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娘子”潇洒走人生——吴仪大姐五十年政治生涯素描

2013-03-01 13:08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196期


 

  ■本刊记者 赵宝城  秦清运/文    

  2012年11月8日,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北京。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端坐在主席台第二排右侧的吴仪大姐——这位令人敬慕的政治女强人——典雅的衣着,梳得一丝不苟的满头银发透出的那种乐观坦诚、高雅动人的“气场”,更吸引了所有参加大会报道中外媒体记者的眼球。

  不知怎的,记者脑海间又重现出五年前采访吴大姐的场景。她告诉记者:

  “再过几天,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国家机关领导人后我就完全退休。我给中央的报告中明确表态,无论是官方的、半官方的,还是群众性团体组织,都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把我忘记!”2008年,已届满70岁的吴仪通过这种方式向参加全国十一届人代会的代表以及所有关注她的国内外朋友告别,赢得了在场中外记者经久不息的掌声。

  可是,对于这样一位为国家、为人民做出巨大贡献的政治女杰,人民怎么能忘记呢?她那办事果敢,机智决断的中国“铁娘子”形象,世界舆论怎会忘记呢!


 

  (一)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让我们来追随吴仪大姐匆匆的脚步,看看她五十年的奋斗历程吧!

  1938年11月,吴仪出生于武汉市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家里人丁单薄,上面只有一个长她8岁的哥哥。父母早逝,吴仪几乎是哥哥一手带大的。少年时代她和哥哥四处迁徙。先是寄居在重庆的亲戚家,之后跟随哥哥去了兰州,并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中学时光。

  1956年,吴仪以优异成绩考上西北工学院,成为国防系常规武器专业的学生。这所大学的历史可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在中国工科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1957年,吴仪面临一个重要抉择,她所就读的大学将由陕西咸阳迁往西安,而且在国家教育规划中,学校整个国防系将被撤掉,并入其他院校。由于院系调整,当时学校准许学生自由转系、转校。

  和所有国防系的同学一样,吴仪必须作出选择:是继续留校?还是转系改换其他专业?

  吴仪最终选择到北京石油学院攻读炼油工程专业。

  很多年以后,当吴仪出任高级官员,简历被官方发布,细心的人会发现,吴仪在1956年到1962年期间,在两所大学读了两个不同的专业。

  2005年夏,记者有幸在采访前来黑龙江省视察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大姐时问到:“当年为何转学炼油工程专业?”,吴仪大姐爽快地说:“我虽然是个‘小女子’,但自己的志向就是国家的需要。那时,我国还带着贫油的帽子,选学炼油专业,就是为国家多生产燃油尽一份力。”

  吴仪当年的大学同学周天姬回忆说,她虽然身体瘦弱,但骨子里却透着钢铁般的意志。那时的女生多留长辫,吴仪却把头发剪得短短的,像个男孩子。全班近40人,大多数是男生,却被吴仪这个“假小子”班长管得服服帖帖。

  吴仪大姐也承认,那时,她和一般女生在爱好上有些不同:“我不像别的女同志那样喜欢逛商场,闲时更愿意做些激烈运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吴仪上中学时就喜欢打垒球。入大学后更担任了校垒球队长。她击球时,经常用巧妙的触击球破坏对方的防守。同学们都叫她球场上的“智多星”。

  吴仪大姐告诉记者,其实她也曾怕过。

  1958年下半年,大炼钢铁运动在全国开展的热火朝天,学校的正常教育秩序被打乱了。石油部动员石油系统大搞土法煤油“小土群”。学校派出100多名工作能力强的学生到各地去调研、布点。20岁的吴仪被派往贵州,她独自一人

  在偏远的山区跑了十几个县区。山路难走,旅店难找,设备简陋,住店人稀少,像所有独自出远门的小姑娘一样,吴仪小心翼翼揣着怀里的钱包,常常和衣而卧,忐忑不安地睡一觉。

  1962年,吴仪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兰州炼油厂工作,这里是新中国石油系统内最有实力的炼油企业之一。她先是在常减压车间当工艺技术员,一年多后被调到分厂技术科,又过了一年,吴仪被提升至总厂政治部工作。

  在这个新的岗位上,吴仪开始与石油工业部打交道,骏马需要无边的草原,雄鹰喜爱广阔的蓝天。吴仪像鱼入大海,以其敏捷的思维,干练的作派,像出水的芙蓉,小荷初露尖尖角。她的才华得到更高层面的认可。1965年,她被调至是石油工业部。在这里,吴仪从基层技术员开始,实现了事业上的首次跨越。

  来到北京后,吴仪的才干很快让她在石油系统内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文革风暴”,不仅严重影响了石油工业部的正常运转,也使她这位“在工作中找乐趣的人”受到“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指责。1987年,曾考察过吴仪的中央干部考察组成员刘义才告诉记者,吴仪在“文革”中宁愿当保守派,不当造反派。因不同意打倒老干部,变成了“白专人”。后来干部下放,她又第一个报名,自愿到生产一线当工人。于是,1967年,吴仪被下放到石油部刚组建的东方红炼油厂,再次成为常减压车间的一名普通技术员。这一年她29岁。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从此,吴仪满怀对祖国炼油事业的热爱,一头扎进了工厂的建设中。在炼油厂创业期间,每天她除了睡觉所有时间都用在工作上,她打眼放炮,开着推土机拓荒;她在机器轰鸣的常减压车间当过司泵工,一次事故中,她被气浪弹出很远。这要放在别的姑娘身上早已吓得灵魂出窍,而她像冲锋陷阵的勇士,每临大事有静气,从不引以为苦。即使在她担任了燕山公司副总经理后,办公室里也长年放着一张单人床,挂着一件军大衣,一发生事故,披着大衣就往现场跑。连她自己都戏称,自己的家是便携式的。

  就这样,吴仪再次从最基层的岗位,一步步干起,历任东方红炼油厂技术员、技术科副科长、科长、副总工程师、副厂长。1983年,45岁的吴仪成为北京燕山石油化工公司党委书记。1988年,50岁的吴仪成为北京市副市长,中共十三届候补中央委员,正式步入政坛。从那时起,这位上过两个大学,两次从最基层干起,经30年奋斗的“小楚女”终历练成为女政治家,开始拥有更广阔的舞台。“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从此共和国少了一位企业家,世界多了一位政治家。

关键字: 铁娘子 潇洒走 人生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