育,使我才认识了共产党、人民政府。

  当时安排项谦担任了尖扎县县长、黄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省政协常委。1952年秋,习仲勋调中央工作。1958年黄南地区发生了武装冲突,项谦受到平叛扩大化的株连,在尖扎县人代会上受到批判,县长、副州长的职务被撤消,仅任州政协委员。1959年3月12日,他在忧郁中病逝,时年55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得到平反,受牵连的家属、子女也得到安置。

  习仲勋坚持用和平的方式争取藏族头人项谦,背后有更深的道理。不同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不能简单地归之于阶级斗争,还有民族文化的区别、生活习俗的差异、宗教信仰的不同。是尊重这些民族和宗教的差异,努力和睦相处,还是单纯依靠武力,实行高压控制,是两种不同的治国思路。只有前一思路,才有可能让多民族地区走向长治久安。习仲勋当年在西北的经验,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启示。

关键字: 习仲勋 项谦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